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起火災因亂扔菸頭引發 誰來懲戒亂扔菸頭者
2019年05月20日08:49

  原標題:多起火災因亂扔菸頭引發,誰來懲戒亂扔菸頭者

  5月11日,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青城公園內突發大火。經查,是有遊人亂扔菸頭引燃了地面上堆積的柳絮,從而引燃遊船。同日,江蘇省高郵市郭集鎮某廢品收購站因有人亂扔菸頭引燃柳絮發生火災。

  5月2日,山東省棲霞市亭口鎮與廟後鎮交界處發生山林火情。5月3日,山東省萊州市郭家店鎮返嶺子村附近發生山林火情。經查,兩起山林失火皆因村民丟棄菸頭所致……

  近年來,亂扔菸頭引發火災的報導層出不窮。《法製日報》記者查閱相關資料發現,僅今年5月上旬,幾乎每天都有因亂扔菸頭而引發的火災事故發生。

  生活中,很多菸民都有一個習慣,就是抽完煙之後隨手就把尚未熄滅的菸頭扔在地上。於是,無論大街小巷還是犄角旮旯,此類菸頭隨處可見,不僅對環境造成汙染,更帶來了嚴重的安全隱患。

  亂扔菸頭不僅汙染環境還帶來了嚴重的安全隱患。

  路人隨地亂扔菸頭

  環衛工人無力相勸

  5月10日,正午時分,北京市四惠交通樞紐人流量開始稀疏。記者發現,在連接四惠地鐵站與四惠交通樞紐的天橋上,儘管掛著“嚴禁吸煙”的標誌,但來往的行人中,不少人手裡仍夾著點燃的香菸。

  據瞭解,由於天橋兩側的地鐵站與交通樞紐嚴格禁菸,不少乘客在出站後急忙點上煙,進站後便把沒有抽完的菸頭就直接扔在了地上。記者還發現,一名男士甚至將未抽完的煙攏在手心裡,躲過工作人員視線,直接將其帶進了四惠交通樞紐的禁菸區。

  記者粗略計算了一下,在半小時內就有43人違反要求,在禁菸區的天橋上吸煙,而在天橋兩頭的步梯上,地上被隨意丟棄的菸頭達16個。

  “我11點半才打掃過樓梯,現在剛12點就出現了這麼多菸頭。”負責天橋衛生清潔的環衛工人謝阿姨今天第一天來上班,這種情況讓她大吃一驚,“菸頭特別多,我都不記得掃了多少個,一個上午大概有兩個簸箕的菸頭”。

  採訪時,謝阿姨指著卡在天橋防護網縫隙里的菸頭告訴記者,“這裏的菸頭也要清理,但我掃不出來,只能待會兒慢慢用手摳出來”。

  此時的北京,正午溫度已達30度。在毫無遮擋的公交車候車區,環衛工人趙大爺需要連續1小時不斷走動進行清掃,頭上已經滿是汗珠。“總是有人丟菸頭,這些菸民有癮的,在等車的時候一直在抽菸,大風就把他們亂丟的菸頭吹得到處都是。”趙大爺很無奈地說道。

  “有些人不熄滅菸頭就直接扔進垃圾桶,火星引燃垃圾出了好幾次事故,因此四惠樞紐站對菸頭清理抓得很嚴。”趙大爺告訴記者,“我們3個人掃一個區,我每次清掃1個多小時,能掃出百來個菸頭,而且天天如此”。

  在另一個客流量大的宋家莊地鐵站,情況更為惡劣。

  與四惠不同,宋家莊連接商場,是居住密集區,這給環衛工人帶來了不小的挑戰。記者注意到,在地鐵站H口出口處,散佈著大量菸頭,不僅垃圾桶上方的滅煙點已經被菸頭堆滿,許多吸煙者還將菸頭丟棄在地上,用腳踩滅後便離開。附近的水溝和綠地上,隨處可見菸頭,僅地鐵站出口十多平方米的區域,記者就數出了85個菸頭。

  相比人流密集的公共場所,住宅區人流相對固定,亂扔菸頭的現象如何?記者來到榴鄉路的一個新建小區,找到了在這裏負責保潔工作的鄭大爺。

  “4個小時可以掃出200多個菸頭。”鄭大爺說,這個小區保潔員實行輪崗製,他的值班時間為8點到12點。比起對環境衛生的破壞,消防隱患才是鄭大爺最擔心的,“很多人直接把菸頭扔到垃圾桶里,我們很擔心有沒熄滅的火星引起火災”。

  記者注意到,小區內同樣提供了菸頭專用丟棄桶,但收集的菸頭不多,更靠近小區主幹道的垃圾桶上,滿是按熄香菸後留下的焦痕。

  “我們規定每天要衝洗垃圾桶,但留下的焦痕很難洗掉,一些人懶得多走兩步,直接就扔進路邊垃圾桶了,但他們畢竟沒有亂扔菸頭,我們也不好說太多。”鄭大爺說,為了防止火災,保潔員每天都要頻繁觀察垃圾桶的狀況,“萬一燒起來,我們也好及時處理”。

  控煙措施執行不力

  法不責眾呼籲嚴管

  2015年6月1日起,《北京市控製吸煙條例》正式實施。這個條例規定公共場所、工作場所室內環境、室外排隊等場合禁止吸煙,違者將被罰最高200元。此外,全市還設立了統一舉報電話12320。

  採訪中問及禁菸問題,環衛工人謝阿姨連連擺手:“我不好說,人太多了,管不過來的,大家都不會管。”根據她的的指引,記者看到天橋另一端的出口處,一位男士正蹲在地上吸煙,而旁邊的保安只觀察來往的行人,對吸煙者沒有任何勸阻。

  而在四惠樞紐站的公交車站台區,幾個保安正聚在一旁聊天,地面上滿是他們丟棄的菸頭,環衛工人趙大爺正在清掃,但這幾位保安無動於衷,他只得等最後一位保安在地上踩熄香菸後,清掃乾淨這些菸頭。

  趙大爺對亂丟菸頭的現象十分頭疼:“不敢勸,你勸一些人不要抽菸也好,不要丟菸頭也好,遇上脾氣暴的拳頭就打過來了。”

  記者注意到,四惠交通樞紐的清潔工大多年齡偏大,勸阻時也不敢硬聲,即便如此,身材瘦小的趙大爺也因為勸人不要亂丟菸頭,曾和人發生過幾次衝突。

  而這種衝突並不鮮見。今年1月22日上午,西安市長安區,一名男子在路邊隨地扔了一枚菸頭,被女保潔員豆師傅抓了個現行。就在其現場糾正男子行為時,雙方發生衝突,最終豆師傅被該男子將面部打傷。

  “這裏總是很多人,等待的時候讓這些人不抽菸也不現實,地鐵口周圍煙霧繚繞的。”在宋家莊地鐵站附近經營食品生意的李密對此很是埋怨,“我會攔著他們不讓他們進店吸煙,很多人就選擇坐在地鐵口那裡,因為總有人坐著,也不好去掃地,就讓菸頭堆滿了。”

  雖然僅一街之隔,宋家莊站I口出口處的首開福茂商場顯得乾淨許多。記者在商場正面觀察後發現,街道十分乾淨,僅有零星兩個菸頭。

  商場門口站崗的保安來回走動,阻止吸煙者進入商城,還對一名想要隨意丟棄菸頭的吸煙者進行了喝止。但保安也僅負責維持商場正門的秩序,轉到商場背面停車場,環衛工人王大爺就要面臨菸頭成堆的情況。

  首開福茂的停車場面積不大,但滿滿停了20餘輛車,王大爺就負責這一整塊區域的打掃工作,“掃一輪差不多接近2個小時,一次能掃出200多個菸頭”。

  各地出台治理措施

  陷入執法不嚴窘境

  “先生,請不要隨手扔菸頭,這是滅煙袋,您可以將菸灰和菸頭裝在裡面。”城管執法人員對行人展開宣傳,併發放滅煙袋,“這個滅煙袋經過防火處理,您把菸頭滅了以後,可以放心裝進口袋。如果隨手亂扔菸頭,將會受到處罰。”

  9時35分左後,一名男子在領取滅煙袋後離開。不一會兒,這名男子折返往回走時,隨手便將手中的半根香菸扔在了便道上。城管局執法隊員立即拿出執法證走上前,跟他說道:“剛說不要亂扔亂頭,您怎麼一轉頭就忘了呢?”

  面對城管執法隊員,這名男子表示願意接受處罰。“我認,我認,就當是花50塊錢買個教訓,以前隨手扔成習慣了,以後再也不會了。剛才給我發了一個滅煙袋,裝兜里給忘了。”

  這一幕,發生在2018年3月1日的河北省石家莊市南焦客運站出站口,上述這名因隨地亂扔菸頭被處以50元罰款的男子,也成為石家莊自開展“講文明、改陋習,除頑疾、潔城區”主題宣傳教育活動後,收到“亂扔菸頭”罰單的第一人。

  而令人琢磨的是這位第一人的這句話——“以前隨手扔成習慣了”。

  在記者的採訪中,類似的話語並不鮮見:“我扔了嗎?”當記者在豐台區馬家堡街道試圖勸阻一位吞雲吐霧的男子直接將菸頭扔到地上的行為時,這名男子反問道。

  面對地上尚未熄滅的“證據”後,這位男子留下了這樣兩句話後揚長而去——“扔習慣了沒注意”,“再說,你看看這周圍也沒扔菸頭的地兒啊,不是說直接扔垃圾桶里更可能著火嗎”。

  查閱相關資料,記者注意到,各地針對亂扔菸頭的問題早已有了各項措施:

  西安城管部門從2018年8月開始加大針對“菸頭革命”的巡查處罰力度,每日安排執法人員上街進行巡查,對亂扔菸頭、垃圾的市民群眾,按照《西安市市容和環境衛生管理條例》依法依規加大教育處罰力度,從源頭上減少菸頭、垃圾落地。亂扔菸頭和垃圾者,將被現場處以10元至50元的罰款;

  鄭州從今年3月開始在伏牛路附近路段很多電線杆和公交車站候車牌都安裝上了滅煙筒,用作收集菸頭之用,提醒行人愛護環境,不要亂扔菸頭;

  廣東肇慶從今年4月起對街頭亂扔菸頭者處20元至50元罰款,不僅僅是罰款,還通過發動市民群眾“隨手拍”,並結合監控攝像和執法記錄儀等措施,對“亂丟菸頭”等不文明行為,通過報紙、電視台、微信公眾號以及臨街的宣傳欄等渠道進行曝光……

  除此之外,各地的另類舉措也是層出不窮,比如安徽阜陽潁東區城管局曾規定,以每斤30元的價格向環衛工人回收菸頭,短短一週,回收菸頭約195斤,發放獎勵5850元。無獨有偶,四川樂山市上河街環衛所也曾發動近百名環衛工人,撿拾了約100斤被亂丟、亂拋的菸頭,據瞭解。雖然沒有對撿拾菸頭的環衛工直接進行現金獎勵,但也會在考核、評選的時候,對撿拾菸頭比較多的環衛工有所傾斜。

  效果雖然立竿見影,但質疑和爭議也如影隨形。其一,環衛工撿拾菸頭有獎,雖然減少了路面上的菸頭數量,但是亂扔菸頭的現象並沒有減少,治標不治本,同時還加大了環衛工作的成本和開支。其二,環衛工撿拾菸頭有獎,會給市民造成一些誤解,以為既然如此,那麼自己就可以隨便扔菸頭了,這樣能夠增加環衛工的收入,是“做好事”。實際上,自從有了這樣的獎勵舉措,一些菸民面對勸阻的環衛工,確實祭出了“我是在幫你掙錢”這樣奇葩的理由。

  採訪中,不少人認為,通過宣傳、警示、罰款等手段約束亂扔菸頭的人,才是治本之策。然而,記者在調查中也發現,目前當地對隨意丟棄菸頭等垃圾的市民,教育、處罰還不多,源頭管控治理工作還存在短板。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很多城市都出台了對於亂扔菸頭給予罰款的規定,但是卻多數陷入執法不嚴的窘境。

  來源:趙麗、黎江宇/法製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