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魚網咖欲赴美上市,網咖鼻祖未來堪憂?
2019年05月15日17:14

  長大後開一家網吧,不用多大,夠吃喝就行,一邊打遊戲一邊坐在家裡賺錢。。。。。。相信這是很多80後和90後學生時代的願望。

  但是,如果在10年前告訴你,一家網吧要去美國上市,你會信嗎?

  近日,有市場消息稱,網魚網咖計劃今年下半年赴美上市,募集資金2億至3億美元,而早在去年7 月份,就有傳言說網魚網咖要在今年的3月份登陸港股,但現在看來,這一計劃有變,赴美上市成了它的最終選擇。

  網魚網咖,雖然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網吧,但是單憑這一點新奇,足以挑起大家的好奇心。

  如何成長到了這個地步?

  網魚網咖,堪稱是國內網咖鼻祖,這家在1998年成立的網吧品牌,依靠著創新的網咖概念,通過加盟的方式快速擴張,曆經20年成長為國內網咖行業的領導者,其主打的網絡文化加咖啡、西點的都市休閑模式吸引了一大批都市年輕人。

  根據官網顯示,網魚網咖年服務人次超過3000萬,擁有註冊會員逾1430萬,門店覆蓋四洲六國達1000餘家,澳州、加拿大、新加坡、美國等國家均囊括在內。

  作為一家網咖,硬件設施幾乎是其核心競爭力,寬敞明亮的大廳、清新文藝的裝修、舒適的沙發座椅、全面升級的硬件設施,輕鬆活力的上網氛圍,一掃傳統網吧的不良印象,讓人眼前一亮,更是貼合了時下年輕人的喜好。

  網魚網咖的前身叫做“封雨”,它從創立到計劃赴美上市,其實就是一段摸索升級的道路。

  2001年,《熱血傳奇》開啟了中國互聯網遊戲的元年,遊戲市場非常火爆,網吧成了一個香餑餑,也是一個十分賺錢的行業,從2000年到2002年,“封雨”每天都有2000到8000的收入,而不管是人力成本還是場地租金成本,都極為低廉,開網吧簡直就是躺著撿錢。

  2002年6月,北京市海澱區發生了震驚全國的“藍極速網吧事件”,致使25人死亡,全國上下迅速開始對網吧進行整頓工作,以及加強控製新網吧的審批,在此過程中,數以萬計的網吧被關停、倒閉,謹慎的黃鋒為了不被罰款,所以很少讓未成年人進入,也使得門店在這次浪潮中得以保存。

  隨後,非典來襲,網吧等娛樂場所遭遇致命打擊,但是因為堅持鍵鼠消毒、店面保潔等,“封雨”受到了區領導的特別表揚,並親自帶著全區所有的網吧老闆前來參觀學習。這得以讓黃鋒迅速的打開了相關人脈。2004年,“封雨”已經有了七八家門店。

  從高峰到低穀,然後重回高峰,這其中的跌宕起伏就像是一個令人難以捉摸的週期,黃鋒開始跳出“網吧小老闆”的思維,思考網吧未來的路該怎麼走。

  於是,他正是註冊了網魚公司,擺脫小作坊的狀態,開始系統化、標準化之路。但是萬萬沒想到,這並沒有擺脫行業天生缺陷帶來的“週期”,從2006年到2008年,中國個人PC大量普及,各種小網吧如雨後春筍一般湧現,市場的嚴重飽和,劣幣和良幣魚龍混雜,網吧行業快速進入了崩塌期。

  任何一個實體行業都有一個特性,市場飽和之下,肯定會爆發以價格戰為代表的極度競爭,上網價格開始出現斷崖式下跌,網吧為了吸引長期用戶,開始提供會員服務,“充多少送多少”是最為常見的廣告詞。

  但是,黃鋒看到了一個大家都沒想到的點。

  在當時,網吧到處都是廢棄的飲料瓶,桌子上落滿菸灰、鍵鼠上積著厚厚的汙垢、空氣中瀰漫著汗味和腳臭……這些都是每一個用戶吐槽的地方,而市場上不同的消費層次已經出現。

  黃鋒敏銳的捕捉到了這一點,於是逆勢而行,另闢蹊徑,認為網吧經過這10年的發展,早就不是單純的上網場所了,更適合作為消費娛樂、聚會交友的服務場所,與其淪陷,不如擴大它的附加價值。

  於是在2009年,黃鋒開始將“網吧+咖啡”相結合的模式引入網魚,首度將“網吧+咖啡”相結合的新業態模式引入中國大陸,以“都市慢生活”為口號的第一家網魚網咖誕生,網魚進入網咖2.0時期,提供現磨咖啡、奶茶、西點和舒適的環境以滿足年輕人的娛樂需求,同時重金打造一個環境設備一流、服務一流、價格同樣一流的樣板,這是一次風險和成本都堪稱巨大的冒險,他甚至要求網咖內不允許抽菸。

  當然事實也證明,網魚的高端路線徹底打通,到2011年,網魚下轄直營門店60多家,遍佈上海所有區域,這一新鮮的模式迅速獲得了網民的認可。此後,雖然遭遇了大規模的同質化跟風擠壓,網咖的概念被玩得差不多了,但是網魚一直處在行業中的前列。

  2012年,網魚網咖推出了3.0的網咖概念門店,升級蘋果iMax一體機等硬件裝備,增加獨立咖啡區、遊戲休息區等服務空間,引入鬆餅、illy咖啡等美食,打造更高品質的網絡休閑場所。隨後與網魚網咖與騰訊、Blizzard、網易等知名網遊平台深度合作,舉辦國際性電競賽事。

  此後,網魚網咖開始挖掘用戶的社交需求,以交朋友、打造多功能遊戲空間、新產品三大亮點重新定義網咖模式,上線了一個全國第一款O2O遊戲社交APP——約玩神器“魚泡泡”,並且在業內獲得極大的成功。

  也正是因此,網魚網咖與其他的同業競爭對手,真正的拉開了差距。

  網魚網咖的競爭力何在?

  從網魚的發展曆程上不難看出,這個行業是一個受到外部環境影響十分大的行業,網魚網咖之所以能發展起來,恰巧是暗合了一個規律,那就是在網吧這個魚龍混雜的大行業里,一定要在硬件和資本上與對手拉開差距。

  顯然,網魚網咖的是有底氣的,首先從自身的硬件條件和升級創新上看,網魚已經在過去的四代基礎上,提出了一個網魚5.0模式。

  它的一大特點就是獨享空間更私密更自由,根據其官網介紹:黑房率提高到70%,提供三人包、五人包、六人包、VIP豪華包間等多種形式供選擇。另增設桌遊體驗區,想玩狼人殺、大富翁、三國殺、UNO的人都可以在這裏得到釋放。

  2018年,最新版6.0模式上線,即網魚&比心O2O泛娛樂平台,它力圖構建線上線下一體化遊戲中心,圍繞“空間+內容+朋友”全面升級,但該模式尚未普及,一些偏遠地區的翻牌加盟店還停留在5.0模式以下。

  很明顯,這是一家已經蛻去了網吧與生俱來的江湖氣息,走上了科學化管理的公司,從模式上看和近兩年在風口上的長租公寓類似,通過加盟增加新的門店,然後統一裝修和運營風格,最終打造差異化的服務,獲取長期的競爭力。

  而在資本上,它似乎走得更遠。根據天眼查顯示,近年來網魚維持一年不少於一次的融資,眾多資本拋出橄欖枝,目前總計5輪,最近一筆2.1億元D輪融資發生在2017年1月,由達晨創投、一村資本和明嘉資本聯合投資。

  在這之中,便有“娛樂圈紀檢委”之稱的王思聰,2015年普思資本領投網魚的B輪融資,而普思資本由王思聰100%控股。經過此輪投資,王思聰以8.59%的持股比例成為網魚的第三大股東。

  在資本的加持下,網魚網咖獲得了百億的估值,獨家資源的能力可以說是如虎添翼,2017年網魚與硬件巨頭英特爾宣佈達成戰略合作,雙方在產品、渠道、品牌合作、賽事落地等方面展開深度合作,2017年《絕地求生》、《堡壘之夜》官方也將網魚作為中國唯一授權認證網咖。

  2019年,艾瑞諮詢評出《2018中國華東新經濟行業準獨角獸榜單》, 網魚網咖是上榜的唯一本地生活類企業,按照網魚的計劃,其將在2020年在全球開設5600家門店,以求在電競市場中分得更大的蛋糕。

  光鮮之下危機重重

  網魚之所以能獲得資本的青睞,也能迅速成長為一家現代化管理和發展的國際網咖企業,是因為其行業的龍頭地位。

  但是,成了行業龍頭就真的可以安穩了嗎?

  目前來說,國內的網咖已經走到了模式的巔峰,而尋找新的需求,已經顯得十分迫切,從2018年最新版6.0模式上線和普及來看,這一塊的增長其實並不大,而且也即將遭遇到瓶頸。

  而來自整個行業內的壓力,似乎更加大。

  上文中分析整個行業和網魚的發展就提到過,網咖這個模式曾經遭到過大規模的模仿,整個行業的服務質量都在下降,隨著智能手機的興起,大量網民將普通的上網需求轉移到了移動端。

  網咖雖然是一種新模式,但十幾年過去了,網咖仍然扮演著“玩遊戲的場所”的角色,上網費用通常佔據網咖總收入近70%的比重,網咖靠遊戲吃飯的局面難以改變,所以近年來網咖對遊戲的依賴性程度不斷增加。

  眼下,互聯網上網服務行業流量下沉是不爭的事實,我國上網服務場所總營收已連續兩年下降,2018年為706億元,較2016年最高點740億元下降34億元;同期用戶規模1.18億人,和上年保持不變,但已是近七年來次低。

  而從近年來,全國實際經營的互聯網上網服務場所數量變化上看,網咖其實是在不斷的倒閉的,說明整個行業都陷入了行業的衰退期,它看起來是一個夕陽產業。

  除此之外,整個行業還面臨著兩個大威脅。

  其一,移動電競的興起。

  隨著移動設備的普及和互聯網通訊技術的提高,PC的遊戲霸主地位已經受到了動搖,2017年網咖行業面臨困境,最後是風口上的直播和《絕地求生》的火爆,讓高配置的網咖走出困境,那麼在《絕地求生》之後呢?

  當下,移動電競已經興起,碎片化的遊戲體驗讓手遊捕獲不少端遊玩家,《王者榮耀》《刺Guild Wars場》是其中的推動者,也是市場風向轉變的最好證明,事實上,2018年移動電競市場的規模達469億元,以51億元的優勢超越端遊電競市場,成為電競市場內最大的細分市場,而這一趨勢未來將持續擴大。

  其二,雲遊戲的潛在影響。

  當前,雲遊戲還只是一個概念,處在研發和試錯階段,但是我們絲毫不懷疑其可行性和對未來遊戲市場的革命性,它的優點很明顯,可以讓低配設備暢玩大型遊戲,而且能有效防止作弊,提升用戶的遊戲體驗,增加用戶的粘性,它代表著遊戲未來的發展方向,將在一定程度上改變遊戲世界的商業規則。

  當網咖失去了硬件配置這一大優勢,將憑藉什麼留存用戶?而本身,現在絕大部分的遊戲玩家對網咖的定義,就是舒適和配置高,從《熱血傳奇》到《英雄聯盟》再到《絕地求生》,網咖的命運從一開始就掌握在遊戲廠商手中,當失去了這一基礎,會不會也因此走進曆史的塵埃?

  結 語

  2018年第一季度,網魚全國業績平均增長率達到39%,在行業中處於逆勢增長。

  不可否認,網魚在行業內已經是龍頭地位,規模+模式+資本的組合之下,也擁有行業內絕對的競爭力。但是,它能否保持如此良好態勢,是一件值得懷疑的事。

  畢竟,任何偉大的商業模式都不是永恒的,互聯網的迅猛發展催生出了網吧的黃金年代,遊戲行業的迅猛發展,也讓網咖這個概念走向了時代的風口,可是時代一詞是有期限的,落毛的鳳凰不如雞,如果整個行業都走向夕陽,網魚網咖還能獨善其身嗎?

  來源:IPO那點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