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卡超實力吸金6200億!背後的原因,有點紮心…
2019年05月21日16:35

  最近電影院最火的,莫過於比卡超了,網上到處都在 pika pika 賣萌。

  可別小看這隻比卡超,妥妥的90後大IP !它誕生於 1996 年日本一款遊戲,如今已帶來了至少900億美元的收入,超越70後hello kitty,20後米老鼠,還有前陣子刷屏的漫威。

究其原因,就不得不說說,比卡超背後的“萌文化”,和由此衍生的“萌經濟”。
究其原因,就不得不說說,比卡超背後的“萌文化”,和由此衍生的“萌經濟”。

  “萌文化”源於日本動漫

  “萌文化”最早源於日本動漫,常被二次元愛好者用來形容極端喜好的事物。

  從2003年開始到現在,萌文化在東亞流行,還漂洋過海到了美國,影響了一大批電影創作者。

  比如《神偷奶爸》里講外星語的小黃人;《超能陸戰隊》里胖嘟嘟的大白;《帕丁頓熊》里的熊,這些又“萌”又感人的動畫形象都成了最大的賣點。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萌萬萌滾滾來!微博上各種萌寵博主層出不窮,曬照片必須嘟嘴賣萌,聊天必備萌物表情包,還有前幾年很多人頭上都長出了“花花草草”,全民開始集體賣萌!

  “萌文化”還催生出一大批“賣萌”詞彙,比如桑心(傷心)、矮油(哎喲)、腫麼了(怎麼了)、朋友叫做“盆友”,同學稱呼“童鞋”,各位“寶寶”大行其道,“嚇死寶寶了”“寶寶不開心”“寶寶跌倒了”。

  還有前後鼻音不分的那種,本來的傻乎乎,將“huhu”變成“fufu”,“生氣了”變成“生氣惹”。

  有網友還把這種現象加工成了段子:“動物園里有什麼:大西幾、大腦腐、小白去、發福蝶、長頸怒……”還有一種加工後的“油膩萌”,多用疊詞,比如“拿小拳拳錘洗你”。

  連博物館的文物都賣起萌來:

  青銅器版Angry Birds

  戴墨鏡的青銅人首

  政府通告和交警提示,

  也有“賣萌”的。

  比如貴州錦江河景區的提示牌:

  “親,不要往錦江河裡扔垃圾呀!

  錦江河媽媽是要生氣的喔!”

  “萌文化”催生的“萌經濟”

  “賣萌”不僅能“賣出好感”,還能“賣出真金白銀”。

  熊本熊就是成功案例,它本來只是日本熊本縣的吉祥物,但硬是憑著“一己之萌”,造就了一座城。

  據日本銀行熊本支行的推算,2011年到2013年之間,它的經濟收益就達到了1244億日元(約合人民幣68億元)。

  把賣萌變現的最佳代表之一,還有Line和ta的小夥伴們。Line是來自韓國的一個社交軟件,光是賣表情包,一年就能賺2.7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8億元)。

  還有各種周邊、線下實體店、主題樂園、和各種品牌合作的服裝配飾等等,總有一款投你所好。

  怎樣的“萌物”才賣得動呢?

  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從此再也沒能管住錢包里的錢。

  不過,所有的萌物都能賺錢嗎?

  有人分析過,萌物首先得有辨識度,尤其是顏色,“比卡超”和“小黃人”很受歡迎,跟亮黃色的外形有很大關係。

  其次性格要多元,最好有點反差或者幽默感,比如“小黃人”,看似呆萌無害,但是又經常搞怪,時不時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形成一種“蠢萌”的感覺。

  最後,想要成為大“萌物”IP,必須要有國民性,也就是男女通吃、老少鹹宜,親和力很重要,像電影《頭腦特工隊》里,人物形象按照喜怒哀樂設計,看起來不那麼親和,給人一種距離感,衍生品的銷售就會有局限。

  有試驗就表明,帶有動物卡通形象的零食,比沒有動物卡通形象的,消費者購買意願會增加25%左右。這也是很多互聯網公司喜歡用動物作為企業卡通形象的原因。比如京東的狗、天貓的貓、蘇寧的小獅子。

  人為什麼喜歡萌的事物?

  為什麼大家都喜歡萌的事物呢?

  奧地利動物學家康拉德•洛倫茨提出了“幼體滯留”的觀點,他認為喜歡一切有幼體特徵的東西是人的天性,這能確保人類的延續。

  從社會大環境看呢,萌文化誕生的時候,恰逢日本遇到經濟危機,出現了一大堆社會問題,通貨緊縮、就業率低、老齡化嚴重等等。“萌物”成了當時年輕人逃避現實的一個出口,一種精神慰藉,到了現在,偶爾賣個萌,還能緩和人際關係。

  喜歡萌萌的事物無可厚非,偶爾賣賣萌也無傷大雅,但如果躲到“萌文化”的空間里,與世隔絕、拒絕成長,就是一種值得警惕的“文明病”了,換句話說,就是不想長大、拒絕成長。

  “像尼爾•波茲曼

  在《童年的消逝》中提到的,

  是成人的“兒童化”問題,

  但文化終究要進步,

  人也終究要成長”

  來源:央視財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