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攪局者”貝津銘如何“操控”了中環最強風水局?
2019年05月18日10:41

  2019年5月16日,享譽世界的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去世,享年102歲。

貝聿銘 圖/香港頭條日報
貝聿銘 圖/香港頭條日報

  有人說,貝聿銘用他的三角幾何圖案和對光線的敬畏,為世界建築送去了無數靈感。

法國盧浮宮的玻璃金字塔 資料圖片
法國盧浮宮的玻璃金字塔 資料圖片
法國盧浮宮的玻璃金字塔 資料圖片
法國盧浮宮的玻璃金字塔 資料圖片

  而這些包含三角幾何圖案的經典之作,包括了法國盧浮宮的玻璃金字塔,也包括香港的地標建築——香港中銀大廈。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貝津銘曾說:最美的建築,應該是建築在時間之上的,時間會給出一切答案。雖然在眾多貝聿銘的作品中,香港中銀大廈可能並不會第一個被提及,但對於香港而言意義重大,而他設計的香港中銀大廈也成為香港中環風水最大的攪局者,至今為港人津津樂道!

中銀大廈 圖/香港旅遊發展局
中銀大廈 圖/香港旅遊發展局

  由於資金有限,而且在當時的中英時局,中銀獨特的設計雖然節省了大批成本,但由於其特殊的外性結構,引發了各方討伐。香港公眾仍認為大樓外形像一把尖刀,會招來厄運。中銀的高層視外牆鋁條呈“X”形狀為死亡象徵,中銀的建築外形猶如一柄三棱鋼刀,更嚇得彙豐銀行和當時的港英政府不知所措!中銀大廈的拔地而起更是掀起了上世界90年代最為經典的風水大戰!

  香港中環風水大戰

  從風水上來看,作為香港財富代表的香港中環之所以發達,全仗Victoria港這個聚寶盆!而Victoria能夠成為香港的聚寶盆,也得益於有意無意的風水佈局。

  香港島的水從珠江流下來,經過汲水門、從大口進入Victoria港,再經觀塘蓄水口,再流入鯉魚門,最後還有個東龍洲擋住,讓它不那麼快流走。急水入,緩水出,水便在中間兩個轉彎處形成了兩個“曲水聚寶盆”。風水學上稱為“九曲來水”乃有情水中的至上格局。

  其中,從鳥瞰圖看維港的南北兩岸,尖沙咀是凸出的地形,而中環則是下凹的地形。尖沙咀為環弓,中環是反弓格局。在環弓的一面尖沙咀自然受聚寶盆的財氣賺的盆滿缽滿,但是對於處在反弓方面的中環想用住九局來水的財氣是需要在城市風水佈局上下一些功夫的。而知名的彙豐大廈、中銀大廈、長江實業大廈全部在反弓格局的中環位置。

  1)彙豐銀行兩步“鬥三煞”

  商業大廈要風生水起,必選“鬥三煞”,尖沙咀帶來的這股超級煞氣,衝旺了整個中環,然而商業主體建築面對這麼強的煞氣,該如何去跟它鬥?

  在整個中環,香港彙豐銀行大廈,是唯一一座選擇與尖沙咀“三煞位”正面交鋒的商業建築。

  如何才能避免這份煞氣呢?彙豐銀行做了兩件事,一是在彙豐大廈和中環碼頭之間建了個摩天輪,這個如何去煞的呢?在風水上這叫風水輪,在靈龜左肩上建造一個風水輪,可以把對面的煞氣遮擋,起到化煞避凶目的。此外,在彙豐銀行前面再建個公園種植了茂盛的樹木來進一步緩衝煞氣。

  將煞擋住了,下一步就是如何聚財?因此,彙豐銀行又做了另一件事:騎龍格。首先,在彙豐的樓下襬放了兩頭獅子,對這股氣進行鎖住馴服。這兩頭獅子便是香港聞名的兩隻雄獅 --- “史提芬” (Stephen)和“施迪”(Stitt)。其次,彙豐銀行將數千平方米的一樓,完全放空,關鍵是連門都不做。讓煞氣直衝而過,僅用了兩條手扶梯去吸納這“萬鈞之力”的一點點煞氣。

  彙豐大廈用來面對尖沙咀的,其實是後門。當煞氣從Victoria港直衝過來,在彙豐一樓明堂穿過,整座彙豐大廈直接騎在這條“萬均之龍”的身上!在風水學上稱之為“騎龍格”!

  2)中銀一出,誰敢爭鋒!

  1982年,據稱當年港英政府將中環位置極小,交通較差的一塊地賣給中國銀行,且當時中行的建築預算也只有1.3億美金,但是中銀大廈的設計師貝津銘從結構入手卻出色的完成了這個偉大工程,在香港立起了當時的亞洲第一高樓,並且成為近30年來,在香港中環風水之戰中的最強攪局者。

  傳聞中銀大廈落成不久後,在任港督就因心臟病暴斃,後面的兩任港督也在後來幾年中大小手術不斷(當然只是傳聞)。直到97香港回歸,特首董建華死活不肯住進禮賓府,也直接公開原因就是風水問題。

  那麼被另一面刀刃直指的彙豐銀行,這可嚇壞了彙豐。1990年中銀大廈建成後不久,彙豐銀行的業績突然下滑,股價也隨之大跌,遠在英國的彙豐總部都受到香港股價的影響。彙豐高層緊急請來風水大師,以做應對!

  第二年,彙豐大廈的頂樓就架起了兩門長達17米的大鋼炮抗煞,直對中國銀行。為何是炮呢?取火克金之意,你三刃鋼刀不是金嗎?我就用大炮火來克你。

  從此,這個毫不避嫌直來直去的“刀炮對戰”,都被香港人乃至全球華人津津樂道!另外,彙豐銀行的大炮還發生過一件搞笑的事情。不知道哪一年刮颱風,把彙豐樓頂的大炮給吹歪了,炮口對準了渣打銀行。渣打銀行的高層給嚇了個半死,一紙律師函發往彙豐銀行,要求限期改正。

  四面環盾,李嘉誠成功聚寶

  此事剛剛停歇不到4年,李嘉誠的長實集團則希望在中環興建總部大廈。1994年港督會見李嘉誠,將一塊“風水寶地”批給了他。這塊寶地在哪呢?就在中國銀行和彙豐銀行中間,從風水角度來說,這個位置既要接受中銀大廈的“殺氣”,又要抵擋彙豐大廈的兩尊“大炮”,可謂是最差的位置。

  經過多方風水師的建議,有“設局對戰”也有“保守自保”的!最後,在其禦用風水師陳帥佛的建議下運用了“四面環盾”的自保方案。

  長江實業大廈設計成四面環盾,並且外部全部用了防彈玻璃!外觀密不透風如同堡壘,以四平八穩之勢“抵擋”了中銀的“刀砍”和彙豐的“炮轟”的外部傷害。

  長江集團大廈的總高是283米,高出彙豐銀行179米,同時故意比中行略低20米左右!巧妙地避開了“刀炮”相對的位置。

  據長實大廈的總設計師西沙佩里透露,大廈的高度是李嘉誠訂下的,“要高過旁邊的彙豐銀行,但要矮過另一旁的中銀大廈。如果在中國銀行及彙豐銀行的最高點劃一條斜線,長江集團中心就在這條斜線之下。”剛好符合風水學中“寧讓青龍高千丈,不讓白虎抬頭旺”的說法。

  在風水說上原本是一塊“死地”的長實大廈,經過風水師的規劃,成為了一塊風水寶地,長實大廈更是成為李家的“聚寶盆”。

  三棟大廈佇立在寸金寸土的中環,除了成為中環的地標性建築,其中的風水含義更加充滿了香港特色。

  故事還沒完,在中環這塊風水寶地上,聚集了諸多世界500強企業的總部大廈。可從1990年中國銀行大廈建成之後,便成為整個中環商業大廈的最強攪局者。無論任何一棟在其附近的大廈,在設計上都要煞費苦心,考慮如何不受其鋼刀煞的影響!

  花旗擺開迎送合局,任你寶刀回鞘

  花旗銀行的地理位置,也是距離中行大廈最近之一。所以,在大廈的設計上,最頭痛的也是要如何避免中銀這柄鋼刀帶來的煞氣?

  花旗銀行在建築外觀的大局設計上運用了兩個風水原理,成功避開中銀鋒芒。迎送合局:中環和尖沙咀那是屬於地形上的,而花旗與中銀的則是屬於建築上的。那麼再加上呼形喝象,也就是中銀是一把鋼刀,凸出的刀口對著花旗,而花旗則是一個下凹的刀鞘。這樣一來,花旗銀行巧妙的把原本鋒利的鋼刀煞,變成了“寶刀回鞘”的迎送合局了。

  其他還有香港遠東金融中心,不僅採用四面環盾,而且乾脆把自己做成一面大銅鏡。銅鏡在風水中是最常用的道具,用來反射一切煞氣。頗有:“爺我一身反傷射甲,砍我?老子反死你!”

  香港力寶集團大廈則選擇將大廈設計成鋼鐵銅柱的外形。看這兩個小鐵甲奇俠,頗有“來吧!老子刀槍不入”的陣勢!

  貝津銘和中銀大廈背後的故事

  講完了香港著名的中環風水大戰,我們來看看這個最大攪局者(中銀大廈)設計背後的故事。

  兩年前,在貝聿銘先生一百歲生日之際,港媒曾經專訪了包括他兒子貝禮中以及一些建築學者,揭露了這座香港地標建築設計背後的故事。

  據香港頭條日報文章稱,當年,這座亞洲最高建築物備受爭議,時至今日,成為香港最具標誌性的建築物之一。貝聿銘參與設計這座建築,與貝氏家族和中國銀行的緊密關係不無關聯。

貝氏全家福(前排左一為貝聿銘) 圖/胡潤百富
貝氏全家福(前排左一為貝聿銘) 圖/胡潤百富

  資料顯示,貝聿銘1917年出生於廣州,其祖輩為吳中的名門望族。作為中國銀行行長的父親貝祖詒,帶著全家到了香港,後來到了上海。而跟中銀香港同齡的貝聿銘,先後為中國銀行在香港及北京興建銀行總部大樓,貝聿銘的小兒子貝禮中也參與了中銀香港新樓的興建及舊樓的複修工程。

  可以說貝聿銘的一家與中銀香港淵源頗深。不過直到貝聿銘人生中的第65個年頭,中銀大廈才真的走進了他的生命中。

貝聿銘父親貝祖貽 資料圖片
貝聿銘父親貝祖貽 資料圖片

  港媒資料顯示,1982年,中國銀行派人到美國拜訪貝祖貽,請求他讓兒子貝聿銘為中銀香港建設一座新樓。

建於1979年的北京香山飯店  圖/胡潤百富
建於1979年的北京香山飯店 圖/胡潤百富

  貝禮中回想起,當貝聿銘剛完成在北京的香山飯店項目後,他們隨即投入中銀的項目,並在同年於香港舉行首次會議,貝聿銘接受了項目,並視察場地,他們回到紐約,開始著手設計,父子倆感到頗為興奮。

  但是,中銀大廈是一個很具挑戰性的項目。

80年代的維港還沒有中銀大廈 資料圖片
80年代的維港還沒有中銀大廈 資料圖片

  就地理位置來說,中銀所買下的地段位於當時香港商業區的邊緣,土地狹窄,而且三面都環繞著高架橋,海景受到阻礙,還位處斜坡之上,位置不便。加上中銀總部只願出資10億港幣(1.3億美元),跟剛在附近興建的彙豐銀行總行大廈擁有的十億美元建造資金相比,可謂相形見絀。

彙豐銀行大廈 資料圖片
彙豐銀行大廈 資料圖片

  而當時香港的政局,也讓貝聿銘備受壓力,中銀大廈儼然將成為現代化中國的重要標誌,中銀與彙豐兩座大廈之間,似乎傳出陣陣火藥味。

  雖然中銀的位址選在飛機飛行航道外,無須受高度限製,但他們仍要克服香港颱風多、風力更比紐約大兩倍的挑戰。為瞭解決這些問題,貝聿銘沒有急著開始設計,而是先跟政府換地,以原定地皮的一角換另一角,讓場地變成更易處理的平行四邊形。

  而針對資金有限問題,貝聿銘從結構入手,儘量有效節約。

建設中的中銀大廈  圖/香港頭條日報
建設中的中銀大廈 圖/香港頭條日報

  一次,貝聿銘跟兒子貝禮中商量大樓結構時,說著說著,貝聿銘就畫了一個正方形,並畫上對角線以分成四個三角形。

建設中的中銀大廈  圖/香港頭條日報
建設中的中銀大廈 圖/香港頭條日報

  他提議貝禮中把四組三棱柱、頂部呈錐狀的實物做出來,然後他隨意上下滑動三棱柱,令這幾個組件呈節節上升的形態,貝聿銘將它比喻為竹,寓意生機茁壯、節節向上。

  就這樣,中銀大廈獨特的設計誕生了。

  為了將構想實現,他們和工程師以支架把承重都轉移到四個角柱上,受力分散後,建築物內部可以無須支柱,就像一張四腳椅子;加上他們創新地以混凝土代替傳統的銲接,固定各結構組成部份,使得鋼材使用量降低至香港同等規模建築的一半,大大降低建築成本。

中銀大廈  圖/香港頭條日報
中銀大廈 圖/香港頭條日報

  貝禮中堅定地說:“我們常想,一座建築物的設計如果夠強夠好,當地人會受到感染,不再堅決反對。當中銀建成時,它已獲正面評價,因為公眾看見這幢建築物之美,和發現這設計在香港是合適的。直至現時,中銀大廈在全球中也是傑出、非凡、強勢的建築物。”

  的確,中銀現成為香港地標,也令不少香港人感到自豪。而對貝禮中而言,中銀是他在建築生涯中的第一座摩天大廈,也是他認為最重要的、最自豪的工程項目。

  每當談起父親,貝禮中眉宇間總是顯露著欽敬。

貝聿銘 資料圖片
貝聿銘 資料圖片

  生於建築家庭,並跟隨貝聿銘工作十六年,他坦言父親對他的影響至深:“他是我生命及事業之中最重要的人,我從他身上學到作為一個專業人士,應該如何處事為人,如何處理設計,如何與其他人共事,如何做到謙恭有禮……他影響了我作為建築師的誌向、目標及價值觀,為我設下了一個良好的模範。”

  在當代建築大師之中,美籍華裔的貝聿銘享有尊崇的地位。他的“鬼斧神工”在世界各地留下標記,包括美國國家美術館東館、法國巴黎羅浮宮金字塔、香港中國銀行大廈、蘇州博物館新館、澳門科學館、香山飯店、甘迺迪圖書館等等,這也讓他榮獲了有建築界諾貝爾獎之稱的“普利玆克獎”,為華人在建築界立下豐功偉績。

  本文由新浪港股綜合自香港傳真、知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