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得主勒克萊齊奧:旅行的意義是看到世界還存在希望
2019年05月17日12:57

原標題:諾獎得主勒克萊齊奧:旅行的意義是看到世界還存在希望

最近,譯林出版社出版了《文學,是詩意的曆險:許鈞與勒克萊齊奧對話錄》與《文學與我們的世界:勒克萊齊奧在華文學演講錄》。

勒克萊齊奧是2008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20世紀後半期法國新寓言派代表作家之一,他在六十載的寫作生涯中,一共出版了三十餘部作品。瑞典學院在頒獎詞中用“新的斷裂、詩意的冒險和感官的狂喜”來形容勒克萊齊奧的文學曆險及其作品的詩學特徵。

法國文學翻譯家許鈞是勒克萊齊奧作品中文版的主要譯者,許鈞以翻譯為緣,與勒克萊齊奧結下了四十餘年友情。《文學,是詩意的曆險:許鈞與勒克萊齊奧對話錄》一書就記錄了二人就文學、創作、翻譯、教育、人生等主題展開的一系列對話。

《文學與我們的世界:勒克萊齊奧在華文學演講錄》收錄了2008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勒克萊齊奧2011年至2017年在中國各地發表的重要演講。這些演講分別論述了文學與社會、人生、自然、科學、曆史、想像、夢境、探險、都市、全球化等等的關係。許鈞策劃了這一系列演講,並就每次研究作了側記,幫助讀者更好地理解這些演講的價值。

值新書出版,5月12日,勒克萊齊奧、許鈞舉辦讀者見面會,二位學者與新出的兩本書的責編就相關問題進行了對話。

活動現場

母親、災難與文學

勒克萊齊奧:我的母親是一位非常勇敢的女性。我出生在戰時,當時我的母親是和我父親分離的,父親在非洲當隨軍醫生,她獨自一個人撫養了兩個小孩,兩個年紀很小的孩子,生活非常艱辛。那個時候有炸彈,還有德國人的軍隊。母親的那種勇氣我覺得是值得讚揚的。在境遇困難的時候,女性總是比男性更具有勇氣,那種勇氣可能不是士兵的勇氣,是面對生活考驗所體現出來的勇氣。杜甫的詩《石壕吏》中也寫了類似的境況,這首詩非常感人的,可以讓我們體驗在唐代時中國這樣一個傳統女性、這樣一個母親的形象所體現出來的這種勇氣。

許鈞:勒克萊齊奧先生說寫母親這樣一個普遍的概念他是不寫的,他說他要談就談他的母親。作為一名作家,我覺得他的小說當中沒有專門寫母親,也沒有專門寫他的兒子,他寫的是普遍意義上的老人、婦女、兒童。實際上,如果你讀他的小說,比如說他的非洲系列,比如說《奧尼恰》,比如說《沙漠的女兒》,還有《尋金者》,還有《饑餓協奏曲》,裡面都可以找到母親。母親是跟他的生命結合在一起的,母親給了他勇氣,這點在他這裏非常明顯。

他小的時候,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他父親當隨軍醫生到了非洲,而他跟他的母親在法國。他7歲的時候,跟他母親到非洲去找他父親,就在去非洲的輪船上,7歲的他就寫了一篇小說,那部小說的名字叫《漫長的旅行》。這部小說後來丟了,他多次都談到這部小說的寫作對他來說非常重要,他覺得他母親給他一種勇氣,走向他者,走向另外一個新的地方,去尋找,去曆險。

而他寫到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災難,是他在小說當中不斷在書寫的,就是殖民主義。他寫過非洲系列的著作,有傳記類的、遊記類的、小說類的。他有一本書叫《非洲人》,那實際上是一部傳記,但是更重要的是自我的一種寫照。他照著鏡子在想,我雖然長著一張白人的臉,但是我有一顆非洲的心,所以對於非洲的過去、非洲的災難,他的作品寫了很多殖民主義對非洲帶來的傷害,就是對於整個的非洲的侵略,所以在他的小說當中、傳記當中對這一段的書寫,他是充滿著個人對正義的呼喚、對平等的呼喚。我覺得勒克萊齊奧先生是繼承了法國人的一種傳統,他要介入,他要在場,所以他人生的追求,包括他父母特別是母親給他的教育,都在他的寫作以及為人處事當中表現出來。這是我對他的理解。

《文學,是詩意的曆險:許鈞與勒克萊齊奧對話錄》書影

曆險的含義

勒克萊齊奧:我非常喜歡在中國,感覺到中國教育對於自我修養、自我控製在家庭里傳遞得非常好,孩子在家庭里受到了非常好的教育,而且孩子在這樣一個教育中受到了尊重。我的父親是軍人出身,我覺得我身上能反映出接受這樣教育的一些影響和痕跡。父親教育非常嚴格,他有這樣一個理念,男孩子不能伸手什麼都準備好,在家裡自己要學會收拾房間,學會洗衣服、鋪床,特別是在吃完飯之後洗碗,不能說吃完飯就跑掉之類的。

我確實是在美洲生活了三年,在那三年中我學到了很多東西。美洲土著民族的生活境遇是非常悲慘的,那個環境非常潮濕缺乏食物,沒有現代化的生活條件,但是這樣一個民族也構建了自有的一種文化,其中包括各種各樣的藝術形式,同時包括教育方面的理念。這個土著部落的教育中表達出對於他人的一種尊重,比如說很多的理念要尊重他人、要有禮貌等等。可以說,雖然他們的生活境遇非常的非現代化,但是他們關於教育方面的理念,確實讓我學到了很多的東西。

特別是在美洲印第安土著對於孩子教育方面有很多規矩,比如說不能盯著吃的東西,不能跟別人說話時搶話,對於社會生活有很多的規則。我確實非常尊重這樣一種文化,從中學到了很多東西,也非常欣賞他們的文化。同樣,在中國,我覺得孩子們接受的教育非常好,當一群人在門口的時候,年輕人能夠把門打開讓其他人先通行,這是一種非常有教養的表現。有一段時間曾經住在鼓樓,我晚上走路的時候會聽到、會看到小孩子們邊走路邊愉快地唱歌,可以說孩子們非常幸福。這一點也是讓我非常高興。

做一個總結,為什麼我說旅行這麼重要,因為旅行可以看到世界並不像我們看到那樣壞,希望還是存在的,所以這就是旅行的意義。

關於殖民者第二代跟當地文化的融合

勒克萊齊奧:我其實就是第二代移民的代表,因為我有毛里求斯和法國的雙重國籍,因為戰時在法國出生的,本來也可能出生在毛里求斯或者南非等等。談到第二代移民和本土文化的融合,在我看來是非常非常難的,因為一個移民雙重的身份,比如說我是法國和毛里求斯,同時我的父親以前是法國和英國雙重國籍,這種雙重國籍身份的人很難,但是不要放棄你身份中的任何理念,也就是說不要放棄你身份兩重的歸屬。

在中國是另外一種情況,因為中國有漢族,有很多少數民族,少數民族可以使用本民族的語言,可以有自己民族的宗教信仰。在法國不是這樣子的,我們現在強調的是單一的聲音,是一種單獨的聲音,所以說作為第二代移民,我覺得是非常難的,實際上我大部分的作品中都反映了這樣一種情況。

《文學與我們的世界:勒克萊齊奧在華文學演講錄》書影

中國印象

勒克萊齊奧:中國對我的影響並不是直接的,其中有兩個因素,第一個因素是剛才我提到的許鈞先生對於我的引導作用,是他引導我更加深入瞭解中國文化。他是我瞭解中國文化的一個導師,我幾年前就參觀過許先生的故鄉,在那樣一個鄉村我感受到了中國的驚人變化。現在中國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從一個鄉土古老的中國轉向現代化的中國,可以說許先生也是這樣一個轉變的直接的見證者。

第二點是中國的文學。我記得有一次一個記者採訪我,是在北京,他問我,你認為中國最好的、最讓你印象深刻的名勝古蹟是什麼?他本來可能希望我回答是長城或者太廟,但我給他的回答是中國文學,因為中國文學確實非常古老,同時也非常豐富,在不同曆史階段都展現出豐富的創造力,比如說唐詩的創造力、生命力等等。中國現當代文學中,魯迅和老舍也給我很大的影響,可以說,中國文學是我瞭解中國的文學,是中國讓人震撼的地方,也是中國讓我著迷的地方。

最後我想補充一點,我將寫關於中國的一本書,我想在其中記錄下我對中國的感悟,比如說中國一些思想家,像孟子、墨子,墨子無論在歐洲還是在中國,大家對他的瞭解還不是特別多。另外我也想在書中談一談中國的風景,比如說河流,比如說長江,這條河非常奇妙,看到它真想不到它是世界第三大河。在河邊看江水滾滾東流,我真的突然感受到,自己明白了中國曆史長河中的一些東西,加深了我對中國的瞭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