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藝節|《永不消逝的電波》讓演員踏在泥土上,回到生活
2019年05月17日16:16

原標題:十二藝節|《永不消逝的電波》讓演員踏在泥土上,回到生活

李白曾是中共在上海的地下黨聯絡員,他在上海潛伏了11年,也在刀尖上行走了11年,還有20天解放時,不幸被敵人殺害,時年39歲。

70年後,以李白為原型的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將在5月的上海綻放。

5月18日、20日,作為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第十六屆文華大獎參評劇目,《永不消逝的電波》將在上海大劇院上演,這也是本屆中國藝術節的開幕大戲。

這部諜戰風格的舞劇將70年前的往事接通當下審美,自去年12月試演、今年4月首演,在全國文藝界掀起了“電波熱”,常常一票難求。

《永不消逝的電波》劇照

主創:自己感動了再感動演員

《永不消逝的電波》由上海歌舞團出品,曆經兩年多的選題孵化、十多次創作採風、二十餘次研討論證,幾乎走遍了上海的紅色紀念館。

舞劇將故事發生地安在報社,主人公李俠(以李白為原型)的身份是報社編輯,台上9個主要人物,每個人都有雙重身份,報社秘書、攝影記者、裁縫掌櫃、小學徒、黃包車伕、社長、賣花女……他們的身份形形色色,但究竟是真是假?無形的敵人步步逼近,無數戰友消失在疾風驟雨里。

“報社在老上海是最有代表性的,是信息量最集中的地方。這個職場很洋氣,只有在報社這樣複雜的環境里,才能構成人員的複雜和矛盾的衝突。”韓真、周莉亞受邀擔任總編導,這樣解釋創作初衷。

舞劇善於抒情、拙於敘事,但在這裏,兩位編導試圖打造一部快節奏的諜戰片:不是線性地、順序地描述故事,而是將舞台空間切割,台上能同時看到兩條線或三條線在進行,就像電影里的蒙太奇剪輯,用交叉敘事傳遞最大的信息量。

舞美、燈光和服裝設計上,舞劇將石庫門、里弄、街頭、報館、旗袍裁縫店等老上海特色藝術再現,踩著小板凳、揮著竹蒲扇,上海女子們穿著旗袍在弄堂里起舞,既有濃烈的生活氣,又有藝術上的昇華。主創團隊沒有寫實,而是採用大寫意手法,將上海味道融入舞台,台上每一釐米的空間里都是上海的味道。

“這段曆史離我們太近了,感受太深了,我們塑造的這批人幾乎和我們同齡,李俠犧牲時才39歲。”為了和先烈的靈魂對話,兩位編導把自己徹底扔了進去,每個角色都先演一遍,先把自己感動了,再和演員交流,交給他們二度創作。

兩位編導坦言,這是她們哭得最多的一部戲,小裁縫犧牲那一段,她們哭了一下午,哭到晚上睡覺眼睛都疼。

“我們為什麼流淚?還是因為革命烈士打動我們了。我們希望全心全意地塑造他們,所以對演員每一個動作的要求都非常苛刻,在革命烈士面前我們不敢造次,多一分不夠真實,少一分不足以表達他們當下的喜怒哀樂、當下的果敢、當下承擔的壓力,對分寸的拿捏史無前例地嚴肅。”韓真說。

此前,兩位編導對上海的印像是洋氣大都市,排演舞劇後,她們開始重新觸摸這座城市,心裡多了一份紅色的感受,“這座城市給了紅色題材紅色養分,特別美,特別動情,我們希望把這份美帶給當代的年輕人。”

主演:重重踏在生活的泥土上

整部舞劇由上海歌舞團“80後”“90後”演員們挑梁,王佳俊、朱潔靜擔起了李俠及其妻子蘭芬的主演。

王佳俊說,能在這個年紀演繹這麼有厚度的民族英雄,他漸漸有了一種使命感,“那麼多地下工作者為新中國付出了青春和生命,我們希望借助舞蹈的魅力,向當代年輕人展示中國魂、中國精神。”

演了這部劇,朱潔靜則說,她經曆了幾個關鍵詞,放下、回歸、打破、重塑。

“我以往的角色都很美、很瘦、很仙,這個角色讓我變回了人,重重踏在泥土上。它讓我真正回到了課堂,開始冷靜思考,什麼是表演,什麼是刻畫人物、怎麼才能和角色真正的合二為一。”

朱潔靜是上海歌舞團最資深的演員,但在這部劇里,兩位編導把她打碎,從不輕易表揚,要求異常苛刻,甚至一個走路、一個回眸、一個拍肩都會反複摳細節。

“以前我們對這些人物總有距離感、疑問感,演得矯揉做作,那是因為我們沒有把自己真正放到生活中。排練時,我自己會在房間里抖被單、晾衣服、掃地、拍灰,我們演的就是真實的人,而最真實的舞台表達都來源於生活。”

經曆過這個角色,朱潔靜也不再努力證明自己有多美了,“蘭芬是個很平凡的女性,但平凡里有溫婉的力量,這是中國女性的共性。跳完這部劇,我骨子裡多了信仰和精神力量,我更厚重了,我未來的舞台路會走得更坦然、更勇敢、更堅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