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拉中國談三方軍控協議,或為打壓他國發展新軍事技術鋪路
2019年05月20日12:56

原標題:美國拉中國談三方軍控協議,或為打壓他國發展新軍事技術鋪路

近日,針對美國官員聲稱考慮推動中國加入美俄軍控協議一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分別在5月6日和16日的例行發佈會上明確表態,中國不會參加任何三邊核裁軍協議的談判。中美兩國圍繞核武器的安全關係再一次受到世人關注。

中美“核思路”的差異

中國和美國對核武器的作用看法有著本質的不同。美國自擁有核武器時即把核武器作為可以實戰使用的武器,核武器是美國用來維護其霸權利益的工具。核對抗是冷戰時期美國和其主要對手前蘇聯爭霸的主要方式之一,且那時美國和前蘇聯都把打贏核戰爭、贏得核交戰為主要考量。基於這樣的目的,美國投入了大量資源建造自己的核武庫,研發了各種投射武器,製定了各種如何使用核武器的戰略軍事政策。直至今日,核武器依然是美國倚重的維持利益的工具。此外,美國還一直探求在實戰中使用核武器,特朗普政府的核態勢審議報告中提及美國要研發新型小當量核武器。

由此可見,核武器被美國看作一種工具,一種攫取利益、贏得作戰的工具。

核武器在中國也是一種工具,但是中國的核武器是用於威懾那些對中國使用或威脅使用核武器的敵人。1964年10月22日,中國成功爆炸第一顆原子彈後《人民日報》發表了《打破核壟斷,消滅核武器》的社論,指出中國擁有核武器是為了打破大國核壟斷,是為了維護國家安全,完全是為了自衛。同時,中國始終貫徹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中國的核武器只用於核反擊,因此中國只保持著一支精幹有效、數量較小的戰略核力量。當前隨著科技技術的發展和國際形勢的變化,中國有針對性的改善軍事力量,但是中國根本的核政策並未改變,核武器在中國是維護國家安全、維護和平穩定的工具。

美國的兩層用心

近年來美國方面不是第一次提出推動中國參與核軍控談判,美國的目的和考量或可從兩個方面來審視。

首先,美國試圖把中國拉進三邊核裁軍協議,帶有窺探中國戰略威懾能力的意圖。關於中國戰略威懾能力的透明度問題一直是美國有關人士“關心”的話題。通過把中國拉入三邊核裁軍協議,美國試圖用協議規製束縛中國,對中國施加所謂“法理”、“道義”壓力,迫使中國展示戰略威懾實力,美國或可借此掌握中國的戰略威懾能力,從而有利於未來對中國施加軍事壓力行為。

在可預見的未來,核武器依然是人類所掌握的最大毀傷能力的武器,核武器的威懾效應短時間內難以被其他武器技術所取代。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提升,中國的軍事實力按照自身國家安全需要有所發展,但是中國的核威懾能力依然較美國有較大的差距,中國的核力量與美俄兩國也不在一個數量級上。中國可以說處於世界上擁有核武器國家的第二梯隊,正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所言,擁有最大核武庫的國家應該切實履行核裁軍特殊、優先責任,美國試圖把中國拉入核裁軍協議的做法並無邏輯可言。

美國的做法頗有強盜邏輯的意味,即以唯我獨尊的思維為前提、提出一系列不平等、不講理的邏輯。美國自身是核武器實力最為強大的國家,而美國以中國維持了一定水平的核威懾能力且這一能力不能夠做到美國所謂的“透明”,即認為中國威脅了美國的安全、侵犯了美國的利益,進而提出一系列無邏輯之要求。中美之間的戰略威懾能力的客觀差距被美國自己的思維邏輯給矇蔽了。

其次,美國此舉或為其試圖管控新興軍事技術領域做準備。這裏有必要回顧一下核軍控的曆史。自核武器誕生以來,涉核軍控協議主要有兩類,一類是世界各國基於積極的觀念和共識而達成的有利於構建合理有序核秩序的協議,例如《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等。另一類是雙邊或少數多邊國家參與的,帶有彼此限製、相互妥協、互相掣肘要素的條約,例如美蘇一系列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反導條約》、《中導條約》等。後者這類條約雖然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維持穩定的積極作用,但是也是冷戰時期軍事強國試圖維持自身優勢、謀求絕對安全利益考量下彼此妥協的產物,這為我們考察當前美國的行為帶有一定的啟示作用。

世界各軍事大國目前都對例如高超音速飛行載具、無人操縱技術等新興軍事技術領域有所投入,這些新軍事技術都可以在戰略威懾領域有所運用。可是這些新軍事技術領域還未有相關的管控機製,且由於這些新軍事技術的發展水平各國基本持平,不像現在已有的涉核戰略攻防武器那樣,核強國和其他擁有核武器國家之間存在較大的技術和數量差異。因此,新軍事技術的發展可以說各個大國都處在同一個起跑線上。考慮到新軍事技術的發展可能給自身帶來的安全威脅,美國一方面加大相關技術的投入,另一方面不排除也會考慮使用所謂“法理”手段、“規章”手段對他國予以控製和限製。

冷戰時期美蘇兩國基於各自基本對等的軍事實力在軍事領域建規訂約。回到當下,美國目前處在技術和實力相對占優的地位,而美國試圖把中國拉入三方核裁軍協議的另一層用意,可能是美國試圖借核裁軍把中國拉入一個由美國主導的軍事技術和武器裝備管控框架內,為未來運用美國的技術優勢、實力地位等在所謂“條約”框架內限製、打壓中國等國家發展其他的新軍事技術做準備。

“積極”行為“開倒車”

美國試圖推動中國參與三邊核裁軍的舉措,表面上看提出了通過談判簽約的形式促進大國間核態勢朝著積極的方向發展,但反觀美國自身近年來的涉核舉動卻多次“開倒車”。例如數次在國防安全政策文件中提出強化核武器作用、降低核武器使用門檻、擴充核作戰軍事力量等表述;在地區核擴散問題上,退出伊核協議、採用施壓而不是對話的方式試圖解決地區核擴散問題;在大國安全關繫上,冷戰時期美蘇戰略穩定的基石性條約要麼已被廢除、要麼前景岌岌可危,近年來美國還派出戰略武器威懾俄羅斯等國。

美國一方面退約、強化戰略威懾能力、時常秀出核大棒;一方面又試圖按照其自身感知的安全威脅建立新的條約協議,約束所謂對手國家。這類缺乏誠意的矛盾行為只能讓美國的國際信譽度進一步降低,使得世界安全態勢走向更為對抗和消極的局面。

(作者係清華大學國際關係學系博士研究生,研究軍備控製與國家安全方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