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髮際線危機提前來臨 你的選擇是?
2019年05月21日06:07

原標題:當髮際線危機提前來臨 你的選擇是?

誰來保護髮際線?這是熬夜的年輕人刷手機時,不時會蹦出的標題。

當脫髮提前來臨,年輕人該如何面對?

程序員張輝(化名)堅持讓記者稱他“黑金老德”。他用這個ID在知乎上已經寫下萬餘字脫髮科普,在頭髮團微信群已經有了一群忠實的粉絲。但“脫髮科普作者”這個身份,他身邊的朋友卻不知情。他說,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採訪,是因為這是從小就陪伴他的報紙。

一起植入黑金老德記憶的還有他爺爺從年輕時就經曆的脫髮。但爺爺從沒為脫髮憂慮過。他一直告訴黑金老德:你是誰,不是由你長什麼樣決定的,而是你創造了什麼。

多年後,當黑金老德在實習單位的鏡中發現自己的頭頂空了一塊的時候,他卻感覺天旋地轉。爺爺對世界的認知看似支撐了自己的無所畏懼,但黑金老德顯然放不下。

90後女生小易是在26歲的時候突然遇到髮際線危機的。她很快選擇了另一種方式應對危機:植髮。

手術前,她在“植髮群”里分享了自己的興奮、喜悅和激動。群裡都是計劃去植髮的女孩,沒人表示過自己緊張,都覺得“植髮和美甲一樣,讓我變好看,不用打針,不算醫美,安全方便。”

六個小時的手術後,3300個毛囊單位從小易的後枕部被取出並放到了她想要更多頭髮的地方。

脫髮看似是面子工程其實是心理鬥爭

黑金老德發現自己露出一塊頭皮的當天晚上,就衝去菜市場,買了他覺得所有對頭髮有好處的食物:黑木耳、黑豆、紫米、紅豆、芝麻……他聽說過的,一股腦全買了。

回到家,他發現,自己並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些食材,於是一鍋給煮了,灌進肚子。

他還瘋狂地尋找如何治療脫髮的網絡資訊:食療、防脫洗髮水……傳說的中醫偏方,他瞭如指掌:能補腎的有枸杞、生蠔、腰子和各類黑色食材;刺激生發的有生薑汁、白酒浸辣椒、生啤酒;按摩類的有不停梳頭髮、按壓頭頂穴位等等……

直到除了醫療以外所有的方法都試過了,都失敗了,他終於決定,去尋求醫療的幫助。

“其實早期脫髮,頭髮只是稀疏,除非是‘同道中人’,其他人是看不出你頭髮有問題的。這個階段,更多是對心理造成的影響。”黑金老德說,脫髮最大的痛苦在於,怕同事、同學看出什麼,自卑如影隨形,全方位影響生活。

雍禾植髮總裁兼CEO張玉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十多年前,雍禾植髮服務的客群超過95%為男性,而目前這一數字為70%左右。

“特別是過去兩三年,由於明星效應,女性顧客占比上升。”張玉說,隨著一些女明星開始吐槽自己髮際線太高,更多年輕女性覺得,自己也有同樣的問題。“女性主要是藝術種植。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對於生活水平的追求越來越高了。以前可做可不做的植髮,現在越來越多人接受了。”

“很多的植髮表面上是形象功夫,但是其實是心理功夫,我們不脫髮無所謂,但是脫髮了別人說一句你都會感到很在意。”張玉說,不僅是年輕人,現在40-60歲的客群也呈擴大趨勢。由於之前的植髮廣告多發佈在互聯網上,隨著這兩年戶外廣告中植髮廣告越來越多,客群也越來越多樣化了。

植髮醫生王永觀察到患者呈低齡化的趨勢。現在二十一二歲就開始掉髮的人不在少數,有的甚至需要移植4000~5000個單位。據王永介紹,一般的植髮手術需要2500~3000個單位。

王永還介紹說,近年來,女性植髮客戶增加不少,佔據了約三分之一的客戶總量,她們主要是出於改變髮際線、額角以改變臉型的美容目的。而男性客戶幾乎有八成是因為脫髮而選擇植髮。

不是非做不可的“附加題”

吃黑芝麻、核桃,用醋、啤酒洗頭……這些偏方,都是流傳已久的防脫髮秘籍。王永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這些對頭髮可能有一些幫助,但起不到根本性作用。

“造成脫髮的原因,第一個是遺傳,其次是雄性激素所致。包括一些年輕人生活工作壓力大、長期焦慮緊張、物理性損傷等等。”王永說,長期熬夜也會導致脫髮。“植髮是對症治療,無法改變病因,配合一些外用藥來延緩脫髮的後續發生,讓毛髮生長情況更好。”王永說。

在偏方無法解決問題的時候,一些年輕人選擇了植髮手術——隨著電梯里、廣告牌上脫髮廣告越來越多,這個手術和年輕人的距離也越來越近。

小易女生選擇的是“FUE手術”。這是目前最受歡迎的植髮技術之一。醫生通過點狀提取毛囊單位,將後枕部的毛囊單位種植到脫髮區域。也就是說,在毛囊相對茂密的區域取材,移植到“資源貧乏”區域。正由於後枕部的毛囊對雄性激素最不敏感,因此再次脫髮的幾率相對較低。

另一種是切頭皮條的植髮。即切去一部分頭皮條再分離毛囊單位進行種植。目前市面上常見的收費標準為一個毛囊單位10元~20元左右。

手術當天,小易碰到了幾位男性病友。他們無一例外都對即將到來的手術十分緊張和焦慮。小易說,難道是因為男性對植髮的恐懼比較深?

閆俊臣正處在植髮後的恢復期。在此之前,26歲的他早習慣了有人把他當作30多歲的大哥。頭髮少顯老這個規律,他一直認命。剛做手術時,他被剃了光頭。植髮後三個月,那些移植到他想要的地方的毛囊長出了新頭髮。

小閆無法抵抗基因的力量,和父親那邊的親戚越來越像:M字禿,留頭髮也遮不住。去年9月做了植髮手術後,小閆看著鏡中的自己總覺得彆扭,卻得到了M字禿親屬的一致好評。小閆笑說,“我現在和他們不一樣了。”

“我現在想留長頭髮,原來形象留不了長的。”小閆說。

小易坦言,這個手術的目的,有99%都是為了變好看。身體上並沒有什麼非做不可的理由。也正因為此,她願意以3.5萬元的價格為美麗埋單。

她和外地的幾位閨蜜分享了自己植髮這件事兒,同事一個都沒說。3月29日手術至今,她正處於脫髮期,每天戴著假劉海上班,怕被同事發現。“目前植髮這件事還沒特別普及,我怕別人說我整形。”小易說。

不去植髮 能否選擇放下?

植髮醫生王永進入這個行業10年了。每天平均四台手術,週末和節假日要做三十多台。基本從上午九時一直做到晚上十時左右。一台手術六七個小時,其中有約三個小時需要王永參與。

王永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植髮手術和一般外科手術的立竿見影不同,需要三個月才能重新生長,而6-8個月才能確定基本效果。

一般來說,一場植髮手術往往需要多名醫護人員協作數小時完成。一位在YouTube上介紹自己植髮經曆的女性美妝博主提到,植髮不僅要數個小時,手術後還要靜臥修養。

2003年,時任銷售的張玉接觸到了植髮,發現一般的醫生不願意做這麼辛苦的手術。於是他有了創業的念頭。

據張玉介紹,雍禾植髮從2013年到現在,患者數量幾乎每年都以90%以上的速度增長,而整個植髮市場也以50%~70%的速度高速增長。1999年成立的雍禾植髮,最初一個月流水只有幾萬元。到了2008年,月流水也不過百萬元。這個情況一直延續到了2013年,迎來轉機。

張玉說,2013年雍禾流水達到3000萬元,相當於1400台手術。2015年到2018年,患者數量從5000激增至3.8萬。營業額也達到9.5億元。目前,雍禾植髮每天都能做100多台植髮手術。

“整個毛髮市場很有潛力。植髮只是毛髮行業的一個點。”張玉說,未來三年,植髮可能還是藍海,但目前機構亟須創新,也需要大量的好醫生。

除了醫院,就連脫髮相關的社群也遍地開花。黑金老德在學校論壇上就認識了好多“患難發友”,他們組建了頭髮團微信群,在群裡抱團取暖。儘管搞技術的他,並沒有因為外貌受到任何不公平待遇,但脫髮病友生活中的尷尬和痛苦,在這個群裡,才能真正得到共鳴。

“順其自然,誰也無法和自然對抗,不如順應它。”黑金老德沒有考慮過植髮或戴假髮。他說,最理想的結果是像梁文道老師一樣,放下執著,瀟灑自如。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李晨赫 實習生 孫吉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5月21日 09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