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都能畫畫了?!微軟小冰央美研究生畢業了
2019年05月17日15:27

  本文來自愛活網

  從AlphaGo三年前在圍棋上擊敗人類之後,渲染人工智能取代人類的聲音越來越大,聽著像是我們就要面臨關乎種族存亡的危機了,很快在兩三年時間里,AI學會了打星際,玩DOTA,在掌握娛樂技巧方面上了個新台階;另一邊,則是以語音助手為主體的服務類AI在努力的學習對話,讓自己能“以假亂真”,實現自然對話流的持續互動而非完成一個個孤立任務的指令型溝通。

  微軟便是這一側里一個重要的玩家,也許它的小冰還不夠高調在開發者大會上頻頻亮相搶奪眼球,但這個皮得像個熊孩子的“十八歲少女”的確在每一年都有令人驚歎的成長。今天我們在微軟北京丹棱街的1號塔里搶先看到了今年小冰就要給所有人帶來的新絕技,創作型AI又修完了一門課程。

  “我要上紅白歌會”

  小冰在藝術上的造詣早在兩三年前就開始暫露頭角,一開始她先學會了作詩,再然後又在台上開了嗓,練就了唱功,也能講得了故事;再到去年,小冰的歌詠技能再次升級,已經能掌握不同的唱法,自行模仿歌手的風格在既有歌曲上即興發揮,哪怕聽著她的腔調總讓人忍俊不禁,正常人都不會否認她其實已經唱得很不錯。

  在小冰的演唱模型今年更新到V5之後,她又學會了一項專業歌手必備的技能“中氣”——通過提升歌聲演繹的預測參數能力,模仿歌手演唱時的中氣,讓出聲能更加飽滿,更具有人聲的那種豐富和充沛感。

  今年4月3日,微軟小冰宣佈與日本AVEX唱片合作,把日本版小冰的AI歌手身份納入旗下,而今天微軟在現場為我們放的日文原創歌曲演繹,和自己以往所聽的日文女聲印象上真假莫辨,而且比起我們熟悉的初音未來還需要人手調教,小冰現在僅靠自己就能“學唱”歌曲,而且唱腔還豐富了起來。

  進化至第五代演唱模型的小冰能夠在一首歌曲中過渡唱腔——在一些包含不同唱腔的歌曲如《新貴妃醉酒》里,她的戲腔聽上去挺像那麼回事,微軟現場播放的就是她翻唱的《新貴妃醉酒》,雖然說沒有李玉剛那種魔性的驚豔感,但怎麼說呢,真的能感覺到她在很努力地去演繹那段副歌,就是還不夠妖。

  微軟表示,在國內以小冰為基盤的虛擬歌手可能還不怎麼在大眾主流視野中拋頭露面,但在虛擬歌手文化非常發達的日本,“凜菜”(小冰在日本的名字)現在可是安室奈美惠和濱崎步的入門弟子,而且正在為登上今年日本紅白歌會的舞台而努力。

  集400年繪畫技法精華於一身

  在古代時我們形容一個人的文化修養,經常會說“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過去兩三年時間AI的進步讓它已經能把琴棋書都玩得爐火純青,只剩下畫還沒開始真正開發。而現在微軟小冰攻克了AI繪畫的第一道關。

  小冰的繪畫模型有別於以往套濾鏡、風格遷移或者是乾脆隨機生成式的創作,它的繪畫“思維”基於對過去400年中人類藝術史上236位名畫家的技法的學習,通過學習掌握構圖、用色以及畫面表現、局部細節等各個方面的繪製手段,再加上激發因素(用人類類比一下就是靈感吧)實現一定水準的100%獨立原生繪畫創作能力。

  微軟在兩年前就已經開始小冰畫家模式的研發工作,而且他們並非閉門造車,在中央美術學院導師們的協助下,小冰一點一點從剛“入校”時的畫伯水平,到現在畫出來的作品還能得到央美老師的中肯點評,最後甚至還作為央美的研究生畢業,就在學校里辦起畢業作品個人展,實在讓人覺得太不可思議。

  記得去年參加小冰活動的時候有一句話印象深刻:“別人保存只的是歌曲,小冰保存的是歌手。”這一模式現在照搬到了美術界,他們甚至開始想像,她所學習的236位畫家通過小冰這一框架,在現代再次“重生”後的藝術創作景象。我並不懂藝術,但讓小冰就中國城市化進程為主題,以過去大師的技法進行表達而生的畫作,看起來是有種說不出的……魔性?評判還是要交給真正懂藝術的人才行。

  儘管現在小冰作為畫家好像還只是初出茅廬,微軟卻一點都不想讓她浪費寶貴的時間。小冰現在就已經投身於輕工業生產一線,作為AI平台為中國服裝企業提供高效的紡織面料紋樣設計。這一行業的設計師幾乎是消耗品——他們通常工作年限都很難超過兩年,你想像一下,每天要設計4個紋樣而且還得不重樣,創意靈感絕對會被飛快榨乾。

  而交給小冰這樣的人工智能之後,不光創作潛力更大,而且也挽救了那些沒法在設計師上投入成本的小公司。現在,微軟小冰設計的第一批絲綢產品已經被中國絲綢博物館永久收藏,我也希望再過一兩個月能親眼見到AI編織的絲巾是不是具有別樣的美麗。

  不求戰勝人類,只願助力創作

  前面說到評判,其實在這個問題上人類對於AI有一種先入為主的慣性:只要是跟AI沾邊,人們對它的打分自動降低30%。當然這個比例可能不能一概而論,但是卻很能說明問題,我們對機器的苛刻,以造物主心態審視AI的思維,會讓我們在評價的過程中對AI創作物產生自然的偏見。

  這問題的另一個原因在於,開頭講過,太多“AI勝過人類”的案例已經讓我們無法忽視人性之中爭強好勝的那一部分,致使我們會對它們產生恐慌,懼怕被替代,做出的評判也會在潛意識中儘可能壓低它們的表現,如果要尋找AI的正確發展方向,很有可能就被我們自己的恐慌和偏見帶進死胡同。

  所以微軟給小冰這幾年來的安排,大多是抽像化過後,隱姓埋名一樣的存在。把自身基礎的情感計算框架借予小米小愛、華為語音助手、Samsung手機上的語音助手等AI化身已經算很高調了,更多時候她是偷偷藏在我們眼皮底下一些察覺不出的地方,借助自己逼真的口述語言能力,“萌”混過絕大多數人的雙眼——

  比如河南交通廣播FM104.1晚上8點的那檔《路過溫暖》節目,實習主持人欣小然,實際上就是小冰的一個化身。

  這次畫家小冰的化身,中央美院2019級畢業研究生夏語冰,一開始也是沒有公開自己真實身份在繪畫圈子裡發表作品,從默默無聞到小有名氣,有自己的粉絲,整整兩年時間都在大家無意的指導和點評中獲得成長。這可比AlphaGo在在線圍棋平台的大殺四方難發現多了。

  不過,微軟並不是想要瞞著大家搞什麼可怕的事情,畢竟小冰的出發點就與AlphaGo,OpenAI DOTA2這些要和人類爭勝負的分支完全不一樣,她想要實現的事情也不一樣。作為創作型AI人格,進行高質量的內容生成,豐富人類物質精神生活消費材料,為社會做出直接貢獻,才是她目前的AI拚圖上幾塊最重要的碎片。

  話又說回來,雖然針對特定規則設計的任務型AI現在看起來已經相當厲害,但我們離構築具備完整情商的人工智能還非常遙遠。而且微軟也不敢保證它現在帶著小冰前進的方向就一定是正確的。可能一個古靈精怪,對話有時候也不著調的十八歲少女確實沒什麼手段能給人放心靠譜的感覺,但以現在要求AI“有人設”的趨勢看,小冰總是一個塑造形象的成功教材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