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步和Lyft為美化報表自創財務指標 但投資者不買賬
2019年05月15日15:08

  優步(Uber Technologies Inc., UBER)、Lyft Inc. (LYFT)和其他選擇上市的大型初創公司對其新業務模式進行了大肆宣傳,這些新模式顛覆了傳統行業,但也令這些公司遭遇曆史性虧損。

  為了吸引投資者,這些公司還提出一些非常規方法來衡量其表現。但到目前為止,投資者並不買賬。

  優步和Lyft在IPO前的12個月虧損額為有史以來美國初創公司中最大的,這兩家網約車公司上市後雙雙遇挫。優步在截至3月底的12個月虧損達37億美元,該公司將IPO發行價定在指導價區間的低端,目前股價較其上週五的發行價已下跌約11%。Lyft去年虧損9.11億美元,該公司股價自3月份上市以來累計下跌約30%。

  這兩家公司都提供了他們認為能更好衡量其業績的財務指標。這些指標忽略了重大開支。優步稱該指標為“核心平台貢獻利潤”,基於這一指標,該公司去年實現利潤9.4億美元,而不是經營虧損30億美元。Lyft採用不同方法衡量的“貢獻”利潤為9.21億美元。

  一些公司在上市首日表現不佳後經營狀況會有所好轉。而且除優步和Lyft之外,也有一些公司創造了其聲稱能更好反映自身業務狀況和潛力的非常規財務指標。

  WeWork Cos.在創出名為“社區調整Ebitda”的新利潤指標之後,在去年12月份提交了IPO申請。這家共享辦公空間公司的高管表示,該公司應被視為科技公司。Ebitda指利息、稅項、折舊和攤銷前利潤。

  以標準會計方法計算,WeWork去年淨虧損約19億美元,而以該公司看重的上述指標衡量,則為實現淨利潤4.67億美元。標普全球市場財智(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的數據顯示,基於美國公認會計準則的上述虧損額將是美國上市初創公司史上第二高水平,介於優步和Lyft之間。

  以善於發現會計伎倆而知名的法務會計師Howard Schilit稱,早期投資者試圖在公開市場找到接盤者。他表示,為了推銷這些交易,他們會構造一種荒謬的事實模式。

  WeWork和優步的發言人不予置評。Lyft發言人稱,“貢獻利潤”數字旨在幫助投資者瞭解該公司利潤率的擴大情況。

  這種富有創意的會計做法令人聯想到上世紀90年代末的互聯網泡沫,當時虧損公司在上市時宣揚“備考”利潤能更好地衡量其財務表現。在更近一段時間,矽谷初創公司使用一些非傳統的財務指標,比如“年度經常性收入”、“開票額”和“預訂額”等,與傳統會計指標相比,這些指標能給投資者留下更好印象。

  許多公司認為,在瞭解其業務的增長趨勢方面,這些非傳統指標是更好的衡量方式。對那些能高速增長的初創公司,風險資本投資者通常會給予估值溢價,而忽略一些前期發生的大額費用。風險資本投資者和企業家表示,舉例而言,營銷成本或許會讓公司在初期蒙受虧損,但如果爭取到的客戶從長期來看能提供高利潤,則現在投資發生虧損將是值得的。

  初創公司一旦上市,就必須對基於非美國公認會計準則的財務用語做出解釋,披露它們與傳統會計標準有何不同。會計監察機構提醒投資者不要忽略標準指標。運用標準指標可以更輕鬆地比較各公司的財務報表。

  企業普遍採用能夠美化財務報表數字的指標,如果使用標準會計方法,其報表就會顯得遜色一些。標普道瓊斯指數公司(S&P Dow Jones Indices)的高級指數分析師Howard Silverblatt稱,標普500指數成分股公司使用調整後利潤指標公佈的2018年每股收益較標準指標高出19美元。

  這一數字比過去十年間的平均提振幅度高出一倍。自1980年以來,唯有衰退時期才出現過企業青睞的利潤指標與標準化數字之間差距如此之大的情況,因為企業在衰退時期常常會進行大額減計。

  Silverblatt說,投資者應當關注這種擴大的差距。“這些都是真實的費用,可能意味著企業正遇到困難。”

  2000年,在互聯網泡沫破裂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簡稱SEC)的首席會計師Lynn Turner曾感慨他稱之為“EBS”的財報。EBS是“Everything but Bad Stuff”的縮寫,意思是“一點壞消息也沒有”。

  科技公司窮盡所能想要粉飾財務困難,但許多公司並不能得到投資者的認可。

  2011年,Groupon Inc. (GRPN)利用IPO招股書的前三頁來解釋自己創造的一個會計指標,這個指標被稱作“調整後部門合併運營利潤”。這個指標不計入營銷成本等訂戶獲取開支,導致2010年Groupon由運營虧損4.2億美元搖身一變成為盈利6,060萬美元。但迫於SEC的壓力,該公司最終從招股書中刪掉了這個指標,其股價在上市後大幅下跌。

  2015年,時任雅虎(Yahoo Inc.)首席執行長的梅耶爾(Marissa Mayer)使用了一個被她稱作Mavens的新收入指標,Mavens是移動、視頻、原生廣告和社交英文的首字母縮寫。這個指標追蹤的是在雅虎主要業務持續下滑之際仍實現增長的規模較小的部分業務。此舉引發了廣泛批評,兩年後,雅虎以大幅折讓的價格向Verizon Communications Inc.出售了核心業務。

  WeWork的社區調整後EBITDA不包括上億美元的經營費用,認列了簽署長期租約獲得的預付折扣,而不是在租賃期內分期攤銷。WeWork稱,這樣做能夠更好地把活躍用地相關成本隔離出來。

  優步的“貢獻利潤”不包括上億美元的研發費用(包括自動駕駛技術研發開支),儘管優步稱這些研發舉措對公司未來至關重要。Lyft表示,“貢獻利潤”是一項反映Lyft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標,但其“貢獻利潤”數字不包括2018年度近20億美元的經營費用,而正是這一大筆經營費用導致Lyft發生巨額虧損。

  即使科技投資者對初創科技公司公佈財務數字的手法抱有顧慮,但對這一點越來越無能為力。一些科技初創公司給予創始人超級投票權股份,Lyft和WeWork也在其中。這種做法在初創公司中越來越常見。

  根據研究IPO的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教授Jay Ritter提供的數據,2015年至2018年期間上市的初創科技公司中,有超級投票權股票的公司數量占到了三分之一,而上溯到1980年的之前多年里,這個比例平均只有6%。過去38年里,非科技IPO中,具有超級投票權股票的公司只占十分之一。

  文章來源:華爾街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