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聿銘:我和我的建築像竹子 風雨再大隻是彎彎腰
2019年05月17日09:33

  原標題:貝聿銘:我和我的建築像竹子,風雨再大也只是彎彎腰

  中新網5月17日電 綜合報導,享譽世界的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5月16日去世,享年102歲。他把自己設計的建築留在了4個大洲、10個國家的土地,幾乎拿遍建築界所有的世界頂級獎項,被譽為“世界現代建築最後的大師”、“光線魔術師”,也被認為“創造了本世紀最美麗的內部空間和外部造型。”貝聿銘曾說:“我和我的建築都像竹子,再大的風雨,也只是彎彎腰而已。”

建築大師貝聿銘。作者:Polaris Images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jpg
建築大師貝聿銘。作者:Polaris Images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jpg

  出身名門望族,年少赴美追夢

  1917年4月26日,貝聿銘生於廣州,祖籍蘇州。其家族被媒體稱為“可能是中國唯一富過15代的家族”,曾是 “蘇州四富”之一,後來持續興旺。

  少年時代,貝聿銘在蘇州度過一段時光。他整日穿梭在獅子林、西花橋巷,假山中的山洞、池塘、石橋、瀑布,在貝聿銘心中埋下“建築”的種子,這些傳統中國文化的印跡,讓他意識到,建築對生活的意義。

  後來,貝聿銘隨家人搬到上海,他有空就去看正在建設的上海國際飯店。也許從那時起,“建築”的種子就開始在貝聿銘的心裡漸漸萌發。

  高中畢業後,父親本來希望貝聿銘赴英國攻讀經濟學。但是貝聿銘卻赴美國求學追夢,先後在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學習建築。

  投筆從商,漸入公共建築設計佳境

  1945年,在哈佛讀研究生的貝聿銘被聘請為哈佛設計研究所助理教授。1948年,貝聿銘加盟房地產開發商,擔任建築研究部主任。這成為貝聿銘人生軌跡轉變的一個節點。

  貝聿銘的職業生涯從設計公寓起步。戰後龐大的需求,讓他承接了無數城市規劃、居民房的工程。特別是他在費城設計的三層社會公寓,因為既有建築美感又經濟實用,深受工薪階層的歡迎。

  後來,貝聿銘的設計對象逐步轉向公共建築。

  1955年,貝聿銘建立建築師事務所。之後,美國國家大氣層研究中心的設計,讓他在美國建築界廣為人知。

  貝聿銘所設計的甘迺迪圖書館,耗時15年,被公認為美國建築史上最佳傑作之一。美國建築界因此將1979年稱為“貝聿銘年”,並授予他該年度的美國建築學院金質獎章。

資料圖片:甘迺迪圖書館。(圖片來源:甘迺迪圖書館官網)
資料圖片:甘迺迪圖書館。(圖片來源:甘迺迪圖書館官網)

  最美的建築,建築在時間之上

  法國盧浮宮的重建計劃,使貝聿銘飽受非議,卻更加曆練了他,使他堅持自己的設計初心。

  質疑從改建之初就開始,“法國這麼多藝術家,沒有一個人能承擔起這項工程麼?為什麼要找一個外國人?”

  設計方案初定,貝聿銘打算新建金字塔形入口。90%法國人反對這一方案,稱“巴黎不要金字塔”、“交出盧浮宮”。法國文化部長公開批評,盧浮宮前的這座金字塔是“一顆寒磣的鑽石”。

  為了說服法國人,貝聿銘曾在拿破崙廣場上建造了一座1:1的實體模型,供民眾評鑒。

  1988年,玻璃金字塔落成,貝聿銘被授予法國最為尊貴的榮譽騎士勳章。當記者採訪他時,他卻保持一貫的低姿態說:“我和我的建築都像竹子,再大的風雨,也只是彎彎腰而已。”

  法國人對玻璃金字塔的評價,口風大變,稱其為“盧浮宮里飛來的一顆巨大寶石”,也印證了貝聿銘的話“最美的建築,應該是建築在時間之上的,時間會給出一切答案”。

資料圖片:法國盧浮宮。作者:imago stock。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資料圖片:法國盧浮宮。作者:imago stock。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完成“一生中的一件大事”

  貝聿銘“一生中的一件大事”,是設計建造了香港的地標性建築—中銀大廈。

  貝聿銘的父親貝祖詒,曾任中國銀行的行長。1918年,貝祖詒創立了中國銀行香港分行。當時,貝聿銘才1歲。

  64年後,已是花甲之年的貝聿銘,重回少年成長地香港。為了向父親所做的光輝業績致敬,他接下設計中銀大廈的業務,希望賦予其“中國人的雄心”。

  面對1.3億美元並不寬裕的預算,貝聿銘採用復合材料拚接技術,用混凝土固定了所有的結構組成,使得其結構鋼筋的使用只占到傳統技術的65%。

  外形像雨後春筍的中銀大廈,落成即為當時香港第一高樓,使用面積是一旁香港彙豐銀行的兩倍,而造價不及其五分之一。

資料圖片:香港中銀大廈。作者:笑雲。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資料圖片:香港中銀大廈。作者:笑雲。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封筆之作獻給故里

  無論走到哪裡,貝聿銘時時不忘,自己的根在家鄉,總是向別人介紹說“我來自中國蘇州。”

  2002年,85歲高齡的他,凝聚自己一生的智慧,將封筆之作獻給了自己的故里,蘇州博物館新館,貝聿銘親切地稱其為“最親愛的小女兒”。

  貝聿銘為新館確定了“中而新,蘇而新”的設計理念,有生之年能有機會為故鄉留下一個紀念,他倍感感恩榮幸。

  蘇博新館的精華之一,在於主庭院的山水園。為此,貝聿銘煞費苦心,他將中國古典的山水畫融入到設計理念中,“以壁為紙,以石為繪”,用石片來仿宋人米芾的“米氏雲山”,呈現出一幅3D立體水墨山水。當時,一台升降機把各塊石片上上下下襬弄了一週,才調到了貝律銘心中最完美的樣子。

蘇州博物館實景。圖片來源:蘇州博物館官網
蘇州博物館實景。圖片來源:蘇州博物館官網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貝聿銘認為,建築是一種社會藝術的形式,而不是流行風尚。他讓光線來做設計,運用幾何形狀,喜好石材、混凝土、玻璃和鋼材四種建築材料。

  貝聿銘多年的合作夥伴亨利 考伯,形容他是“文化意義上的男扮女裝者”。“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他創造的有著中國風的西方建築,無一例外的成為了全世界的瑰寶和財富。

  將中國傳統建築與現代主義相結合的香山飯店,依照桃花源靈感建造的日本美秀美術館,德國曆史博物館新翼,卡塔爾多哈伊斯蘭藝術博物館……貝聿銘的建築設計幾乎享譽全球。

  大師已經逝去,但其留下的建築仍可供我們參觀遊覽。“讓更多的人來建設自己的祖國”,這是貝聿銘心中的一個夙願,有待後人一起去實現。(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