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屆呂梁文學季圓滿落幕
2019年05月19日05:33

原標題:首屆呂梁文學季圓滿落幕

“諾獎之後的莫言”研討會現場。

  本報訊(記者周俊芳 高樺)5月16日,2019首屆呂梁文學季正式落幕。收官之日,兩場關於作家莫言的特別活動於呂梁市汾陽中學舉辦,為首屆呂梁文學季劃上了圓滿句點。

  當日上午,汾陽中學數百名師生以簡短莊重的儀式,在擁有百餘年曆史的汾陽中學熱烈歡迎了莫言。隨後,多名批評家與作家參與的首屆呂梁文學季“諾獎之後的莫言”研討會在汾陽中學二禮堂舉行。“每一位評論家、每一位作家朋友都發表了精彩的、簡短的、非常有見地的發言,其中有很多字眼都讓我感覺到驚心動魄,現在恨不得到書房裡坐下來去奮筆疾書,趕快用寫作來證明。”莫言在現場表示,“感謝汾陽中學為我們提供了這麼有曆史感的一個場所和這樣的一場討論會,這在我個人的曆史上也將是難以忘記的。”

  諾獎之後莫言寫了些啥

  參與“諾獎之後的莫言”研討會的文學家包括首屆呂梁文學季榮譽獲得者梁曉聲、王笛、侯波,著名作家蘇童,批評家、散文家李敬澤,北京大學中文系主任陳曉明,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副院長張清華,中山大學教授謝有順,魯迅文學獎得主王堯,資深文學批評家王春林、李師東,中國藝術研究院青年研究員管笑笑,以及首屆呂梁文學季文學總監歐陽江河等。

  莫言在201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沉寂數年,2017年開始連續發表了多篇文學作品,文體包括短篇小說、詩歌、戲曲文學劇本等。“諾獎之後的莫言”研討會聚焦於這些文學創作,與會作家、批評家與學者均從自己的角度出發發表了見解。

  “頭頂桂冠,身披枷鎖。”蘇童用這8個字總結了諾獎之後的莫言,在他看來,大家只能設身處地去想像莫言現在的這種處境和狀態,而“摘下桂冠、掙脫枷鎖”是很難的。蘇童說:“莫言當初‘殺氣騰騰’衝上文壇,而今天,我自己覺得他(莫言)在醞釀第二次革命。”

  梁曉聲回憶了自己過去與莫言的交往經曆,他評價,莫言像“中國文壇的梵·高”。他認為,每一位作家都想超越自己的局限性,其實想要超越是很難的,“努力、認真地寫作,就已經非常不錯了。”

  曆史學家王笛則分享了自己對曆史寫作與莫言作品的思考:“讀莫言的小說像在讀曆史,很多我們想要展示的東西是通過文學來展示的,文學也為曆史學家瞭解中國鄉土提供了重要依據。”

  “2012年獲得諾獎後,各方面都期盼莫言有新作問世,莫言確實沉寂了數年,但終於不負眾望,近幾年連續發表了十多篇作品,對讀者和研究者來說,它們無疑是值得重視的文本。”陳曉明以《他的左鐮他的筆》為題,認真評論了莫言的多篇作品,深入探討了莫言在獲得諾獎之後的寫作特點,“莫言獲獎之後的作品,如果說有什麼特點的話,那麼就是這些作品以回憶故鄉往事為主,與當下若即若離。莫言的寫法特點含蓄,風格趨向於寫實,文字極為樸素,這與他過去長篇小說的鋪陳狂放的風格相距甚遠,與他過去的長篇小說內力張狂也有所區分。”

  呂梁文學季的青春色彩

  “(諾獎之後的莫言)確實算沉寂,這其中也包含著大家的判斷,獲得諾獎後會對每一個作家都構成考驗。”李敬澤分析道,“看了這些作品之後,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其實有兩點:一是老莫依然保持著對此時此刻的中國現實生活、對此時此刻複雜經驗的高度敏感;另外這兩年他寫了戲曲,以前有時候我們會覺得這是有意為之,遊戲筆墨,但現在看來,我感覺到這是一個他深思熟慮的藝術方向,老莫在這個方向上還有很大的野心,對此我滿懷期待。”

  王堯則提出,近幾年莫言的創作是在恢復一種人文傳統,從未中斷過和故鄉的聯繫,他是在重構自己的故鄉,也重構自己故鄉的關係。“莫言還原了鄉村斑駁陸離的生活,重構了鄉村的人文結構。”

  謝有順系統梳理並總結了諾獎以後莫言的作品特點:“第一,莫言沒有為喧囂熱鬧所影響,依然有一個精神的著力點,鄉村依然是他的根據地和著力點;第二,他比以前更平靜,明顯更顯得寬闊——平靜感是莫言新作里很重要的跡象,因為他以前是狂放熱鬧的;第三,他依然幽默,幽默下的莊重之心更顯異乎尋常,這使他不打滑、不油滑。”

  “莫言新作跟以前比是另一種心態,有一定文學創作經曆的作家,都在不斷重寫自己。莫言在由原來感覺式的寫作向更具有傳統氣息上轉變。”評論家李師東說。

  王春林總結了莫言新作的特點:“首先是文體的豐富性,從短篇小說、戲曲到詩歌都有涉獵;民間化,這突出表現在戲曲創作上,這其中也有文體平等的意義;啟蒙意味,短篇小說精神內核就是‘啟蒙’二字,當下尤其需要啟蒙;人道主義的悲憫情懷。”

  在研討會之前,“致敬莫言歡迎儀式”在汾陽中學舉行,數百名師生夾道歡迎莫言及參與呂梁文學季的一眾文學大家入場。

  “我們真正地享受到了從來沒有享受到過的夾道歡迎。這不僅僅是我個人的感受,剛才我的好幾個同行都在說,從來沒有受到過如此隆重的待遇。”莫言對師生說,“呂梁文學季能夠有一場活動在有100多年曆史的汾陽中學舉行,為文學季本身增加了青春的色彩,因為一切的希望都在年輕人身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