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8.5,被捧成掃毒版《人民的名義》,這劇厲害在哪
2019年05月16日16:04

原標題:豆瓣8.5,被捧成掃毒版《人民的名義》,這劇厲害在哪

“《破冰行動》竟然有兩個剪輯版本!”不少觀眾在社交平台上討論。據導演傅東育介紹,網版和電視台版的差異剪輯主要還是在受眾的考慮,“電視台比較傳統,相對來說邏輯敘事更清晰,而網版則更加燒腦。”

《破冰行動》的幾位主演。

《無間道》中的角色類型終於在內地劇里出現

《破冰行動》目前豆瓣評分8.5分,或許會是今年口碑最佳的電視劇之一。無論是網版還是衛視版,觀感都不會差。儘管有些觀眾仍難以適應網版多線敘事的方式,“稍微分心就跟不上劇情了。”但是在美式犯罪題材和香港地區警匪題材愛好者的心裡,網版《破冰行動》的剪輯,無疑需要更加嚴謹的邏輯和更加熟練的蒙太奇手法。

因為對大量觀劇、熟悉多線敘事手法的觀眾而言,看犯罪題材劇“爽感”來源,不局限於快節奏的劇情、激起腎上腺素的動作戲,還有逐漸分辨導演扔的煙幕彈並接近真相的過程。時間線和故事呈現更碎片化的敘事方式,豐富觀感的同時,也增加了觀眾的判斷難度。

判斷什麼呢?判斷誰是“黑警”。這一在《無間道》等港片中被塑造得淋漓盡致的角色類型,終於在內地電視劇中被大膽“啟用”了。上一個引起觀眾猜測熱情的“黑警”,還是網劇《白夜追兇》里操縱槍支走私的幕後大佬。儘管直到第一季完結都沒揭開神秘面紗。

央視版《破冰行動》雖然降低了難度,也是到了10集之後才讓觀眾看出端倪。李飛被栽贓參與販毒、殺害搭檔宋楊後,多個可疑人物陸續出場。首先是李飛所在的東山市公安局禁毒大隊大隊長蔡永強,他也是李飛頭號懷疑對象,每次李飛出事,他似乎都能提前預判並及時趕到。

禁毒局副局長李維民。

另一個是與李飛關係密切的“養父”,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副局長李維民。在李飛逃脫監視時,他給任達華飾演的港商趙嘉良打電話求助。而前一集,趙嘉良還在與蔡氏毒販進行交易。

撲朔迷離的劇情延續到了10集之後才逐漸明朗。

李飛的塑造不再臉譜化,符合年輕警察形象

觀眾覺得“不好猜”,不僅出於敘事手法,更重要的是並不臉譜化的人物形象。男主角李飛,曾經是《紅海行動》的狙擊手顧順,電影《飛馳人生》賽車手林臻東,外形硬朗。但是作為《破冰行動》的第一男主角,編劇並沒有打算把他往智勇雙全的方向打造。

甚至因為有李維民這樣的“後台”,李飛從警校開始就人緣不佳,工作後除了發小宋楊,沒有人願意跟他搭檔。面對危險時,他的反應也不夠專業。緝毒女警馬雯曾吐槽他:面對槍手狙擊,你的第一反應應該是尋找遮擋物,而不是抱頭鼠竄。

進行案件分析,他則常被主觀判斷牽著走。被李飛懷疑了近10集的蔡永強,隨著真正黑警浮出水面,他在觀眾眼裡已經洗脫嫌疑,甚至一開始就是李飛的盲目行動破壞了蔡永強所佈的局,讓事態失控。然而,深陷於自己推理中的李飛還不放過他。

李飛,黃景瑜飾。

合理嗎?自然合理。缺乏周密的思考和成熟經驗判斷,更加符合塑造一個年輕警察形象的邏輯,也是讓李飛這樣的一線警察,在重重困難和流血犧牲中獲得成長的意義。

另一方面,用利慾熏心不擇手段的殘暴,去塑造反面角色的“惡”,已經讓觀眾覺得低級。紮根於一套秩序井然、生有所養老有所依的模範現代鄉村里的“惡”呢?

對“家族觀念”的渲染,提升了《破冰行動》的立意

“我們塔寨有幼兒園,有敬老院,有我們自己的工廠,我們在村子裡面就可以上班,不需要出去打工。”這樣的鄉村,是不是足以讓許多背井離鄉的農民工心生嚮往?但塔寨村的繁華,建立在毒品買賣的罪惡之上。

王勁鬆飾演的製毒村塔寨村村書記林耀東,看上去是一個老派的鄉村士紳,喜歡穿中式立領,除了沉著的眼神,看不出太多表情,往祠堂的紫檀木太師椅一坐,儼然宗族大家長。

塔寨村村書記林耀東。

有觀眾稱林耀東是塔寨村版的“教父”。對兒子耐心教導,對村里的落魄少年慷慨相助,在塔寨威望極高,連幼兒都懂得向他示好。窄小村道上,村民遠遠見到林耀東的車,就主動讓道。“我在進塔寨的車上,就能知道塔寨人的心變沒變”。

在塔寨人心目中,帶塔寨脫貧致富的林耀東高於國法,也因此,才會出現網版開頭的一幕——塔寨村民手持棍棒將一隊警察堵在祠堂,直到林耀東開口才讓道。也正是因為以林耀東為首、依靠血緣宗族關係維繫的製毒販毒產業鏈,才可能十幾年來牢不可破。

東山是個小地方,免不了市局某些警察也處於這層血緣關係網中,由此也產生猜疑。摻和了職業身份、血緣身份之後,人際關係之複雜,性格善惡更具多重性。

林氏宗族三個房頭齊聚祠堂。

編劇對“家族觀念”的著重渲染,恰恰提升了《破冰行動》的立意,也給大毒梟林耀東的行為找到了更深的根基。

編劇、導演的硬核路線讓這部劇後勁十足

不得不提,這是一部官方授意的電視劇,以2013年廣東省公安機關開展的“雷霆掃毒12·29專項行動”真實案例為創作素材而拍攝,有向緝毒英雄致敬的宣傳色彩。公安部新聞宣傳局、公安部禁毒局、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廣東省公安廳等有關負責人曾共同出席該劇發佈會。同時,多名公安幹警配合拍攝,各種裝備、直升機,全面配合。

編劇陳育新曾寫過《征服》、電視劇版《湄公河大案》等高口碑涉案劇,對此類題材拿捏精準。

即便如此,《破冰行動》從提筆到完成,陳育新也用了三年時間,去劇中“塔寨村”的原型——全國臭名昭著的製毒販毒窩點博社村探訪多次。他接受採訪時表示了創作的困難:需要平衡的內容很多,如何虛實結合,如何開始講述這個故事,都是難題。

護士陳珂,目前唯一的戀愛戲份。

陳育新沒有讓觀眾失望,寫慣了“硬核劇情”,他甚至不屑於用兒女情長去調劑懸疑燒腦,目前唯一出現戀愛戲份的宋楊和陳珂,也因為宋楊的殉職而迅速完結。雖說李飛與馬雯在工作中出現了星星點點的火花,但著墨之吝嗇,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導演傅東育也延續硬核路線。或許因為這是一部實打實的男人戲,男演員基本是素顏,黃景瑜連黑眼圈都沒遮,臉上的毛孔清晰可見。黃景瑜自己在微博上“哭訴”:“4k畫質是真清楚啊,我們劇是真不磨皮啊,我拍戲再也不攔著化妝老師給我上妝了,對自己顏值過分自信就是這個下場。”在濾鏡氾濫的國產劇中,能看到劇中人皮膚的真實質感已經讓人感動。

實際上,緝毒劇在犯罪類題材中占比不算多,能讓觀眾留下印象的大概也只有十幾年前《玉觀音》和《永不瞑目》,但似乎最終讓觀眾記住的都是緝毒警察的情感糾葛。近年來,除了電影《湄公河行動》成為爆款,電視劇都不給力,《獵毒人》之流被指“掛羊頭賣狗肉”,噱頭大卻淪為笑話。

任達華飾演港商趙嘉良。

《破冰行動》雖然被稱作掃毒版《人民的名義》,同樣雲集了吳剛、王勁鬆、任達華等一幫老戲骨,但劇集已過三分之一,未能有引爆全網的熱度。一方面,與許久未見、曇花一現的反腐題材不同,緝毒不算稀缺題材。另一方面,《破冰行動》的主創野心更大,希望從宗族、血緣等社會學角度來討論製毒村的存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受眾門檻。

畢竟對大部分觀眾而言,各方利益牽涉中的暗流湧動,遠不如在處長家發現“兩億現金牆”帶來的衝擊大。《人民的名義》中,農村出身、穿著樸素、看似人畜無害的處級幹部趙德漢在別墅中被發現了“兩億現金牆”時,觀眾的情緒被完全激發,相比之下,《破冰行動》的開篇含蓄得多。

但是,一部優秀類型劇是有後勁的,就像此前《白夜追兇》一樣,完結之後至今仍有“接受安利”的新觀眾打開視頻。或許《破冰行動》也會是這種情況。

□林中路(劇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