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情 奮鬥者|滬東中華LNG船首席技術專家宋煒:不斷創造高端裝備“中國傳奇”
2019年05月21日18:08

原標題:愛國情 奮鬥者|滬東中華LNG船首席技術專家宋煒:不斷創造高端裝備“中國傳奇”

圖說:宋煒(中)和技術人員在探討

  今年4月在上海舉行的國際液化天然氣會議上,上海滬東中華造船(集團)有限公司宣佈將開發27萬立方米液化天然氣(LNG)運輸船,這是目前“肚量”最大的LNG船。

  當業界紛紛感歎“上海製造”向著“最大最強”努力進發的豪氣時,滬東中華副總工程師、LNG船首席技術專家宋煒卻說:“其實我們已經在這條道路上默默攻關了二十年。”

  中國在LNG船建造領域涉足曆史短,基礎薄弱。面對外方技術封鎖,宋煒團隊迎難而上、勇於創新,做出多項開創性的設計,為我國船舶企業打破國外壟斷,獨立自主設計出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的大型LNG船、大型浮式LNG儲存和再氣化裝置做出突出貢獻。

  一步一步扔掉“枴杖”

  1998年,宋煒從西安交通大學畢業後加入滬東中華造船公司。“我很幸運,沒多久就加入了LNG船的前沿性研究團隊中。當時,國內大多數造船廠還把目光瞄準在賺錢多的散貨輪、油輪等建造上。滬東中華已經悄悄把戰略重心放在高端產品的研發上。”宋煒介紹說,當時全球能建造LNG船的船廠不到13家,主要分佈在法國、芬蘭、日本和韓國。“我們什麼儲備都沒有,一開始走的是引進吸收再發展的路子。第一代LNG船是和法國一家船廠聯合開發的。”

  2008年,滬東中華建成中國第一艘LNG船“大鵬昊”,單船運載液化天然氣14.7萬立方米。宋煒開始投入第二代LNG船的研發中。“這一次我們要扔掉‘枴杖’,獨立自主設計,但是過程很艱難。一艘LNG船上有成千上萬個組件,任何單一的組件產生故障,小至一個電路、一個閥門,都可能導致船舶整體出現故障。一條LNG船造價高達2億多美元。失敗的後果,我們無法承受。”

  雖然有時不知路在何方,但宋煒有決心和勇氣,奮力闖出一條路來。通過不懈努力,宋煒團隊終於拿出了具有國際水平的方案,拿下了自主設計並出口海外的LNG船第一單。

  2015年,宋煒帶領團隊終於研製成功我國第一艘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出口海外的17.2萬方LNG船,這是達到國際水準的新一代大型LNG船,也是世界首艘17萬立方級採用雙低速機直推的船型。船型獲得了日本商船三井公司四艘總價超過8億美元的出口訂單,打入國際市場,填補了國內空白。

  談判不懼“刀光劍影”

  對宋煒來說,研發這條路,只能往前,永不止步。“產品會不斷更新迭代,國際市場上但凡有LNG船新船型推出,我們就必須馬上研發出與市場同步的自主化新設計,這樣才能保持競爭力,有更多機會與世界造船強國的企業展開競爭。”

  在第三代雙燃料電力推進的17.4萬立方米LNG船開發中,很多研發工作基本上是推倒重來。研發難,關鍵設備技術談判也難,而且充滿了“刀光劍影”。

  雙燃料柴油機和電力推進系統是國內首次應用的全新設備,難度高、風險大,談判的都是身經百戰的老外,談判過程異常艱苦。

  每一次談判前,宋煒必須要花大量時間,進行縱向和橫向的全面對比。宋煒還記得,與德國MAN公司談判時,德方對我方的訂貨規格書提出了100條偏差意見。他深知,要在談判中掌握主動權,關鍵是要業務精。德國人很少讓步,談判時的拉鋸戰反復出現。宋煒沉著應對,堅定地維護公司利益,以咬定青山不放鬆的勁頭和德方挑燈夜談,德方終於對關鍵性的條款做了讓步。

  向著更高山峰攀越

  雖然滬東中華已是製造世界多種高端產品的建造基地,但是宋煒團隊並沒有在燈光和掌聲的追逐中故步自封。“我們每年都有幾十個各種科研課題,高端產品研發都有時間表,研發一代,更新一代。在LNG船領域,還有更高的山要攀越,我們不能停下來。否則,就會與世界先進技術拉開距離。”

  大型浮式LNG儲存和再氣化裝置(FSRU)是比LNG船建造難度更大、技術要求更高的高端LNG裝備產品,國際需求前景看好。2016年以來,宋煒帶領團隊承擔了國家發改委大型浮式天然氣存儲再氣化裝置(FSRU)研發和產業化大型項目的技術攻關任務。適用各類海域的我國第一艘17.4萬方FSRU船,終於在2017年研發成功。日韓船企掌握的高度機密的建造技術,中國人也掌握了。

  宋煒還帶領團隊成功開發了我國第一艘18600立方米LNG加註船,也是當前全球最大的薄膜型LNG加註船設計方案,該船型2018年2月獲得了日本船東的訂單,在LNG加註船領域形成了先發優勢。

  新民晚報記者 葉薇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