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建築大師貝聿銘仙逝 他與中國園林大師陳從周有段不解之緣
2019年05月17日10:15

原標題:一代建築大師貝聿銘仙逝 他與中國園林大師陳從周有段不解之緣

昨天,一代建築大師貝聿銘仙逝。作為同濟大學的名譽教授,他在上世紀80、90年代與同濟結下了不解之緣。

同濟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院長李振宇說,貝聿銘到達同濟多次,影響最大的是1981年4月25日的一次講座。1985年10月24日,貝聿銘擔任了同濟名譽教授。

圖說:1981年4月25日 貝聿銘第一次在同濟講座 來源/同濟大學

在同濟,老教授陳從周先生與貝聿銘的交往成為建築學界的一段佳話。貝聿銘與陳從周原不相識,他在海外見到陳從周20世紀50年代出版的《蘇州園林》後大為歎賞,覺得陳從周對中國園林古建築獨特的理解有很大的啟示。1977年貝聿銘第一次回國,經有關部門的安排,見到了陳從周,兩人相見恨晚,談得極投緣。他們發現,除對各自專業的精深理解外,兩人的很多情趣、愛好相同,都是京劇、崑曲迷,又都對紹興酒、紫砂壺情有獨鍾。

圖說:貝聿銘與陳從周

1979年4月,貝聿銘特意邀請陳從周到北京會面。貝聿銘興致勃勃告訴陳從周自己正在設計香山飯店,試圖要用中國民族形式來表達。兩人沒有客套,馬上一起動身上香山,對即將興建的香山飯店,從地形、建築位置、庭園設想、樹木保存等,都作了細緻的分析研究。1982年10月17日,貝聿銘又一次邀陳從周北上,這一次是參加香山飯店竣工開幕的儀式。他們在香山風景最怡人之際重聚了。那天,貝聿銘花了半天時間陪陳從周參觀,謙虛地與他商量,希望庭園裝點得更精緻一些,陳從周提出很多建議。他們一同吃了午飯,又一起會見了中外記者。有記者問陳從周:“對於香山飯店,你從建築角度來說有什麼看法?”陳從周回答:“雅潔明靜,得清新之致。”貝聿銘在一旁笑道:“陳兄,你概括得真好,你坐在我旁邊實在好極了。”引起大家笑聲一片。

圖說:貝陳二公在香山

陳從周是貝聿銘邀請的第一位入住他設計的香山飯店的賓客。香山的勝景,香山飯店雅潔的建築,激發了陳從周的詩興,他寫下不少詩篇,其中有“老來清福何曾減,我住香山第一人”的詩句。陳從周後來說:“‘擇境殊擇交,厭直不厭曲’,這兩句話可為貝先生做人與設計的寫照,他在和人的交往上,是那麼開朗爽直,我們之間有很深的友誼,沒有存在著任何的隔閡。可是他的設計呢,又在‘曲’字上下盡功夫。”

上世紀80年代,貝聿銘聘請陳從周為貝聿銘建築師事務所顧問,這也是貝聿銘聘請的唯一顧問。此後,貝聿銘邀陳從周到美國家中做客。貝先生的住宅瀕紐約的河畔,精緻的樓房向陽的一面使用了整塊大玻璃,將戶外的景色全部組織了進來。但見高樹蔭翳,雜花可人。陳從周說,如果不是遠處林立的高樓,真讓人感覺彷彿到了貝聿銘的家鄉蘇州,坐在花廳內了。1988年5月,貝聿銘約請陳從周去香港,一起商討他設計的香港中國銀行大樓。陳從周因為來不及辦妥去香港的證件,兩個人只能約定6月1日在深圳見面。就中銀大樓的園林綠化,貝聿銘傾心與陳從周相商,兩人很快達成共識:以水石修竹為主,體現設計。

1999年初夏,陳從周已病重臥床多年。貝聿銘始終惦唸著這位他的知己、好友。9月7日,他從美國乘飛機直飛上海,下飛機後,這位年已83歲的世界級建築大師沒有驚動任何一個人,自己獨自叫上一輛出租車,直奔同濟大學。

貝聿銘先生與馮紀忠先生(左一)和陳從周先生(右一)

當時的陳從周言談已十分不便,但是頭腦卻十分清楚,得知貝聿銘要來看他時,他執意早早要家人將他從床上扶起來,穿戴好坐在客廳的沙發中等著。貝聿銘在陳從周那裡坐了很久。從進門坐下一直到起身離去,他一直握著陳從周的手。已用不著多說話什麼了,從兩位老人的對視中,可以見到太多太多的深情。這是兩位大師的最後一次見面。

圖說:貝聿銘在同濟講座前裝幻燈片,戴複東等先生協助,站立者為高庭耀校長

如今,兩位大師均已離去。同濟建築學院的教授們評價:陳從周先生為同濟引來了他,而貝聿銘為同濟建築帶來了國際化的視野。

新民晚報記者 張炯強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