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禾:一手好牌 硬是打爛了
2019年05月18日19:20

  來源:地產PLUS

  “370萬30%股份!就這樣將一個標杆性項目賣了?作為佛山院子的親曆者、業主,我的心裡有一萬匹草泥馬狂奔!”

  今天淩晨,一位泰禾佛山院子的營銷負責人,在朋友圈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有業內人士說,不會有影響的,世茂實力超強。

  “你不懂我。”他不無遺憾地說道。

  是的,如果不是親手將佛山院子這個孩子養大的人,不會有這樣痛楚的感受。

  2014年5月15日,綠城創始人宋衛平不得已將股份轉給融創之時,他的手機收到了大量的慰問短信,至少有兩三百條。

  宋衛平內心五味雜陳,有種提前開人生追悼會的錯覺。

  “能在生前看到別人給自己的基本評價,感覺很奇妙。”老宋說。

  人才高周轉

  2018年,泰禾的關鍵詞就是缺錢和裁員。

  集團總部的動盪自不用說,單說雁姐親曆的泰禾人事變動。

  去年9月執掌廣州泰禾的一位地產干將,11月就走了,三個月的時間都沒能忍受下去。

之後,泰禾從龍湖請來了方方亮,但是也沒呆多久。
之後,泰禾從龍湖請來了方方亮,但是也沒呆多久。

  之後,泰禾從龍湖請來了方方亮,但是也沒呆多久。

  而泰禾佛山院子的負責人,後來也又回了景業。

  去年底,廣州院子開盤前,黃其森來了一趟廣州。

  他一如既往留著平頭,全程微笑。

  雁姐站在離他身邊不過一米多的距離,仍然聽不清他說的話。

  領導聲音不高,其它人的聲音也壓得極低,參觀全程彷彿是在醫院探望一個重病之人,氣氛頗為怪異。

  “一個崗位兩套人、三套人”,這在其他房企是絕無僅有的,但在泰禾是常態。

  “事無鉅細、親力親為、精力旺盛”,構成了黃其森身邊人對他的普遍評價。

  用人皆疑,拒絕放權,黃其森與陽光城老闆的“甩手式”管法相當不同。

  集團從上到下,靠猜度日,地方大員手無實權,但凡有些追求的人,能呆得住才奇怪。

  一手好牌

  地產圈打牌的大佬不少。最有名的算是恒大的許教授。

  2008年,恒大在香港IPO失敗。資金鏈幾近斷裂之時,許家印曾向萬科王石求助,但王石拒絕了他。

  後來,通過打牌,許家印加入了香港頂級富豪中的小圈子,於是有了新世界集團和中渝置地出手相救,讓恒大度過危機。

  泰禾老闆黃其森據說也打牌,而且一開始,泰禾還有一手不錯的好牌。

  泰禾起源於福州。

  福州市中心有個三坊七巷,堪稱“明清建築博物館”,這裏走出過林則徐、嚴復、沈葆楨、陳寶琛、林覺民、冰心等燦若繁星的風流人物……

  但就是這樣一個具有重大曆史意義的古建築群,差點在上世紀90年代初被拆掉。當時的工程承包方正是李嘉誠。後來經過上面的干預,拆建最終被叫停。

  從福州出來的閩系房企,都喜歡拉著外地的媒體到這裏來尋根溯源,學習坊巷的概念和其中的文化內涵。

  應該說,閩系房企的中式風也都做得相當不錯,泰禾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從品牌上來說,泰禾是有自己的護城河的,特別是院子系列產品。

  2017年,泰禾還發佈了院子系“10大專利營造工法”,業內取經者不少。

  招商地產某項目的一位領導2018年去泰禾某項目參觀,隨手發來一些圖片給雁姐學習。

  他對雁姐說,“泰禾的中式產品確實有很多值得學習的地方,你看,細節做得真好。”

  前兩年,雁姐去北京參觀中國院子。

  銷售人員不無驕傲地跟我說,這是成龍大哥代言的。

聽到這句話,雁姐覺得後背發涼。
聽到這句話,雁姐覺得後背發涼。

  聽到這句話,雁姐覺得後背發涼。

  雁姐曾經跟霸王集團打過多年交道,當年成龍大哥說,用了霸王的洗髮水,頭髮duang duang 的。後來霸王集團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黃其森的牌技

  離開北京之時,泰禾送了我一本黃其森老闆主編的書《院子裡的中國》。

  黃其森說,不能讓羅馬小鎮擠走中國的鄉愁。這是他的初心。

  泰禾的產品思路像極了2008年的綠城,可是一手好牌在手的黃其森卻打爛了。

2018年發佈的A股房企負債率排行榜,泰禾以絕對優勢位居首位。
2018年發佈的A股房企負債率排行榜,泰禾以絕對優勢位居首位。

  2018年發佈的A股房企負債率排行榜,泰禾以絕對優勢位居首位。

  雁姐依然記得2016年的年報業績會上,把總資產做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9999億的恒大。

  在夏海鈞退場之時,香港記者在後面一路小跑追問,你們那8000多億的負債怎麼辦?

  比起泰禾,恒大簡直就不能算病號。

  2017年中,據說當時的泰禾財務總監跟黃其森說,上半年借了500億了,下半年要去杠杆了。可是黃老闆說,大好發展機會在前,怎麼能去杠杆?下半年我們還要借1000億去買地。

  財務總監就此歇菜了。

  到年底,黃老闆對媒體說,2018年,泰禾銷售要達到2000億。隨著黃老闆一番打雞血,股價因此大漲。

  隨後的時間里,泰禾引來深交所連環19問,公司哪來的錢?怎麼賬目這麼亂?

  據克而瑞的統計,1-7月,泰禾共實現銷售額775億元。

  黃老闆定的2000億銷售目標估計有點懸。

  但去年的2112億負債卻實打實擺在那裡。

  未能按要求在5月15日前回覆深交所詢問的泰禾,像個開學前作業本被打劫的倒霉孩子。

  國家讓去杠杆,不聽話的例子,王健林就是一個。

  做地產,得懂政治。

  何去何從?

  2019年初,泰禾開始含淚大甩賣。

但是,讓泰禾自己人都沒想到的是,降價還不夠,泰禾還要賣股權、賣項目。
但是,讓泰禾自己人都沒想到的是,降價還不夠,泰禾還要賣股權、賣項目。

  但是,讓泰禾自己人都沒想到的是,降價還不夠,泰禾還要賣股權、賣項目。

  所以,當之前呆在廣佛項目的泰禾人得知世茂要入股時,都驚呆了。

  畢竟佛山院子剛開盤時,可是創造了銷售奇蹟的。

  至於廣州院子,可能操盤手會換成世茂。有供應商笑稱,也許世茂來了,廣州院子的回款會快點兒。

  2017年末,泰禾在天津的超高層豪華公寓項目金尊府發生火災,導致10人死亡,5人受傷。

  事故原因是施工人員違規在施工現場住宿,放空了消防水箱儲存用水,致使火勢迅速擴大。

巴黎聖母院大火,卡西莫多的鍾樓沒了。
巴黎聖母院大火,卡西莫多的鍾樓沒了。

  巴黎聖母院大火,卡西莫多的鍾樓沒了。

  天津這一場大火,黃其森的泰禾開始分崩離析了。

  但對地產界內的人來說,多少有些惋惜。

  好好的一手牌,就這麼打爛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