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電影《企鵝公路》:一個屬於夏天的青春故事
2019年05月17日10:27

原標題:動畫電影《企鵝公路》:一個屬於夏天的青春故事

早在10年前,還是動畫系學生的石田祐康就憑藉動畫短片《文子的告白》給世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少女文子向學長告白失敗,仰面大哭著向前奔跑,穿過民居間的狹窄縫隙,飛速衝下台階,製服裙隨風掀起。儘管只有短短的2分22秒,這部石田祐康的出道作在網絡上發表後廣受讚譽,獲得了當年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節的最佳動畫獎。石田的個人風格也已經明確顯現:疾走感、明媚的色調、嵌入日常風景的微小奇幻,屬於動畫的、純粹的本質趣味。

動畫短片《文子的告白》(2009)

《企鵝公路》里,少年與大姐姐一起駕著企鵝飛速穿越街道的一幕,疾走感、明媚感,彷彿《文子的告白》再現。

2018年將森見登美彥原作的《企鵝公路》搬上大銀幕,是石田祐康首執動畫長片導筒,也是他的動畫工作室Colorido的首部動畫長片。這部將日本電影學院獎的最佳動畫獎收入囊中的作品,口碑優於票房。宇多田光的片尾曲、蒼井優給“大姐姐”配音,最終票房僅收5億日元,市場反饋或許略低於發行方的期待,但《企鵝公路》顯然值得更高的評價。今年5月17日,這部作品來到了中國內地院線。

《企鵝公路》海報

本該生活在南極的企鵝成群出現在城市里,這個不可思議的現象成了少年青山的鑽研課題。從稀有生物到大姐姐的胸部之謎,10歲的青山君秉著嚴肅的學術精神,試圖破解身邊一切奇妙現象。經常把“畢竟我日理萬機”、“對不起,做了不像大人的事”掛在嘴邊的青山君從來不以兒童自視。在角色設定稿里,對少年的性格定位:理性滿分、本能80分、偶爾衝動、積極性遠高於消極性。多數時候,少年青山冷靜、超然、毒舌,是一個讓成年觀眾也可以輕鬆代入的角色。

《企鵝公路》角色設定稿

牙科診所的大姐姐對他而言顯然是青春性啟蒙般的存在。10歲少年在察覺自己的悸動的同時仍能客觀剖析“媽媽和大姐姐為何不同”,將這個“謎團”與自然界的謎題並列,記述在系列研究手冊之中,他的誠摯可愛令人折服。

《企鵝公路》

森見登美彥作品里,《四畳半神話大系》《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的主人公深陷於自我意識的碎碎念。由湯淺政明改編為動畫的這兩部作品,在情緒渲染、描繪無限的腦內宇宙方面可謂登峰造極。相比之下,同樣是第一人稱視角的自述,《企鵝公路》的設定要清新、日常得多。

蒼井優配音的“大姐姐”

這是一個屬於夏天的青春故事。少年尚處在乳齒脫落的年紀,每晚9點入睡,還不知道深夜的美妙和咖啡的味道。他對大姐姐的憧憬是認真的,但不會過於沉重。在不可思議的謎題、對成年女性的憧憬雙重驅動力下,10歲少年的腦內世界獲得擴展。

主人公雖然只有10歲,也並不一定要打上“低齡”的標籤。大姐姐與企鵝出現的關聯,以及被稱作“海”、掌握著故事關鍵的謎之透明球體,一連串超自然的現象,最終依然指向心象世界。《企鵝公路》是一個關於自我意識與外部世界的故事,探討的是無關年齡的永恒課題。

接手知名作家的改編作品,對有誌樹立個人風格的動畫導演而言是具有誘惑性的挑戰。忠實於森見登美彥小說原作,保持了動畫的本質趣味,在個人風格與更廣的商業性之間的平衡掌握,導演石田祐康的表現可圈可點。

《企鵝公路》劇照

講到《企鵝公路》的作畫,石田最留意的是對“大姐姐”形象的描繪。讓這個角色的魅力更加鮮明,表現出少年與大姐姐間微妙的愛意,同時保持清新感,適當進行“留白”。

談到崇敬的動畫人,石田列舉了諸多特色鮮明的劇場作品、OVA動畫導演:押井守、金敏、中村孝、大友克洋、庵野秀明、井上俊之、衝浦啟之。但與上一代動畫人不同,成長於數字時代的石田最初接觸動畫製作就是通過數碼繪板,你甚至可以在Wacom手繪板的採訪視頻里看到石田佑康在Wacom上繪製企鵝和大姐姐的全過程。用他的話說,數碼繪板就是自己的“相棒”。

石田佑康在Wacom上繪製企鵝和大姐姐的全過程

畢業後建立工作室,堅持個人風格,十年間陸續交出《雨之城》《陽光中的青時雨》《波雷特的椅子》等幾部短片作品,石田顯然在堅實地朝製作原創長片的方向走著。Colorido工作室的夥伴、《企鵝公路》的角色設定新井洋次郎參與過三部吉卜力長片(《借東西的小人阿莉埃蒂》《虞美人盛開的山坡》《起風了》);Colorido社長是富士台深夜檔動畫“noitamina”的山本幸治,可以說這是一個繼承了正統、未來可期的年輕動畫團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