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把每一季《權力的遊戲》都當最後一季來演
2019年05月19日09:32

原標題:“美人”:把每一季《權力的遊戲》都當最後一季來演

荷李活沒有第二個格溫多蘭·克里斯蒂。首先,身高超過1.9米的女演員屈指可數,而且還能主演史詩級別作品的更是別無二人。如她自己所說,這是一種“難以置信的幸運”,這份幸運在同齡人的霸淩中指引她活成開懷大笑的樣子,指引她努力學習成為戲劇舞台的優秀成員,最終推動她拿下《權力的遊戲》,甚至《星球大戰》系列。

格溫多蘭·克里斯蒂說,她的人生有著“難以置信的幸運”。

格溫多蘭·克里斯蒂或許不符合主流審美,但是她可以征服電視劇、電影、T台,也最終有一天可以征服主流審美。

和“美人”有著靈魂上的重疊

塔斯的布蕾妮只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成為七國的騎士。可惜她是個女人,沒有女人授勳的先例。但是當存亡之戰即將到來,詹姆·蘭尼斯特說管他的呢,我封你做騎士!這就是布蕾妮所應得的榮耀,而賜予她光環和祝福的正是她所愛慕的男人,戰場上不倒的雄獅,真正獲得自我救贖的英雄;相對應地,詹姆在觀眾心中形象發生轉變也是從遇見和拯救布蕾妮開始的。

詹姆為“美人”授勳。

“布蕾妮是《權力的遊戲》中為數不多擁有純粹靈魂的角色,更是為數不多真正的好人。”在這個落難的、倔強的、於世不容的女武士面前,他的正直善良甚至溫柔都一點點被挖掘出來,在演員格溫多蘭·克里斯蒂心中,這是一個“被拆碎重構的男人”。

在這場戲中,“美人”布蕾妮少見地露出了微笑,格溫多蘭說:“這麼多年這麼多季以來,布蕾妮很少遇到值得微笑的事情。在這個社會中她被安在一個天然失勢的位置上,身為一個缺乏性魅力的女人,她得不到同性的接納和異性的青睞;她渴望遵循騎士信條去實現超越自身的偉大使命,卻又無從獲得真正騎士們的認可;但凡有男人動了娶她的念頭,不過是圖謀她的繼承大權,所以她也不曾有過愛情。在她宣誓守護史塔克家女兒之後,之後的人生就不是為自己而活,也無意追求個人的快樂,但是這場授勳的戲里微笑衝破了她冰山式的嚴肅表情,為布蕾妮,也為詹姆,更為我自己——格溫多蘭·克里斯蒂。”

演員格溫多蘭是一個大號的女人,身高1.91米無論在維斯特洛大陸還是當代社會都是個異類。身高1.8米可以當模特,身高1.9米只能去做運動員,但格溫多蘭年少時就因為練體操受傷斷了這條路,剩下的只有青少年群體中發酵的排異反應和無盡的校園暴力。格溫多蘭將演戲視作逃離這些苦難的出口,而這個角色也因此與她本人合二為一:“個人而言,我真的有共鳴。就像是和一個有著同樣掙紮,無法融入常規社會的靈魂重疊在一起。終於,我們獲得了認可,擁有了姓名,並且被給予了這般偉大的機會去扮演那個我們最渴望的身份。對我個人來說,這份經曆是一樣的真實。”

基於這樣的人物設定,很多粉絲都擔心布蕾妮會在人鬼大戰中犧牲,當然,即便殺青那也是角色使命達成的高光時刻,實現了人物弧光。更何況,她並非孤軍奮戰,她的身邊還站著她所愛慕的詹姆·蘭尼斯特。

身高1米9,不妨礙在銀幕中尋到歸屬

影視行業里往往需要一些特別的演員,比如身材矮小但魅力無限的彼得·丁拉基(飾“小惡魔”),比如瘦骨嶙峋人獸皆可的道格·瓊斯(《水形物語》男主角),自然也有需要高大女性來扮演的角色,但這是極少數的需求,通常所謂高大強壯的女主角指的是烏瑪·瑟曼、西格妮·韋佛這類180俱樂部成員。

女演員一旦超過1.9米,男性凝視的審美邏輯系統就會崩潰,攝影師就開始頭疼怎麼取景,觀眾就會開始困惑;但如果是男性,觀眾們會感歎“最萌身高差”。現實就是這麼不公平,但究其根本,還是長期文化產品培養出的審美狹隘,和產業上遊決定的角色供應不足。體系成熟如荷李活,身高超過1.9米的明星都屈指可數,更別提格溫多蘭還沒有伊麗莎白·德比茨基(身高1.9米)這樣超模級別的消瘦身材。

1米9的身高,大長腿也是必須的。

在她從戲劇學校畢業的時候,就被告知:“作為一名女演員,你太高了。”

事實驗證了老師的論斷,即便師從西蒙·卡洛這種當代英國戲劇舞台呼風喚雨的人物,格溫多蘭在畢業後獲得的演出機會絕大多數都限製在戲劇舞台。直到《權力的遊戲》劇組找到她,那一年她33歲。從這一天開始,街對面跑過來激動地握住她手的不再是那些慶幸“沒想到還有更高的人,我總以為自己是巨人”的女生,而是劇集的狂熱粉絲。當然,粉絲過分狂熱並不總是幸事,格溫多蘭也曾深受困擾——有一次她在女洗手間剛坐下,門縫裡就塞過來一個手機,要求合影……

或好或壞,《權力的遊戲》毫無疑問改變了格溫多蘭的生命軌跡。“我每天都提醒自己,這一切都是非凡的,我能參與這個劇組就是無上的幸運了,如果一切都即將結束,那就好好享受每一天。不過生命中許多人、事、物來來往往,其實你很難完全將自己注入某一件事,你可以專注和享受這個過程。”

履曆表裡有了這一項作品,荷李活再有任何類似的角色都會優先考慮到她,而她自己卻永遠在擔心什麼時候會離開劇組,“我對自己沒那麼多自信,一直在擔心會不會活不到最後一季,所以每一季我都做好了角色將死,與劇組道別的心理準備。把每一季都當做最後一季來拍,我想這就是我讓自己免於突然死亡的失望的方法吧。其實我花了很長時間去消化第八季的故事線,這種感覺很奇怪,因為我從來沒有計劃過,這個角色會以一種什麼樣的形式結束屬於她的故事呢?你永遠都覺得做的準備不夠充分。”

融入時尚圈,與眾不同有什麼錯?

參加《權力的遊戲》第八季首映禮時穿著的“冰火裙”。

《權遊》第八季首映禮的視覺元素就是“冰”與“火”,代表正義勢力的格溫多蘭·克里斯蒂穿著一身染色雪紡出席,風吹起來飄逸的材質和烈焰般的色彩讓她看上去就像一團火焰,令人驚豔,是當之無愧的全場最佳著裝。雖然在《權力的遊戲》和《星球大戰》之後,格溫多蘭·克里斯蒂接下來的電影項目不多,但她已經為自己開闢了演藝圈之外的新道路——時尚圈。

在這個聚集了大量異類的圈層里,格溫多蘭的外形成為不容忽視的優點。牙縫大、上唇肥、山根低、眼間距過寬等一切在常規審美認知中的缺陷,放到T台上都可以變成高級的象徵。在這個圈子裡,格溫多蘭萬里挑一的身高讓她在一眾超模面前毫不輸陣,撐起寬大甚至誇張的服裝也不費力;而授勳騎士與法斯馬隊長的傲人氣勢又為她加了分,事實上她早年在戲劇舞台上也是要麼演皇室成員要麼演大內保鏢,有她的加持,再浮誇的服飾也變得不容置疑。

參加紐約時裝周。

哪怕在旁人眼裡,這套衣服看上去就是一團彩色的浴球,她也能穿得理所當然:“時尚取悅了我,這套衣服令我感到愉快且莊嚴。我一直覺得這一點很有趣,有時反而是服裝讓你感覺更接近本真。絕大多數情況下,女人都想要通過占有更少的空間來獲得社會的憐憫和接納,而我致力於開拓一條相反的道路,我就想知道占有更多的空間會發生些什麼。”

曾經的她也非常想融入這個狹隘的主流社會,“學校很有趣,任何一個年輕人都曾在這裏拚盡全力融入主流”,她從未成功融入過;18歲那年在藝術院校當誌願者的經曆打開了她的視野,那個擁擠的主流社會很無趣,“那一年從根本上改變了我的思維方式,我也開始關注像馬龍·白蘭度、蒂爾達·斯文頓這樣百變的演員,尤其格蕾絲·瓊斯(牙買加演員、音樂人)所表現出來的力量令我欽佩,這些演員不曾遵循世俗規則,他們走出了屬於自己的道路”;現在的她不再害怕遭受排擠,反而要代表所有不容於世的人大聲質問一句:“與眾不同有什麼錯?”

撰文/道臣嵐

新京報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