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第二美股信而富危情告急“退市”應對方案能否起死回生?
2019年05月21日01:23

原標題:P2P第二美股信而富危情告急“退市”應對方案能否起死回生?

本報記者 包慧 上海報導

導讀

信而富的策略在一段時間內確實得到了不錯的市場反饋。從財報來看,2017年業績就很強勁。截至2017年末信而富毛收入總額增長102%;另外,全年新增290萬借款人,比2016年底增加202%,全年促成超過2300萬筆貸款,貸款交易總額達到33億美元。

但是如今的環境下,信而富的“Low and Grow”策略似乎已經失靈了。

“中國P2P赴美上市第二股”的信而富(China Rapid Finance 紐交所:XRF)面臨退市風險。

5月17日,信而富宣佈,由於業務運營和董事會方面的調整,公司無法如期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申報20-F年報,並且已經接到美國紐交所的相關通知函,在最低平均股價和及時申報年報兩方面不符合繼續上市的相關標準 。因此面臨被退市的風險。

猶記兩年前,信而富創始人兼CEO王征宇敲響美國紐交所的鍾,時任CFO沈筠卿淚灑敲鍾現場,擁擠在周圍的人群沸騰。

信而富最早成立於2001年,2005年完成A輪融資,2007年完成B輪融資,2017年上市。信而富的創始人和高管團隊一直以特別精英而著稱於業內,然僅僅約兩年時間,一家上市公司行走至此,經曆了什麼?

紐交所函告退市風險

5月8日,紐交所一通知函告知信而富,其在最低平均股價方面不再符合紐交所的標準,因為公司美國存托股票(“ADS”)在連續30個交易日中的平均收盤價格低於1美元/股。

然而,信而富顯然股價繼續走低。截至美東時間5月17日,信而富收盤價每股報0.4102美元,創下曆史新低,總市值為2696萬美元。相比其最高價12.86美元時期的最高市值8.46億美元,已經跌去了96.81%。

根據紐交所監管標準,公司在收到通知函後有6個月的時間重新達到最低股價要求。在6個月的補救期中,只要公司在任何日曆月份的最後一個交易日,或整個補救期的最後一個交易日,ADS的收盤價格在1美元/股以上,且此前30個連續交易日的平均收盤價格在1美元/股以上,即可以重新符合上市標準。

信而富表示,公司將會解決股價不足的問題,在規定的補救期內滿足紐交所的繼續上市要求。在這一期限內,公司的ADS將繼續在紐交所交易。紐交所的通知不影響公司的業務運營,也不影響公司對於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申報要求,同時不與公司任何重要協議存在衝突,或導致公司任何重要協議的違約。

股價跌破警戒線的1美元/股的背後,是由於公司業績的惡化。

由於不確定的監管環境和其它因素各方面影響,進入信而富平台的出借人數量開始少於退出的數量。

這導致出借人通過“到期債權轉讓”進行回款的需求無法繼續得到滿足,需要按照相關出借服務協議的規定,在相關出借項目下的借款人每月還款後獲得回款。公司也將為有意向轉讓債權的出借人,建立債權轉讓平台。

出借人“入不敷出”背後,是信而富的流動性危機陸續流露。

日前,有信而富用戶反映,收到平台發送的信息,從4月15日起,信而富對客戶的本金和收益兌付做出調整,不再以出資方案到期為兌付日,將以債權轉讓成功或還款到賬,分月兌付。這種方式符合監管對合規方面的要求,但若沒有新的投資人進場或者出現借款人逾期,那這部分金額返還時間可能會被拉長。

緊接著,公司高層也有大幅調整。

精英團隊“換血”之謎

信而富的副董事長兼聯席首席執行官Russell Krauss現在起不再負責公司的日常運營決策,將專注於公司的戰略發展。

自今年4月12日起,信而富董事會任命閻明君(Edward Yan)為獨立董事、審計委員會主席,同時任命符秉文(Steven Foo)先生為董事會執行董事。周紀安因個人原因退出董事會,自2019年4月29日起生效。

此前信而富在業界團隊以精英著稱。先來看看創始人王征宇的履曆:美國芝加哥伊利諾伊大學統計學博士,曾在美國長期從事消費信貸管理,負責風控。其他高管團隊也都有豐富的海內外金融從業經曆。

這樣一個技術派出身的平台為何落到這個地步?

多位P2P公司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公司虧損的原因是信而富主要做非常小額的貸款,借款金額小、服務費率低,無法覆蓋用戶借款首次的獲客成本。“符合市場的才是好模式。上市成本過高也不是明智之舉。”

財報的延誤也是紐交所退市的評判因素之一。

截至5月20日,赴美上市的中國P2P公司先後披露完2018年財報,甚至有的已經交上2019年的一季報,但信而富的2018年財報卻一再延期,甚至難產。

4月30日,信而富申請延長公司申報年報的截止期限。但後來並沒有能在延長後的截止期限(2019年5月15日)前申報年報,違背了紐交所《上市公司手冊》上802.01E條規定的有關及時申報的要求。5月16日,信而富收到紐交所關於這一情況的通知函。

反思由盈至虧致命點

對於導致年報延誤的原因,信而富解釋稱,是公司近期財務部門人員發生變動(包括首席財務官的更換)。

此外,公司需要在本次年報中合併一個可變利益實體(“VIE”)的財務報表,並對前期財務數據做出幾項調整。

雖然2018年的整體業績情況還依舊是謎,但在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官網近期公佈的2018年企管審計報告里,信而富2018年全年營收為4.7億元,同比2017年下降 20%;2018年全年淨虧損2.43億元,相較於2017年虧損額增長111.3%。審計報告提及,截至2018年12月31日,平台負債總額高於資產總額53690萬元,流動負債高於資產總額,發生虧損。

值得注意的是,信而富此前已連續三年虧損。

在上市後的首次公開說明會上,王征宇強調,信而富的財務表現在2013年和2014年曾經都是盈利的。但是在2015年和2016年,信而富選擇了一種先投入,後盈利的模式。也即信而富反複提及的“LowandGrow”(低起步、穩增長)策略:即向首次借款人提供較低的初始借款額度,通過借款人的重複借款培養借款人的信用記錄,提高用戶粘性,隨著新用戶和老用戶的疊加,借款筆數和平均金額不斷加大,最終實現更長期的價值。

另據招股書,信而富主要向用戶提供兩種貸款服務,包括短期(14天到3個月)小額(500到6000元)的消費貸款業務,和中長期(3個月到3年)大額(6000到10萬元)的生活方式類貸款業務,其中前者的違約率(超過90天逾期)為2%,而後者的違約率(超過90天逾期)在7%到8%,平均獲客成本在17美元左右。

信而富的策略在一段時間內確實得到了不錯的市場反饋。從財報來看,2017年業績就很強勁。截至2017年末信而富毛收入總額增長102%;另外,全年新增290萬借款人,比2016年底增加202%,全年促成超過2300萬筆貸款,貸款交易總額達到33億美元。

但是如今的環境下,信而富的“Low and Grow”策略似乎已經失靈了。

據信而富在互金協會官網披露的數據,截至2019年4月30日,平台累計借貸金額481.24億元,借貸餘額47.83億元,當前出借人數為1.28萬人,逾期金額為1.96億元。

兩年前上市當日,王征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信而富要做的是消費信貸,美國對消費信貸這種模式特別熟悉,在路演過程中,美國投資人一上來就知道信而富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

但是兩年後來看,信而富的股價顯示其正在被投資者“拋棄”。對此,信而富還在採取補救措施。

信而富表示,公司可以在六個月的補救期內,採取補救措施,以便重新符合上市標準,其間公司美國存托股票(“ADS”)繼續在紐交所交易。

公司將繼續運營網絡借貸信息中介平台,以機構投資人作為主要的出借資金來源。公司也大幅削減了除催收以外的各種與個人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業務有關的業務運營。

降低資金成本可能改變業績連年虧損的困境,拓展機構投資者資金也是方法之一。但顯然這條路並不好走。畢竟,隨著監管收緊,金融機構對與P2P平台的合作日趨謹慎。

信而富稱,公司還計劃通過小額貸款公司發放貸款,並繼續為銀行和其它信用中介機構提供決策技術和軟件服務。鑒於當前的監管環境,公司也在評估未來的業務和戰略機會,以及考慮募集資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