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製裁華為 美國主流媒體都看不下去了
2019年05月20日12:34

  原標題:製裁華為,美國主流媒體都看不下去了|京釀館

  徐立凡

  不少美媒認為打不贏華為,這和他們的立場無關,而在於華為有技術備份,扛得住。

▲圖片來自華為官網。
▲圖片來自華為官網。

  文|徐立凡

  美國商務部針對華為公司濫用出口管製措施,引發了美國市場的焦慮情緒,美國媒體也開始醒過味來,紛紛發出反對聲音。

  近日,美國《外交政策》發表題為《華為禁令意味著全球科技的終結》的文章,認為美國政府宣佈的“技術戰爭”決定,將引發一個近代史以來前所未有的科技脫鉤時代,導致科技的全球化模式分崩離析。

  不僅是《外交政策》,最近一些美國主流媒體紛紛刊文,表達了對美國政府濫用權力、實施長臂管理的擔憂。

  細看這些觀點,或許能發現,在美國濫用出口管製措施問題上,很多美國媒體正在“醒過味來”。

  一、“華為禁令”意在奪取全球技術供應鏈權力

  《外交政策》的這篇文章認為,華為是全球最大的電信製造商和第二大智能手機製造商,與全球供應商的關係極其密切。

  按照去年華為公佈的92家核心供應商名單,其中33家來自美國,包括英特爾、德州儀器和高通等。

  然而,不僅是美國企業會受到華為禁令的影響,世界各地與華為有業務往來的國家和企業都會受到影響。其連鎖反應遠遠超過了美國。表面看,禁令針對的是“華為及其電信野心”,但它描繪了一幅更廣泛的畫面。

  文章分析了“華為禁令”的兩層真實含義:一是美國有禁止全球供應商之間進行交易的權力——只要你被認定為潛在的“外國對手”;

  二是美國定義的交易範圍為任何“信息和通信技術或服務”,這個定義非常廣泛,包括“任何主要用於實現信息或數據處理、存儲、檢索或電子通信功能的硬件、軟件或服務”,這幾乎可以涵蓋當今生產的所有技術。

  重點來了:這篇文章認為,美國政府此舉“實際上賦予了美國對全球技術供應鏈的管控權……不僅(可能)顛覆華為當前的可持續性,也顛覆了一種更廣泛、更舒適的全球共識。”

  文章引用了政治學者亨利·法雷爾的話來描述這種變化:“一個圍繞經濟效率而建立的網絡世界,正在變成一個利用這些網絡獲得戰略優勢的世界。”

  最後,文章表示,“科技的全球化模式正在分崩離析。太平洋兩岸的公司最好能習慣它。”

  之所以介紹這篇文章,是因為它一針見血地點出了美國政府發動“科技戰爭”的真實意圖,是為了掌控全球科技供應鏈。遺憾的是,這篇文章沒有進一步說明,美國憑什麼、是否有能力獲得這種權力。

▲圖片來自華為官網。
▲圖片來自華為官網。

  或許《外交政策》上個月的一篇文章能夠回答這個問題。那篇文章的標題是:《美國並非如它自己想像的那般強大》。

  二、以關注不透明交易為名自授不透明權威

  實際上,不止是《外交政策》看到了美國政府把華為列入所謂“實體名單”的意圖。《華盛頓郵報》日前發表文章也認為,“美國政府聲稱對科技行業擁有影響深遠的權力”。

  《華盛頓郵報》還粗略描繪了一下美國的權力執行體系:包括國土安全部在內的美國政府部門將廣泛關注風險;商務部具體識別“外國對手”和敏感交易,並頒布行政命令。所謂風險,包括那些條款看起來模糊不清的交易。

  《華盛頓郵報》略帶諷刺地寫道,在這個權力運行機製里,政府部門官員也“可以給自己廣泛而不透明的權威”。

  出於對美國政府自行授權的擔心,《華盛頓郵報》就此提出了四個問題:

  1。 美國供應商限製華為的速度和難度有多大?

  2。 哪些美國公司會失敗,有多糟糕?

  3。 這將如何影響全球電信提供商?

  4。 這將如何影響美中經濟鴻溝?

  我相信美國政府的官員,很難給出答案。

  不過,他們可以借鑒一下美國媒體轉載的解釋型網站TheConversation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由亞利桑那大學的一名政治學者撰寫,重點用數據分析了美國百姓的生活變得更好或更糟。

  ▲特朗普借“緊急狀態”打壓華為,華為:這不會讓美國更強大。 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文章說,自一年前美國在貿易領域發難以來,許多政治經濟學家一直在探索對於美國人的影響。

  乍一看,就業數據在支持美國政府的論點。自2018年4月3日美國政府宣佈對1000多種中國產品徵收關稅以來,美國經濟增加了約260萬個新工作崗位。

  但從行業來看就不樂觀了。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最新數據表明,在美國20個主要製造業類別中,只有6個在2018年4月後有所增長,如金屬製品、機械和電子儀器行業。

  與此同時,其他領域如太陽能行業,民用飛機和汽車製造業正在遭受美國貿易保護主義的傷害。此外,化學品、紙張和紡織品等行業在此期間沒有增長或失去了增長動力。

  從工資收入增長來看,也不樂觀。像特朗普最關注的工薪階層密集的製造業部門——增長幅度還落後於全國平均水平的3.2%,僅為2.3%。

  這還是沒有計入消費者價格指數的數據。由於貿易摩擦將導致新增成本向消費者轉移,預計未來美國工薪階層的生活將更糟,而不會更好。

▲資料圖。圖/新京報網
▲資料圖。圖/新京報網

  三、有的人只想回到過去

  美國《時代週刊》不久前刊登了《絲綢之路:一部新的世界史》作者,牛津大學教授彼特·弗蘭克潘的一篇文章,從曆史的角度概括了一下新技術對美國造成的衝擊。

  弗蘭克潘說:“新技術改變了我們溝通,學習和分享的方式。但它也是一個深刻的全球經濟重新分配時期。”

  他認為:“一個新的世界正在誕生—— 並且已經存在多年。新的世界首先是以不斷增長的聯繫為特徵,因為各國尋求建立和鞏固經濟聯繫,刺激貿易和尋求政治妥協。”

  不過,美國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相反,試圖轉向保護主義來應對不斷變化的世界。“許多人通過過去得到安慰並尋求回歸更快樂的時代不令人驚訝。”

  文章表示,在新技術衝擊下,這個世界正在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人面向未來,另一部分人希望扭轉局面回到過去。”而美國政府是在向過去回望。

  這篇文章是用形象的方式概括了我們所處的時代。

  好了,美國主流媒體對美國政府濫用出口管製措施的評論大致就介紹到這裏。無怪乎特朗普老對主流媒體心存怨念。

  □徐立凡(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