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柏林間諜博物館
2019年05月18日09:34

原標題:奇妙的柏林間諜博物館

柏林博物館島上有5個博物館,比如有公元前2世紀佩加蒙祭壇的佩加蒙博物館,收藏世界上最漂亮、最豐富埃及文物的柏林新博物館等。而我,通過地圖搜索,居然發現了一個間諜博物館,頓時興致百倍,決定前去一探。

間諜博物館位於波茨坦廣場,從博物館島步行過去大約兩三站路,距離著名的勃蘭登堡門約800米。這裏是柏林的新中心,似乎集中了柏林的高樓,餐廳、購物長廊、劇場和電影院等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大融合。

二戰德國戰敗後,國土東西而分,柏林也被分而治之。冷戰時,柏林成為各種勢力的滲透中心,有著“間諜之都”之稱。所以後來的德國間諜博物館選擇於此,於2015年正式對外展出,重點是一戰二戰尤其是冷戰時期的一些間諜活動遺蹟。

博物館入口處的全身檢查

傳奇女間諜瑪塔·哈瑞

寄存攜帶包裹,才能依次進入一扇只容一人的封閉玻璃門,高舉雙手被全身掃瞄。這種待遇為間諜博物館增添幾許神秘。

躍過一樓展廳的從古至今的曆史介紹,我看到幾個人形的紙版豎著,首先就看到一個妖嬈的年輕女子,上面有文字介紹。她是瑪塔·哈瑞,一戰時期最具有傳奇色彩的女間諜,因叛國罪於1917年被法國當局處死。

瑪塔·哈瑞從默默無聞身世淒苦的鄉下女孩到轟動巴黎的脫衣舞孃,在戰爭時期的歐洲上流圈子裡來回打轉。她體態豐腴,異域的舞孃打份,以寺廟中偶爾學會的神祀舞蹈給頹廢的巴黎注入一股新鮮的血液。王室貴族愛她,金融顯貴愛她,連德法俄三國的高級軍官都為了得到她的芳心,使出渾身解數。一邊,她是交際花,另一邊,又成了法德雙面間諜,索要著錢財。左右逢源的同時又危機四伏,最後以飛吻面對行刑隊,結束了自己年僅22歲的生命。

1929年,美國人還將瑪塔·哈瑞的故事搬上螢幕,由葛麗泰·嘉寶扮演。她把哈瑞裝扮成各種模樣,扮演了一個被父親拋棄,被丈夫欺騙,被長官背叛,年輕時喪子,成名後得到萬千寵愛,成為上流社會男人眼裡的白月光的女人。這個女人為了錢和愛情當間諜,卻反被利用,成了潰不成軍的替罪羊。

展館里有許多種語言的關於瑪塔·哈瑞的書,講述她短暫又瑰麗的人生故事。

各種版本的瑪塔·哈瑞傳

神秘的特工武器

二樓展廳有大量的特工武器,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在現有武器上直接利用或者加以改造,外觀上接近常用物品,以適應任務的隱蔽需要;另一種中專門就特工個人條件開發一種新式的武器。

密碼戰是諜戰重要手段。在二戰中,德國情報部門曾經大量使用恩尼格瑪機加密來傳遞情報。恩尼格瑪機堪稱密碼學的經典之作,其加密方式的高度安全性和穩定性讓盟軍情報部門曾傷透了腦筋。直到1941年,英軍從德軍潛艇中獲得了恩尼格瑪機以及密碼本之後,才成功破譯了德軍的密碼,使盟軍在西歐的勝利提前了。

除了密碼機,“達芬奇的密碼筒”也值得一看。這些機械和密碼學結合的產物,對後世密碼學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二戰中,美國OSS為海軍陸戰隊的二線人員在太平洋戰場上開發的手套槍,.38 Special口徑,長管是扳機,短管是槍管,出拳擊中對方之後手套槍直接擊發,將對手置於死地。其實手套槍僅生產了五十幾支,沒有實戰使用記錄,被收藏原因是奇特的構造。

偽裝在煙鬥中的煙鬥槍,其結構與鋼筆槍如出一轍。鋼筆槍基本上可以看做偽裝成鋼筆狀的單發手槍,發射小威力彈藥,需事先手動裝填。

唇膏槍只能射擊一發,往往是靠近對方後一槍中的。二戰和冷戰之後在間諜活動的主要國家遺留了大批的鋼筆槍,據說2002年有一位俄羅斯老人用遺留的鋼筆槍將爭執中的鄰居擊斃。

酒瓶式情報盒很適合偽裝成酒鬼的特工使用,情報或微縮膠片捲成卷之後塞進密封塑料盒,被放進隨身攜帶的酒瓶當中。

給特工專用的眼鏡形相機,看似老土的掛耳繩實際上是快門控製線,在拍完照片後將膠片取出,放置到隱藏成假眼的情報盒當中傳遞出去

在這裏,可以看到各種稀奇古怪而又妙想天開的諜戰裝備:從裝在皮鞋跟里的無線電台直到偽裝為鋼筆的殺人毒針,還有偽裝成撲克牌的地圖,女性情報人員專用的文胸相機……

裝在鞋跟里的無線電台

毒殺,毀容,烏克蘭前總統的臉

在二樓一角,辟有專門一塊毒展廳,滿滿的一面牆的瓶瓶罐罐,是各種盛放化學藥劑的試劑瓶,其中許多是特工用來盛放毒藥和配製毒藥用的。兩側牆上還有帶毒的武器和被間諜施毒的新聞報導。

用毒,是間諜又一種必備武器,目的有兩種:毒殺對方,或者服毒自殺,保證情報線和情報組織的安全。

當年轟動世界的倫敦街頭暗殺一個著名的流亡人士就是用的毒傘槍。通過暗設的機關,把直徑2毫米的毒藥彈打入正在街上行走的目標人身上,當場斃命。

1978年9月7日,保加利亞流亡劇作家馬爾科夫匆忙趕去上班,走在擁擠的人行道上。突然他的大腿部被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用雨傘尖刺了一下。那大漢轉眼就不見了。馬爾科夫上班後,感到右腿不對勁,被送進醫院,4天后死了。法醫解剖屍體進行鑒定,在他的右小腿的肌肉中,找到一顆直徑為1.7毫米的銀光閃閃的小圓珠。經鑒定,這小圓珠是用白金做的,體積很小,在這小圓珠上,有兩個微小的孔,小孔附近有蠟跡。估計兩個小孔本來是用蠟封死的,進入人體後,蠟化了,小圓珠里的東西流了出來,但不知是什麼。最後,化驗的結果顯示,小圓珠內裝的是一種劇毒“蓖麻毒素”。

蓖麻毒素是英國化學生物戰研究所首先搞出來的,第二戰中,美國、蘇聯都研製了這種毒素。

達芬奇密碼筒

那顆使馬爾科夫喪命的小圓珠,是裝在毒傘槍里,一扣動扳機,小圓珠就沿槍管射出,傘尖就是槍管,刺入人體足以致死。中了這種槍彈,起先像被蜂叮了一下,四個小時後開始發痛,然後頭暈眼花,在24小時內就可能喪命。

2004年在總統競選期間,被譽為“烏克蘭最性感的美男子”的尤先科遭人下毒,迫使他離開總統大選數週時間。經奧地利的醫生診斷後,尤先科被診斷為嚴重的二惡英中毒,經過治療保住了性命,卻在臉上留下了坑坑窪窪的大量疤痕。給他診治的瑞士日內瓦大學醫院皮膚科負責人讓-伊萊爾·索拉表示:“尤先科血液中二惡英的含量是正常值的1000倍,這麼多有毒物質進入他的身體不可能是偶然事件……我們認為他是一次性中毒,中毒時間就在2004年9月,之後馬上出現症狀。” 如果劑量再大一點,尤先科就會在總統選舉結束前中毒身亡。後來尤先科也借此事贏得同情與選票,成為烏克蘭總統,但他始終沒有透露投毒的幕後者是誰。

當一回間諜,最受歡迎的激光互動遊戲

博物館里有非常多的間諜裝備,還設立了諜戰片專區,囊括了《007》系列在內的眾多諜戰電影,並有超過30件邦德電影的道具。

最受歡迎的是互動式多媒體體驗,在間諜屋專區,可以嚐試一些機關,測試自己的間諜潛力。

激光遊戲屋

如果看到有人排隊的地方,準保是免費的激光互動遊戲。在一間長方形的屋內,投射了幾十條綠色的紅外線光束,參與者穿越時全身一處也不能碰到光束,否則就是失敗。許多人沒到一半就觸碰了光束。少有的幾個成功者大多是身手敏捷的年輕人或者小朋友(個子小),體驗一把碟中諜的感覺,還獲得了整個穿越經過的視頻。

走出間諜博物館,不知哪裡傳來德國音樂大家貝多芬的交響曲《命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