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家莊邂逅餘華、阿來
2019年05月19日05:33

原標題:賈家莊邂逅餘華、阿來

在文化衫上籤名的阿來(右)和張銳鋒。

  五月槐花香,空氣中瀰漫著鄉村特有的氣息。呂梁山的賈家莊,迎來了大批作家、出版人及文學愛好者。賈家莊作家村里住進了第一波客人,阿來、餘華、歐陽江河、格非、張銳鋒……

  這個中國目前為數不多在鄉村舉辦的當代文學活動期間,這裏還陸續彙聚了莫言、葉兆言、邱華棟等大咖,部分活動則在黃河岸邊的臨縣磧口古鎮分會場和位於呂梁市離石區的呂梁學院舉行。

  餘華:感謝語文老師偉大的語文老師

  9日下午,由賈樟柯藝術中心發起創辦的首屆呂梁文學季開幕,著名作家餘華意外現身,令在場觀眾格外興奮。餘華灑脫的神態和幽默的談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我們來到這裏,就好像當年勃拉姆斯去了舒曼在農村的房子的那一刻,在這裏,我們都是勃拉姆斯。”

  作為首屆呂梁文學季顧問,餘華曾在今年4月8日於北京舉行的首屆呂梁文學季新聞發佈會現場表示:“馬烽等書寫鄉村的作家都是我們當時走上文學道路的導師,晉軍也一直是當代文學很強的力量。”餘華認為,“只要不是通過麥克風出來的文學,都是從鄉村出

  發的寫作”,他歡迎大家5月一起在呂梁市汾陽“享受不用通過麥克風傳遞出來的文學”。

  今年4月19日發佈的“第13屆作家榜”主榜單上,餘華以1550萬元的版稅收入高居榜眼,僅2018年度,《活著》單本銷量就突破200萬冊,是2018年中國頭號暢銷小說。在呂梁文學季開幕式間隙,當有記者問《活著》因何暢銷20多年時,餘華表示:“我也覺得很驚訝,出版那麼多年以後,結果不知道為什麼讀者越來越多了。前不久,有個中學老師告訴我,他在上世紀90年代上中學時,他的語文老師就讓他讀《活著》,現在他當中學語文老師也讓他的學生讀,他告訴我,讓學生讀《活著》的語文老師已經進入第三代了……”他笑稱,“我應該感謝語文老師,偉大的語文老師。”

  餘華代表作《活著》於1992年在《收穫》雜誌首發,隨後出版單行本,至今已有27年。《活著》講述了一個人曆盡世間滄桑和磨難的一生,將中國大半個世紀的社會變遷凝縮其間,至今已被譯介至英、法、德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獲得國內外多個文學大獎,餘華本人在2004年獲得法國藝術和騎士文化勳章。

  因為文學季之前沒有安排餘華的演講,所以,能見到他的機會少之又少。9日晚在酒店大廳吃飯,遠遠看到餘華與阿來在眾人簇擁下走向電梯;10日下午種子影院放映電影《在碼頭》時,餘華再次現身,但出場和退場都被精心安排,觀眾只知同在劇場,卻神龍不見首尾;到當天晚上吃飯時間,記者在作家村通往餐廳的路上再次邂逅餘華,在同行的山西作家韓石山爭取下,才得以匆匆拍照留念……

  阿來:今天的太陽把我們曬得像個農民

  提起阿來,不能不說獲得茅盾文學獎的《塵埃落定》,也不能不提《科幻世界》。在1996年到2006年的10年間,阿來為中國科幻文學發展服務,著名作家劉慈欣的成長與這本雜誌不無關係。

  10日一大早,在賈家莊作家村,記者邂逅了晨練的阿來。他穿著開幕儀式上同樣的藍色運動衫,從綠樹成蔭的小徑走來,邊走邊舒展身體。阿來個頭不高,神情安靜冷峻。可能是太陌生,他的語言簡短平淡,對《科幻世界》的話題並不感興趣。

  清晨的作家村,鳥語花香,陽光和煦,6座仿古小樓在樹木掩映中,顯得古樸而美好。阿來前一晚與山西作家張銳鋒、呂梁文學季文學總監歐陽江河住在同一棟小樓里,應東道主要求,他們在文化衫上籤名留念,同時趁著早飯前的悠然時光,坐在小樓前的石桌前聊天。當日是阿來的主場,從10時開始,他就會很忙。

  當天上午的學術對話,是呂梁文學季的第一場,對話主題是《作為敘事與行動的鄉村:跨學科視野的對話》,由阿來主持,嘉賓有文學家張銳鋒和建築學家何葳、廉毅銳、葉揚,呈現出不同領域的跨界思考。對話結束時阿來笑稱享受了一場漫長的日光浴:“今天的太陽也不錯,把我們曬得像個農民。”阿來的主持幽默有度,自然親切,應當說毫無違和感。

  下午的大家演講,主角仍是阿來,主題是“鄉村重建與士紳傳統”。阿來認為,“紳”不只是鄉間田地較多的人,而是具有一個重要的責任,維繫鄉村的道德和教育。隨著“紳”的消亡,“士”這個階層也不複存在,鄉村也就失去了教育功能……整個演講過程,阿來都是站立演講。與前一天和當天早晨不同的是,他換了一件米黃色半袖T恤,簡單隨意,尋常得如同鄰家大哥。

  當天晚上,在種子影院放映阿來編劇的電影《西藏天空》。阿來恢復了清早的裝束,普通的藍色運動裝,在賈樟柯的陪同下,與觀眾分享做編劇的心得。“寫小說的天馬行空慣了,做編劇束縛太多,從沒有想過要去涉足。有一次談到西藏農奴解放的題材,我就說,不能光講底層農奴解放,其實上層社會的奴隸主的解放更值得去關注,這個想法受到鼓勵,便寫了這部劇。”賈樟柯透露,10月份,阿來編劇的電影《攀登者》將在全國上映。阿來笑稱,起碼在他的電影中,能看到美麗的西藏風光。

  2007年,阿來《空山》出版,記者曾通過郵件採訪過阿來,他對故鄉藏區阿壩州充滿了感情,對當地文化的挖掘傾盡全力,創作了《塵埃落定》《空山》《格薩爾王》《蘑菇圈》等。2017年,阿來以中篇小說《三隻蟲草》與散文《士與紳的最後遭逢》,同時獲得第十七屆百花文學獎小說獎與散文獎,拿下百花文學獎曆史上首個雙獎。

  阿來用他的筆塑造著對鄉村的情愫,對故鄉的情愫。他的樸素真的像極了農民,而他自己亦是鄉村文學的代表。

  呂梁文學季的發起人賈樟柯說:“只有增加鄉村的文化吸引力,才能夠重新吸引人們回到鄉村。”在這個槐花飄香的五月,一群俯身鄉野的文化人,用他們的智慧和激情,做著一件很接地氣同時又高大上的大事,為文學加油,為鄉村呐喊助威。

本報記者 周俊芳 高樺 文/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