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獎提名蔡依林碾壓王心淩,兩人差距該從18年前說起
2019年05月16日00:12

原標題:金曲獎提名蔡依林碾壓王心淩,兩人差距該從18年前說起

5月15日,第30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公佈。隨後#王心淩沒有入圍金曲獎#迅速爬上了微博熱搜榜首的位置。

雖然王心淩發佈了微博“放心我沒有在家哭”作為回應,但出道15年、金曲獎零入圍的記錄,對她而言著實有些尷尬。之前得到同樣待遇的蕭亞軒尚在出道14年後的2013年拿到了最佳音樂錄影帶獎的提名,而金曲獎似乎對王心淩排斥的磁場仍未結束。

2018年王心淩和蔡依林的專輯封面。

與之相對的是蔡依林在本屆金曲獎拿到了包括最佳女歌手在內的7項提名,不管媒體還是娛樂號,提到王心淩沒有入圍的消息時也帶上了蔡依林的名字——15年過去了,王心淩還是無法逃脫被拿來與蔡依林比較的命運,而且是以如此慘烈的方式。

其實兩個人的交集還要追溯到十八年前。

2001年,出道兩年、發行了四張專輯的蔡依林因為不滿經紀公司大聲音樂提出的每半年出一張唱片以及賬目不清為理由,決定單方面終止經紀合約。這使得蔡依林缺席了華語樂壇百花齊放的2001年,彼時她的“少男殺手”形像已經深入人心,事業暫停一年對她的打擊是致命的。

而大聲音樂與蔡依林對簿公堂期間,也一直未放棄對清純甜美女歌手的培養,這其中就包括了唱片約被放在了艾回的王心淩。

王心淩是日本艾回唱片(又稱愛貝克斯)在台灣地區簽下的首位女歌手,而那時艾回唱片在日本早已有濱崎步、安室奈美惠這樣成功的天后打造經驗。艾回對王心淩也極其重視,不同於華語樂壇女歌手當時的翻唱歐美舞曲潮,王心淩在艾回的路線一直是日系偶像。

王心淩第一張專輯封面。

2003年3月,王心淩首張專輯《Cyndi Begin ...》發行,然而“抄襲蔡依林”的質疑讓她甫一出道便遭到了群眾基礎強大的蔡依林歌迷的反感,銷量僅6萬張。

這時的蔡依林已經結束了與大聲的經紀合約糾紛,簽約新力音樂,2003年從少男殺手轉型為時尚icon的她憑藉《看我72變》正式開啟了自己勢如破竹的天后之路。給筆者留下很深刻印象的一幕,是當時蔡依林在湖南台歌友會宣傳《城堡》,當汪涵介紹她是“少男殺手”時,蔡依林趕忙笑著說:現在的少男殺手已經不是我了。

蔡依林專輯《城堡》封面。

一語成讖,拿過接力棒的正是2004年的王心淩。

把戲劇約簽給了當時台灣地區偶像劇航母喬傑立的王心淩,憑藉《西街少年》讓首張專輯里的《當你》翻紅,而接下來的專輯《愛你》(Cyndi Loves You)則完全為王心淩找準了定位:清純女高中生——在日本偶像界屢試不爽的這一經典人設在台灣地區也大獲成功。

台灣地區最權威的唱片銷售榜單叫作G-Music,《城堡》氣勢如虹的連冠被異軍突起的《愛你》打破,且後者又保持了四周連冠。時尚感與清純感的碰撞讓王心淩的人氣一度有挑戰蔡依林的勢頭,而艾回、大聲和喬傑立有意無意將王心淩打造成小蔡依林的路線無疑讓歌迷們的樑子就此結下了。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城堡》奠定的天后地位絕非偶像路線的王心淩可以撼動。

但也是2004年,王心淩主演的偶像劇《天國的嫁衣》在台灣地區成為收視冠軍,這部劇被引進到大陸是2005年,這一年王心淩也發行了專輯《Honey》,配合專輯的發佈,唱片公司用“甜心教主”這一名號對她包裝。

王心淩出演的《天國的嫁衣》劇照。

對於信息相對滯後的大陸歌迷來說,蔡依林是“流行教主”,與“甜心教主”似乎只有稱號上的分別。加上2005年蔡依林的專輯《野蠻遊戲》開始脫離周杰倫的風格,影響不如以往,王心淩則再接再厲地推出了首張精選《閃耀2005》,《Da Da Da》開啟了全民舞蹈的流行風潮,這一年,也是二人在歌壇成績最接近的一年。

剛剛提到的《閃耀2005》,MV中已經能看到王心淩嚐試走性感路線,但這也成為了後來伴隨著她歌壇生涯揮之不去的阿喀琉斯之踵。

續約艾回對當時的王心淩來說無疑是正確的選擇,但對路線的選擇,不管是唱片公司還是王心淩本人顯然都遊移不定,接下來的《Cyndi With U》和《Magic Cyndi》還是延續過往的偶像路線,雖然也有《睫毛彎彎》《那年夏天寧靜的海》《愛的天靈靈》這樣成功流行起來的良曲,但那時已經25歲的王心淩,對於女高中生的形像已經明顯出現了無力駕馭的尷尬。

而華語樂壇的2006和2007年如果選出一個代表人物的話,無疑是蔡依林。

《舞孃》的橫空出世,《今天你要嫁給我》的全面爆紅,金曲獎歌后加冕,讓蔡依林不僅成為了無可置疑的天后,更是殺出一條血路,成為icon式的女性典範。

兩位女歌手的命運看似是在2006年分岔向了不同的路口,但其實早在王心淩還未出道的2001年,這顆種子便已經埋下。

面對經紀公司的難看吃相,蔡依林以淡出歌壇一年的代價毅然退出,而感情的變數反而讓蔡依林向事業投入了更多努力,轉型時也絲毫不手軟。而王心淩,續約艾回和大聲讓她後來飽受合約困擾,艾回滿足於日式偶像的既得利益一直拒絕王心淩的轉型,接下來的金牌大風依然捨不得她的甜心教主地位,直到續約環球,終於轉型,唱片公司依然卻沒有為她打造合適的路線。

所以很尷尬的是,直到2015年的《敢要敢不要》,王心淩仍然處在轉型的泥潭中。而經過《花蝴蝶》和《Myself》兩張專輯的鋪墊,蔡依林在2012年,發行了另一張改變其歌壇地位的專輯《Muse》。自此之後,歌迷們提到蔡依林再也不是“青春的記憶”,而是以Diva相稱。

2018年,36歲的王心淩推出了《CYNDILOVES2SING愛。心淩》,10首歌分別對應十部文學作品,而成熟女人的可愛俏皮形象,終於成為她合適的轉型路線。這位經過感情風波、好友去世、合約糾紛、轉型失敗乃至被全網質疑容貌動了手腳的甜心教主,向歌壇宣告了她的回歸。

但蔡依林這一次在先鋒性上又一次走在了前面,《Ugly Beauty》這張專輯,蔡依林直面曾經對她最惡毒的調侃,繼續在她的Diva之路上高歌猛進。

其實雙方的歌迷早已不再像過往那般劍拔弩張,只是在金曲獎入圍名單出爐的今天,人們還會想起兩位曾經在2004年、2005年有過競爭的女歌手。

蔡依林的樂壇成績值得我們讚歎,但王心淩在沉寂多年後的重新出發也配得上我們的掌聲,我相信如今的蔡依林已經不再那麼看重金曲獎,也相信王心淩如她微博所說,不會哭的。

□罐頭辰(樂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陸愛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