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檔案館藏貝聿銘家書看大師情懷 建築大師之路始於上海國際飯店
2019年05月19日10:04

原標題:上海檔案館藏貝聿銘家書看大師情懷 建築大師之路始於上海國際飯店

   圖說:2017年在蘇州舉辦的貝聿銘文獻展展出了上海市檔案館館藏貝聿銘家書複製件。 資料圖

美國當地時間5月16日,102歲高齡的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走了,然而,貝聿銘事務所所設計的“小金字塔”永遠地留在了上海。其實,貝聿銘與上海有一段特殊的緣分——上海不僅是他生活過的城市,而且,他的建築大師之路正發端於遠東第一高樓——上海國際飯店的建築工地。記者昨天從上海市檔案館瞭解到,館藏四封貝聿銘赴美留學之初寫給父親貝淞蓀的家書,其中,他詳細談到了自己的留學生活,未來大師的情懷和職業規劃之路由此可見一斑。

貝氏在蘇州是綿延數百年的望族。1917年,貝聿銘在廣州出生,10歲時到上海讀中學,從1934年起就住在南陽路170號“貝家花園”里。這段旅居上海的經曆,給貝聿銘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當時的貝家在上海擁有各類房屋1000幢,房產面積16萬餘㎡,土地面積約150畝。或許正是因為家中房產眾多、風格各異,貝聿銘並未按照銀行家父親所希望的那樣子承父業,先赴英國攻讀金融學,繼而回國投身金融行業,而是對建築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圖說:上海市檔案館館藏四封貝聿銘家書。 資料圖

特別是,當時遠東第一高樓——國際飯店正在距離貝家不遠的今南京西路上建造。聽說它地上地下總共將要蓋26層,貝聿銘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所以每週六都要去看看它往上“竄”了多少。他後來回憶說,“週末常去國際飯店附近的大光明電影院看電影,或去檯球房打檯球。在我看電影和打檯球的同時,國際飯店越蓋越高,這使我依稀看到了未來,這當歸功於上海。”1934年12月1日,大廈終於建成,仰望高高的屋頂,貝聿銘說,“那時的上海我已經看到西方新建築的萌芽,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它的高度。我被它的高度深深吸引了。從那一刻起,我開始想做建築師。”

次年8月,貝聿銘不顧父親的勸阻,執意踏上了去美國讀建築的留學之路,先後在賓夕法尼亞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學習,逐漸嶄露頭角,成為世界知名的華人建築設計大師。上海檔案館珍藏的四封親筆信,就是他初到美國之後給父親寫的家書。從信中可以看出,他的鋼筆字工整有力,得益於母親從小對書法和藝術方面的教導。

翻閱家書,其中有許多生活瑣事,有年輕學子遠離家鄉向家人的傾訴:“該校(註:指賓大)則只有建築藝術,而建築工程則付缺如,因是故男等頗有不滿。”也有遠隔重洋的喜訊:“惟題則長而且多,普通中國學生對此頗難應付。男此次考試結果頗為滿意。”“男一組中演講亦占一部,於上星期男入第一次演講,因預備極充分,得連續講四十分鍾之久,頗得教授之嘉許。”同時,貝聿銘也清醒地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但自覺咬字尚欠清準,較之西人相去尚屬遠甚。加以明年已無英文一科,今年為最後機會,更不敢不勤慎其事。”

雖然貝聿銘出身望族,家裡自是不愁吃穿,但他仍注意節儉。在1935年11月9日的家書中,貝聿銘寫道:“為節省金錢計,沿途電報費用均由二人合出”,“男在外一切自知留心,因功課緊嚴故娛樂較少,因得省下此類費用不少。住宿月納租約廿三金元,膳食較昂,是以但求其能果腹而不求甘肥,月需三十元左右不等,再加上車資娛樂及其他零星費用,一月約有十七八元之多餘。今年內除稍作短途旅行以遣身心及購一冬大衣外,並無較大消費,或有百元左右積蓄之可能,茲今金價又漲,男自能在可能範圍內節儉,以輕大人之負擔”……如是種種,至今讀來仍見字如面,令人感懷,未來大師的動人情懷在家書中足以管中窺豹。

新民晚報 孫雲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