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反殺案死者父親:網上口水恨不得把我們淹死
2019年05月20日04:41

  原標題:江蘇“校園反殺案”死者馮某的父親: “網上的口水恨不得把我們淹死”

事發學校江蘇財經職業技術學院。
事發學校江蘇財經職業技術學院。
馮某生前照。
馮某生前照。
死者馮某的父親馮軍。
死者馮某的父親馮軍。

  距離“反殺”案發,已經過去7天。

  50歲的馮軍,自兒子出事後一直未曾安枕入眠。“一躺著,腦子裡都是兒子的音容笑貌,還有左胸口那致命的一刀。”

  他的妻子,也在一夜之間白了雙鬢,每天哭暈好幾次。

  5月13日,江蘇省淮安市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發佈官方通報:“5月12日23時55分許,我區發生一起重大刑事警情。經初查,鄒某(男,21歲)、邱某(男,21歲)、馮某(男,21歲)等人因瑣事糾紛毆打蔣某(男,19歲),蔣某用匕首捅傷鄒某、馮某、邱某。後鄒某、馮某經搶救無效不幸死亡,邱某受輕傷。蔣某已被抓獲……”

  通報中“21歲的馮某”,正是馮軍夫婦的兒子。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瞭解到,包括死者鄒某、馮某在內的涉事雙方四名年輕人,均為江蘇財經職業技術學院的在校學生。

  儘管事件仍在調查中,但在過去的幾天里,校園霸淩、反殺、正當防衛……這些鋪天蓋地的網絡評論,讓馮軍感到絕望:“每一句都在往心頭繼續戳刀子”。

  而事實上,在血案中心碎的,又豈止馮軍這一個家庭。

  馮某是校園霸淩?

  馮軍:我對兒子有信心

  近兩年,馮軍在朋友圈秀兒子的次數堪稱頻繁。因為他最大的驕傲和慰藉,是兒子經過綠色軍營曆練,進入大學校園深造,“真正長大了”。

  可是,5月12日——母親節這天午夜,噩耗突然傳來,他的精神世界瞬間崩塌。

  “13日淩晨3點多,接到學校打來電話,說小孩在學校打架了,讓我們過去一趟。”馮軍說,他驅車三個多小時趕到醫院時,兒子馮某已經死亡。“當時我看到的情況是,小孩左胸口中了一刀,其餘的我沒有看到。”馮軍妻子受不了這個打擊,一夜之間白了雙鬢。

  然而,網絡上的漩渦,把失去孩子的這對夫妻捲入另一個悲痛的深淵。“僅僅是一句話,網友就片面解讀和猜想,把小孩說成校園霸淩,說成黑社會,跟崑山龍哥那樣的人類比。”馮軍說,“網上的口水恨不得把我們淹死。”

  針對警方初查公告“鄒某、邱某、馮某等人因瑣事糾紛毆打蔣某”的陳述,馮軍家人曾找過警方理論,對方回應稱,如果初查公告有不對之處,在下一次發佈公告的時候,警方將予以糾正。

  “雖然現在還不知道事情真相,但是我對兒子有信心,至少他不能被大家說成是一個校園霸淩的人。”馮軍說。

  在案件中失去年輕生命的另一位當事學生鄒某,其家人也在經受同樣的折磨。

  鄒某大學同年級一位同學說:“鄒某人很好,從來沒有在學校欺負過同學,或者打過同學。聽到這個消息,我們都很惋惜。”

  馮某“是去拉架的”?

  馮軍:他一直表現很好

  等待真相大白的信念,支撐著馮軍夫婦不能倒下。但悲痛,永遠無法停止。收藏在馮軍手機中的照片,有馮某的入伍通知書,秀出的八塊腹肌,還有和戰友一起的歡愉,它們時刻刺痛馮軍,“兒子一直都是表現很好的。”

  馮某的高中同學說,馮某2016年秋季考入江蘇財經職業技術學院,之後參軍入伍,在四川武警部隊服役。“他是2018年退伍後,再返校開始讀書的,怎麼可能是畢業班。”此前,有媒體致電江蘇財經職業技術學院,校方表示,“毆打者”為畢業班學生。

  馮軍及其家人正竭力從大學老師及同學嘴裡,還原校園里的兒子。“據老師和同學們說,小孩在學校的表現相當好。”馮軍稱,通過他自己的渠道打探瞭解到,馮某在事發時“是去拉架的”。

  有人還告訴馮軍,當晚救護車趕到時,馮某還說了句“你先救別人”。“他如果這樣說了,我是理解的,因為他曾經是個軍人。雖然現在退伍了,但他心裡還是首先想著別人的。而且他的同班同學也跟我說過,不管班里哪一個人遇到困難,第一個站出來的就是我兒子。”

  針對有傳言稱,事發當夜,馮某和鄒某喝了酒的說法,馮軍回應記者:“我也聽人說過,小孩當晚喝了酒。但既然有人證明他是去拉架的,那我相信,喝酒並不能說明他就滋事了。”

  馮軍試圖說服自己,卻始終做不到。“我也想過,如果他真的像網友說的,是個地痞流氓、黑社會,那樣死了我也不痛心。但他一直都是表現很好的,也很孝順的一個人,出事那天是母親節,晚上還跟媽媽視頻通話了。”

  與學院負責人見面

  馮軍:匕首怎麼帶進宿舍

  5月18日上午,此次血案中的死者家屬,第一次與江蘇財經職業技術學院有關負責人見面。

  “我們盼著學校能給我們一些解釋,譬如打架時已經晚上十一二點,宿舍管理員在哪裡,為什麼沒有及時製止?最關鍵的凶器,匕首是怎麼帶進宿舍的?為什麼宿舍里能允許有喝酒的現象?”馮軍向記者說,“我們提出了要隨時可以跟校方領導溝通,隨時瞭解學校情況,他們當著公安的面同意了。”他補充說,“我們只要求校方給予解釋,但是絕對不會幹擾警方辦案。”

  從事發至今,馮軍一直在努力約束自己。“我不能做不理智的事情,否則只會給別人留下話柄,說那個人家的老子是這樣的,兒子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學校回應

  警方調查結果將及時發佈

  5月14日,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前往事發地江蘇財經職業技術學院。該校一位不願透露名字的老師告知,目前學校已經向全校教職員工下發通知,要求禁止對外談論此次事件。

  另一位學校員工也表示,“學校肯定不讓提,家醜不外揚,都捂起來的。”這位員工補充說:“站在我個人的立場看,學校是有責任的。學生之前如果早有矛盾,老師為什麼沒有發現?為什麼不提前介入?”

  學校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則表示:“暫時不接受媒體採訪,公安機關正在開展相關調查工作,如果有相關信息,會通過相關渠道及時發佈。”

  淮安公安局開發區分局也表示,案件正在積極偵辦中。(文中馮軍為化名)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李媛莉柴楓桔江蘇淮安報導

  對話馮軍

  無論偵查結果如何

  校方肯定是有責任的

  記者:你什麼時候接到孩子出事的消息?

  馮軍:5月13日淩晨3點過接到學校打來的電話,說小孩在學校打架了,讓我們過去一趟。從如皋市過來,開車三個多小時。到醫院後,其實那時候小孩已經不在了。當時我看到的情況是,小孩左胸口(中了)一 刀,其餘的我沒看到。

  記者:現在有什麼想法?

  馮軍:除了盼著案件盡快偵破外,我最想做的是問校方。無論偵查結果如何,校方肯定是有責任的。為什麼?宿舍樓里怎麼會有匕首進去?出事時已經晚上11點接近12點了,宿舍的管理員在哪裡?為什麼沒有及時製止打架?

  我不能說我是一個受害者的家屬,但至少是一個死亡學生的家屬,這些都是校方該站出來向我們解釋的。

  記者:你對孩子在學校的表現瞭解嗎?

  馮軍:據老師說,孩子在學校的表現相當好。而且同學也這麼說。

  有人來告訴我,說當天晚上發生這件事情,救護車來的時候,我兒子還說了“你先救別人”。同學們還跟我說,不管班里哪一個人遇到困難,第一個站出來的就是我兒子。所以說他們不相信我小孩能做出這種事情。

  記者:孩子在你們面前的表現呢?

  馮軍:他一直都是表現很好的,也很孝順的一個人,出事那天是母親節,晚上還跟他媽媽視頻通話了。

  2016年他自己提出要去當兵,當時我感覺挺驕傲的。都說現在的小孩怕吃苦,但他想去當兵,說明他準備好了吃苦。在部隊兩年,領導和戰友都說他是很優秀的兵。

  我相信法律會給我一個公正,給他一個圓滿的交代。因為我對兒子真的有信心,哪怕我現在並不瞭解事情真相,至少他不是大家說的校園霸淩。

  記者:這些天最艱難的是什麼?

  馮軍:這麼多天,都沒有公開為兒子說過一句話,不明白真相的人,也許還以為,這個兒子對我們來說不重要。

  其實我是拚命在壓製自己的憤怒,就是想要有一天,為我的兒子討回公道。我不能做不理智的事情。

  我老婆幾乎是一夜之間白了頭,早就哭崩潰了。但我不能,兒子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為他證明,我不能在事情還沒有證明清楚之前,先崩潰了。

  記者:想過以後嗎?

  馮軍:小孩出事後,有人自發給我們捐款。等案子真相大白以後,我就把錢全部捐給四川,捐給需要幫助的人。

  我一定能夠做得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