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你的照片會說話? 輕鬆把握攝影語言
2019年05月16日07:15

  本文來自蜂鳥網

  照片是一種溝通方式。雖然它不使用文字,但是它包含了視覺語言,讓身為攝影師的你把觀眾的注意力引導到某個特定的被攝主體或者瞬間。它就像用手指著某樣東西說:“嗨,看這個!”

  可惜,你不能每次有人觀看照片的時候都出現在那兒,來解釋該如何觀賞你 想表達的內容。

  然而,如果你瞭解人們如何受到視覺上的吸引,就能用拍攝的照片無聲地引導觀眾,讓他們關注畫面中你認為最重要的元素。

  人們會注意到照片中的什麼元素,主要由五個因素控製:明亮度、對比度、飽和度、清晰度、圖案。

  這些要素中,每一個都會影響觀眾的注視部位。即使觀看照片的過程是下意識的,但當你知道了這些要素後,就能在構圖時利用它們來控製觀眾體驗影像的方式。

  明亮度

  觀眾的視線會被照片中最明亮的區域吸引。無須思考,這是眼睛盯上的第一個地方。明亮度是我拍攝很多照片時優先考慮的因素之一,特別是光線照射區域的明亮度。

  在這張手風琴演奏者的照片里,觀眾的視線被亮白的琴鍵和手部吸引。這是照片瀏覽的開始之處,也是我在畫面範圍內引導我的觀眾首先觀看的區域。

  這幅影像具有豐富的色彩和影調,而畫面的明亮區域則成為視覺停留點。

  明亮度幫助我確定讓觀眾從哪裡開始觀看我的照片。

  當我拍攝一對婚戒時, 我把戒指放在米白色請柬的上方。我知道觀眾的眼睛會直接注視白色表面,那正是我應該擺放戒指的地方。

  請柬作為背景,並不僅僅使得戒指的形狀和色彩更為醒目,而且為整個影像增添了重量。

  我的意思是說,雖然觀眾的視線可能會向上瀏覽到上方的鮮豔花卉,但它們仍然會被拉回到畫面中最重要的元素—戒指。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被攝主體永遠必須是照片中最明亮的東西。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重要的是你要注意畫面中哪一部分最明亮,因為如果這不是被攝主體的話,那麼這個位於畫面其他區域的最明亮元素會與被攝主體爭奪觀眾的注意力。

  對比度

  明亮度並非唯一能控製觀眾視線的因素。即使畫面其他部分更明亮,吸引觀眾眼球的還有其他因素,明暗之間的對比度便是其中之一。

  任何視覺體驗中,明和暗之間的差別都是一個重要的部分。它有助於定義形狀、紋理,甚至距離。對比度並不僅僅是吸引觀眾眼球的好方法,也能為影像增添衝擊力和戲劇性。

  這幅樂隊指揮的照片拍攝於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通過它,我能輕易表現出明亮和黑暗之間的差異如何影響一張照片。

  當時在與競爭對手斯坦福大學比賽前的年度篝火晚會上,整個區域一片漆黑,只有被攝主體背後的篝火。

  所以,我必須使用閃光燈來照亮他,使他不會成為剪影。拍攝結果主要靠對比來構成了這幅打動人心的影像。

  這張照片里,不僅被攝主體是畫面中最明亮的元素,而且他的製服和圍繞他的黑暗之間的對比也使他躍出畫面。他身後的黑暗不僅框出了畫面範圍,也突出了他戴著手套的雙手。

  左上角的兩個明亮點是場地裡的燈光,形成了小範圍的對比。不過它們很小也不怎麼亮,所以並沒有對畫面形成干擾。

  如你在這幅經典款勞斯萊斯的細節照片中所見,對比未必一定是黑與白之間。白色車身就像畫布,其中車燈的細節和引擎蓋的線條才是吸引我注意力的焦點。

  我利用白色車身和它們之間的對比,使得汽車功能設計所形成的形狀和線條構成了強烈的圖案元素。

  我無法在畫面中包括其他元素,但是通過圍繞這些對比強烈的區域進行構圖,我能夠控製觀眾如何觀看和體驗這幅影像。

  色彩的對比在我的攝影中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並列的色彩能以某些令人驚異的方式為照片增添活力和衝擊力。

  我拍攝的這張靠牆站著的球員照片,在一個畫面中出現了所有的原色(紅、綠和藍)。它們相互並列,使畫面具有一種令人愉悅的躍動感和衝擊力。

  這樣的並列產生一種力量,使這個影像超越了僅僅一張拿著舊球杆的男人照片的範疇。

  無論是明與暗之間,還是黃與藍之間,對比已經成為你的視覺工具箱中一種 關鍵的設備,能用來控製觀眾如何觀看你的照片。

  飽和度

  大多數人主要拍攝彩色照片,人們喜歡濃鬱、飽和的色調。任意看一看當代風景照片,你會在很多照片中看到鮮豔的綠色、藍色和紅色。

  我們的眼睛對飽和的色彩很敏感,所以這是我拍攝時使用的一個關鍵元素。

  花卉和自然風景是表現色彩的好題材。這幅兩朵花的照片展示了飽和的黃色和紅色如何吸引視線進入畫面。這張照片不僅利用了我們先前討論的明亮度和色彩之間的對比度,也通過耀眼的黃色將視線吸引到花朵的中心。

  對我來說,飽和的色彩並不能單獨構成影像。也許它偶爾能,但是很快就會顯得缺少變化。只有當我將色彩和明亮度以及對比度一起使用時,我的照片才能真正出彩。

  清晰度

  攝影師總是沉迷於清晰度。我們要求鏡頭成像銳利,能拍攝出刀刻般清晰且鮮明的照片。

  當攝影師談論光學清晰度時,他們實際上談論的是解像度,也就是相機和鏡頭讓光線通過,再現場景中儘可能多的細節的物理極限能力。

  但是從攝影構圖的角度來說,對清晰度的評價主要集中在對焦區域上。我們的眼睛和大腦會認為照片最清晰的部分就是應該注視的區域。

  清晰度是我首先掌 握的一個觀賞照片的角度。

  在這張鐵絲柵欄的照片里,我利用焦點把觀眾的注意力集中到枯葉上。

  與畫面其餘部分相比,相對清晰的葉子告訴觀眾,影像的這個部分正是我希望他們 首先觀看的。

  雖然被攝主體不在畫面的中央,但是對焦點和葉子的清晰度控製了照片的觀看體驗。

  如果這張照片的對焦移到更遠處的柵欄上,葉子就會立刻變得很次要。

  畫面中清晰區域和焦外區域的對比,是景深的效果。

  景深範圍是清晰度可接受的畫面範圍。在照片中,我有我的焦點,那就是在畫面中最清晰的元素。

  從這個焦點開始,場景逐漸模糊。但是根據我所選擇的光圈、鏡頭焦距以及相機到被攝主體的距離,我能控製被攝主體前後多大範圍的區域可以顯得相對清晰。

  比如這張小女孩的肖像照片,我採用了較淺的景深來讓她清晰,而把餐廳的其他部分都放在焦外。

  我把焦點對準她的眼睛,使用中等的光圈來讓她保持清晰,而餐廳的其餘部分則變得模糊。清晰的女孩和模糊的背景之間的對比使得她成為照片的視覺停留點。

  在拍攝從人物到花瓣的各種照片時,清晰和模糊之間的對比是我能做的最有創意的選擇之一。焦點非常關鍵,特別當景深很淺時。但是一旦處理得當,就能產生精彩的效果。

  風景攝影師常常需要很大的景深範圍,讓前景和背景都能顯得很清晰。

  這通常可以使用廣角鏡頭和相對較小的光圈來實現。焦點依然非常關鍵,但是對光圈、鏡頭焦距和鏡頭到被攝主體的距離的選擇可以幫助你讓整個畫面中的所有細節都顯得清晰。

  在死穀拍攝的沙丘照片里,很大的景深範圍讓前景和背景的圖案都能清晰地表達出來。對攝影師我來說,整個場景都很重要,所以我希望畫面中的每一個部分都顯得清晰。我利用重複的圖案來構造這個影像。

  圖案

  人們會留意重複的圖案,圍繞這一點,人們發明了很多尋找圖案的遊戲。發現圖案在攝影中同樣重要。

  圖案是一個強烈的視覺符號,它僅是控製觀眾體驗的重要因素,也是照片 被攝主體的重要元素。

  這張我父親的照片拍攝於紐約街頭,我使用安全門的重複水平線條作為背景。我發現重複的圖案比單一灰色調的背景更加有趣,也更能將視線引導到畫面的下方。

  要素的組合

  這些視覺要素—明亮度、對比度、飽和度、清晰度和圖案—可以相互組合,共同構造成功的照片。

  並不是每一張照片都需要包含所有這些元素,但是每 當你舉起相機時,都應該評估一下被攝主體或者場景中的這些元素。

  我的構圖基於這些元素。因為我知道想要觀眾從哪裡開始體驗我的照片,所以我根據光線的明亮度和對比度來決定如何表現色彩或者圖案。

  通過選擇焦點並控製景深,我能控製影像的多少顯得清晰或者模糊。對畫面中一切的控製讓我拍攝出成功的照片。

  我並不是僅僅拍攝一張照片就走開,除非我正被人追趕,我會拍攝很多照片,不斷調整構圖、鏡頭焦距和曝光,直到拍攝到的畫面符合我拍攝這張照片的意圖為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