拔管後被法院叫停 法國植物人引發“被動安樂死”之爭
2019年05月22日18:36

原標題:拔管後被法院叫停 法國植物人引發“被動安樂死”之爭

  朗貝爾的妻子及兄妹同意“被動安樂死”,但其父母強烈反對。

  2008年的一場車禍,法國男子樊尚·朗貝爾(Vincent Lambert)成為了植物人,至今已經在病床上躺了11年之久。

  據法新社,當地時間5月20日,朗貝爾所在的醫院宣佈從當天開始停止對朗貝爾的治療,讓他進入“持續的深度鎮靜”狀態,也即讓他“被動安樂死”。

  樊尚·朗貝爾。圖源:視覺中國

  這不是院方第一次決定停止對朗貝爾的治療。自2013年以來,朗貝爾的妻子及多位兄弟姐妹都支持停止這種無望的治療,但朗貝爾的父母一直強烈反對。此前幾次停止治療的嚐試最終都被朗貝爾的父母阻止了。

  原本以為5月20日的停止治療是這場持續多年爭論的大結局,然而峰迴路轉,就在醫院拔管約12小時後,巴黎上訴法院下達命令,要求院方立即恢復對朗貝爾的營養供給。

  朗貝爾父母的代表律師稱,“很高興地通知大家,對朗貝爾的營養供給和人工進食已經恢復”,接下來的重點是將朗貝爾轉移到其他醫院。

  這也就意味著,關於植物人是否應實施“被動安樂死”的爭論還將持續。

  朗貝爾的母親。圖源:視覺中國

持續多年的法律爭端

  據CNN報導,現年42歲的朗貝爾在2008年的車禍中遭遇嚴重的大腦損傷,此後一直在法國蘭斯大學附屬醫院接受治療。該院專家判定,朗貝爾的損傷是不可恢復的。

  2013年,朗貝爾的治療醫生做出決定,根據2005年通過的“雷奧內蒂法”向他的家人提議停止人工維持生命。法國“雷奧內蒂法”雖然禁止醫生為絕症病人注射致命藥物,但允許在特定情況下停止無望的治療。

  這一建議得到了朗貝爾妻子瑞秋·朗貝爾及朗貝爾六名兄弟姐妹的支持,但朗貝爾的父母卻堅決反對停止治療,認為自己的兒子只是“殘疾”。

  朗貝爾的父母。圖源:視覺中國

  這一事件在整個法國甚至國際上都引發轟動,此後也開始了持續多年的法律爭端。

  2015年,歐洲人權法院下達判決,允許醫院停止對朗貝爾的治療,稱這並不屬於違反生命權。朗貝爾的父母此後曾多次提出上訴,但都被駁回。今年4月,法國行政法院批準了院方停止對朗貝爾進行治療的決定。朗貝爾的父母向歐洲人權法院提起上訴,但最終被駁回。

  5月10日,蘭斯大學附屬醫院通知病人家屬,決定於5月20日這周停止人工維持朗貝爾的生命。

  據加拿大《國家郵報》,朗貝爾的妻子稱,“看到他離開是看到他成為一個自由的人”。但朗貝爾的父母稱這是個“可恥的決定”。5月19日,朗貝爾的父母還號召民眾在醫院門外舉行示威抗議,有200餘人參加抗議。

馬克龍、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表態

  據BBC報導,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此前曾呼籲法國政府對此案進行干預,延遲“拔管”以讓他們進行深入調查。

  但歐洲人權委員會週一駁回了朗貝爾父母要求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參與觀察的請求。法國衛生部部長也回應稱,他們並不受這一委員會的約束,“法國國內和歐盟的司法機構都確認,朗貝爾的醫療團隊有權力停止治療”。

  朗貝爾的父母上週末還給法國總統馬克龍寫了一封公開信,向他尋求幫助。他們在信中表示,“總統先生,如果你什麼都不做,朗貝爾將於5月20日那周因為缺水而死亡。您是最後的也是唯一一個可以幹預的人”,“在法國,在2019年,沒有人應該死於饑餓和缺水”。

  馬克龍當地時間週一通過臉書對此作出回應,拒絕作出干預。馬克龍稱,“這一決定是在他的醫生與他的妻子持續對話後作出的,他的妻子現在是他的法律代表”。

  在巴黎上訴法庭作出“反轉性”決定之後,依然是有人支持、有人反對。

  據CNN報導,許多支持朗貝爾父母的人認為,這是個巨大的勝利。但也有人譴責了這一決定,稱這隻是無謂地延長了朗貝爾糟糕的生命狀態,而不是讓他有尊嚴地死去從而給他的家人一個終結。

“被動安樂死”之爭

  近些年來,“安樂死”成為一個備受關注的話題。

  據《歐洲時報》報導,安樂死一般指為幫助病人解脫身心痛苦,醫生通過醫學手段如注射藥物或停止治療致病人死亡。一般而言,安樂死可分為“主動安樂死”和“被動安樂死”。在朗貝爾的案例中,醫生所採取的就是“被動安樂死”,即通過停止維持病人生命的治療措施,任其自然死亡。

  法國2005年通過的“雷奧內蒂法”就被稱為“被動安樂死”法案。2016年,法國又通過了“克萊埃-利奧內蒂法”,允許醫生在尊重病人和家屬意見的情況下,為絕症患者進行“深度而持久的鎮靜並結合鎮痛措施,直至死亡”。

  樊尚·朗貝爾。圖源:視覺中國

  在歐洲,允許“主動安樂死”的國家較少,目前僅有比利時、荷蘭和盧森堡幾個國家。但允許“被動安樂死”的國家相對較多,包括法國、丹麥、意大利、英國、德國等。還有一些歐洲國家則嚴令禁止任何形式的安樂死。

  新京報記者 謝蓮 編輯 樊一婧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