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表白日”:二線城市逾半數花500元以上過節
2019年05月20日11:11

  原標題:“520表白日”:二線城市出手更大方,超6成人願為儀式感買單

  中新經緯客戶端5月20日電 據融360旗下《維度》針對“5.20表白日”的調查顯示,近7成受訪者將歡度5.20,80後最重視;近8成受訪者認可儀式感在生活中的重要性,59%男性還會因未收到節日禮物而感到不開心;二線城市出手更大方,超6成人樂意為儀式感買單。

  520諧音我愛你,5月20日因此成為網絡情人節,也被稱作“520表白日”。融360《維度》針對520表白日,以及近來備受關注的儀式感相關話題發佈問卷調查。

  有閑有錢才過5.20:

  二線城市逾半數花500元以上過節

  80後最重視

  “5.20必須要過啊,我上個月就給女朋友選好禮物了,託了好幾個代購才買到的這隻爆款口紅,我知道她一直想要……”想到收到禮物的女朋友可能會高興地撲到自己懷裡,小明異常興奮。

  5.20將至,你會與伴侶過節並送ta禮物麼?

  在融360《維度》的調查中,近7成受訪者都表示要過節,其中35.35%格外重視這個節日,還會精心為伴侶準備禮物。而有伴侶卻不過節的僅占16.56%。可見,5.20表白日,這個始於網絡的節日,已然深入人心。

  那麼,5.20這一天,你準備花多少錢過節?

  融360《維度》調查顯示,總計花費500元以上的占比達到45.92%。數據還表明,買禮物、娛樂休閑、逛街購物、吃飯是主要花錢項目,占比均超4成。

  調查顯示,有趣的是,若從性別、年齡、居住地、收入狀況、婚戀情況來逐一進行分析,答案則不盡相同。

  調查還表明,從性別來看,都會過節的男女比例相差無幾,必備禮物的男性顯然多於女性,有伴侶而主動不過節的女性則多於男性;過節花費超過500元的男性多出女性7%,但花費200元以內的女性多於男性5.6%;女性主要在吃飯時買單,男性則主要在娛樂休閑環節付賬。

  從年齡來看,即將步入不惑之年的80後是最重視5.20節日的,以其為中心,隨著年齡增大或減小,過節時會送禮物的比例相應降低。70後是有伴侶卻不過節占比最高的,達到37.5%。

  此外,調查還顯示,生活在二線城市的受訪人群,在5.20當天會熱烈慶祝的比例明顯高於其他城市,有46.53%表示一定會過節,吃大餐、送禮物都少不了。而在一線、三四線城市,同比數據均剛剛30%出頭,在縣城農村的僅剛過2成。從消費金額來看,同樣如此,二線城市受訪者花費500元以上的比例最高,達到54.02%,甚至超過一線城市。

  據調查,近半數正在戀愛中的受訪者也對5.20表現得格外重視,吃大餐送禮物,一樣都不少,超出已婚已育族同比數據1成多。不過,具體到花費金額多少時,已婚未育族顯露出優秀的消費能力,花費2000元以上的高達19.78%,將已婚已育(14.84%)和戀愛群體(11.26%)的同比數據甩在身後。此外,有意思的是,花費項目方面,戀愛中和已婚已育人群在住宿方面花錢的比例不相上下,比已婚未育族多出1倍。

  從收入來看,月收入八千至一萬元的受訪者最為看重5.20,以其為中心,隨著收入遞增或遞減,5.20當日會過節並送禮物的占比隨之減少。在分析人士看來,月薪8000-10000元的中高收入人群,相比低收入者——有錢,相比高收入人士——有閑。在時間和資金的雙重支撐下,才擁有了“好好過節”的興致。

  但不難想像,隨著收入增加,5.20花費金額也隨之上漲,月收入3萬以上的受訪者,520預計花銷超5000的占比過半,高達56.06%。

  生活需要儀式感:

  近6成曾以節日為名給自己送禮

  95後偏好“遊玩聚餐”

  實際上,不止是5.20,越來越多的節日與消費劃上了等號,尤其近來“儀式感”這一概念被頻頻提及,逐漸成為節日消費最好的代言人。

  “每年六一兒童節,我就會請假帶孩子去公園玩,這是我們父子倆的約定,雷打不動。”提及此事,已為人父的康凱頗為驕傲。

  調查顯示,當情人節、兒童節、母親節、生日、結婚紀念日等節日到來時,人們選擇相約聚餐、互送禮物作為慶賀方式的最多,占比均超半數。相攜遊玩,或者給對方發紅包的也不在少數,占比超過3成。

  女性對節日的重視程度高於男性,在節日時會給對方發紅包的女性比男性多出近1成。

  調查表明,居住在縣城農村的受訪者對節日的重視程度明顯最弱,節日時也會和平常一樣度過的比例高出其他城市1成以上。月收入超過3萬的高收入群體和無收入來源群體不過節的比例幾乎一樣,但前者在節日時給對方發紅包的占比是所有收入層級中最多的,高達59.09%。

  大體而言,年齡越小,在節日時會送禮物給對方或者自己的越多,但85後占比最高。比起送禮物和發紅包這種物質屬性更直接的過節方式,95後對遊玩、聚餐等注重精神需求的過節方式更為偏愛,他們在這兩項上開銷最大的占比最高,達到55.75%;相比之下,70後的同比數據只有不到4成,因為他們花費最多的,恰恰就是送禮物和發紅包。

  一般來說,收入越高的受訪者,過節時選擇送禮物的比例越高,但月收入超過3萬時,占比最高的則是相攜遊玩。

  據調查,令人意外的是,相比單身族,已婚未育群體對節日更加不看重。但他們同時卻是在禮物花銷上出手最闊綽的,一般情況下,送給對方禮物價值5000元以上的比例高於1成,數據遠超其他婚戀狀況的人群。

  調查還發現,收入越高的人群,送禮的價值也相應越高,以月收入超過3萬為例,他們送給對方的禮物價值在萬元以上的比例高達37.88%。一般男性所送禮物的價值往往高出女性。

  那麼,你送給誰的節日禮物最貴呢?近半數的答案顯示為:父母,女性受訪者更高達51.21%;伴侶排在第二位,占比25.83%,男性略高於女性。

  從年齡來看,80後給伴侶買禮物最貴的比例最高,以其為中心,隨著年齡降低或增長,數據占比相應下降。

  令人驚訝的是,13.89%的60後給自己買的禮物最貴,在所有年齡段中占比最高;70後買最貴禮物給父母、伴侶、子女的占比較為均衡,但他們卻是最忽視自己的一代。

  實際上,調查中有58.04%的受訪者表示曾在某個節日裡給自己送過禮物,尤其是女性受訪者,這一數據甚至超出6成。

  在回答“你曾在什麼節日裡給自己送了禮物“這一問題時,融360《維度》根據答案進行詞頻分析發現,人們往往會在生日、情人節、兒童節、母親節,選擇手機、服飾、蛋糕、口紅等作為送給自己的禮物。

  85後成為最愛自己的一代,因為他們以節日為名送自己禮物的比例最高,達到65%。

  值得注意的是,面對這一問題,依照城市規模劃分,明顯呈現出自上而下的趨勢:受訪者所在的城市越發達,會給自己送禮物的占比越高。

  分析人士認為,這是因為越發達的城市,會越早接觸到新鮮事物,也就會越快接受和認可諸如“儀式感”這樣的新鮮概念。

  誰在為儀式感花錢?

  超6成樂意為儀式感買單

  男生更會因沒有節日禮物生氣

  調查顯示,近8成受訪者認可儀式感在生活中的重要性,有36.12%甚至表示非常重要。相比正在婚戀的受訪群體,單身一族認為儀式感非常重要的占比最多。一線城市受訪者認為非常重要的占比最高,遠遠超出其他城市。此外,呈現出年紀越長,越認為儀式感不那麼重要的趨勢,但50後是個例外,相反他們是認為非常重要比例最多的年齡段。

  在所有節日裡,受訪者普遍認為生日最需要儀式感,占比超6成,除夕等中國傳統佳節緊隨其後。意外的是,在一線城市,63.47%認為除夕等傳統節日最需要儀式感,不僅超過生日的占比,也是所有城市中比例最高的。

  從情感消費層面來說,高達60.74%的受訪者認為“儀式感是生活的保鮮劑”,樂意為儀式感買單,月收入超過3萬時,該比例更升至72.73%。

  和此前融360《維度》在情人節發佈的調查相比,冠上儀式感的名頭之後,人們對隨之產生消費的牴觸情緒明顯少了很多,對儀式感消費表態“反感,這是商家為圈錢生造的噱頭”的比例還不到10%;其餘則表示“儀式感不意味著必須花錢”。

  調查還顯示,男性感到反感的比例略高於女性。年紀越長,持反感態度的占比越多,50後有高達21.05%。

  調查顯示,在已婚未育的受訪者中,不願為儀式感買單的比例最高,反感率接近2成,還有近4成認為儀式感不代表必須花錢。

  矛盾的是,當融360《維度》問及“在某些特定的節日,你是否會因為沒有收到禮物而感到生氣沮喪? ”時,高達58.86%做出了肯定答覆,因為“沒有禮物代表對方不夠重視我”。

  而且,在這個答案上,不僅男女並未表現出明顯差異,男性會生氣的比例甚至還比女性高出0.9%;已婚未育群體還是最為在意的,幾乎7成會因此生氣。從年齡上看,對此事的介意程度,老年人更甚。在縣城農村的受訪者很佛系,不會為此生氣的占比反而更高。

  不過,即便記得節日併發來紅包,可能還是無法討得對方歡心,因為27.72%的受訪者對用發紅包代替禮物表示不滿:發紅包代表ta沒有用心。當然,絕大多數受訪者還是比較務實的:紅包好啊,想買什麼自己就買了。

  “以前沒孩子的時候,每年情人節、紀念日都會用心給我選禮物;現在都是發紅包就打發了,但我也能理解,畢竟更多的精力要花在孩子身上。”32歲的關珊如是說。(中新經緯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