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讓45個村莊颳起“樂善”之風
2019年05月15日04:09

原標題:他讓45個村莊颳起“樂善”之風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武威 羅佳凱
村民籌集善款的名單。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武威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武威

  900多年前,範仲淹首創範氏義莊,範氏族人可以通過義莊領口糧、衣料、科舉費、婚姻費、喪葬費等,同時扶危濟困。此後世家望族都興辦義莊,為族人提供經濟上的“保險”。

  46歲的中學數學老師羅佳凱回到家鄉梅州豐順縣留隍鎮已有3年多,他放棄了大城市的工作,回鄉照顧生病的奶奶和父親。同時,熱心公益的他是廣東南粵基金會留隍誌願者服務隊的前總幹事,在他的推動下,留隍鎮45個村落的村民自發建立起了現代義莊——“樂善群”,只要本村村民的急困一經核實,樂善群就會發起募捐,為他們的鄰居排憂紓難。

  如今,這樣的樂善模式已影響到了周邊村鎮。“據我瞭解,豐順潭江鎮、小勝鎮、潘田鎮也開始有了樂善群,足見這樣的模式是可推廣、可複製的。”羅佳凱說。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武威

  5月10日早晨,記者跟隨留隍鎮黃儏村樂善群群主劉誌明、愛心人士李德娟等來到村民劉兆文的家。劉兆文罹患胃癌,正在汕頭一家醫院進行化療;他的妻子這30年來也飽受神經官能症的折磨,一直無法工作;原先在汕頭打工的兒子每月還有四五千元收入,但因為要照顧住院的父親,他不得不停工。這場大病讓劉兆文一家想到向村里的樂善群求助,短短5天,村民就為他募集了46622元善款。

  貧富懸殊但不阻善心

  拿到善款,劉兆文的妻子一個勁地感謝鄰居。她說,自從丈夫生病以來,已經花去家裡十多萬元存款,這也讓家庭經濟狀況跌入穀底,但這一場“及時雨”,可以讓家裡支撐好一陣子了。

  留隍鎮位於梅州與潮州交界處,境內山巒連綿,客家人、潮汕人雜居,因為耕地少,當地自古就有外出經商的傳統,因此幾乎村村都有成功的商人,也都有比較貧困的農民。“鎮上最有名的商人就是朱孟依,廣州的好多個樓盤都是他開發的。他也想著家鄉,給鎮上每個60歲以上的老人都買了低保。”劉誌明說。

  黃儏村位於大山深處,良田極少。但村里有好多別墅,豪車隨處可見,但不少黃色磚塊壘起的土坯房卻依然錯落其間。“貧富差異雖然比較大,但走出去的人,對家鄉的感情都特別深,村民特別團結,祠堂都供奉一個祖先,所以鄰居有困難,幾乎一呼百應。”劉誌明說。

  為鄉賢做慈善搭建平台

  “樂善群最大的意義,就是搭建了一個以村為單位的慈善平台,讓村里有困難的人得到及時的賙濟,讓鄉賢回報家鄉有了一個清晰的渠道。”2015年,留隍鎮新美村村民羅佳凱為了照顧患病的奶奶和父親,辭去東莞公辦高中任教工作返回家鄉,他正是樂善群的發起人。

  回鄉一年,他首先與誌同道合的村民一同組建起“留隍誌願者”隊伍。最初,團隊只有7人,其中還包括一名年近七旬的老人和一個小孩。2016年12月3日,“留隍誌願者”組織了第一期活動,團隊7個人羞澀地走進留隍敬老院,當義工打掃衛生。“一開始大家感覺不好意思,擔心被村里人笑話,但現在誌願服務已常態化,無論村里鄉親還是外出鄉賢都踴躍參與。誌願服務隊逐漸擴大,我們也得到了廣東南粵慈善基金會的支持,成為他們旗下的第7支誌願者隊伍。”

  長時間下鄉服務,也讓羅佳凱發現了當時一些誌願者做不了,又亟待解決的困難,“比如村里有人生了重病沒錢醫治,如果走一般的慈善基金會,或者網絡上水滴籌、輕鬆籌之類的渠道,很難快速籌到足夠的錢,陌生人給陌生人捐錢的方式,可信度也沒有那麼高”。而據《瀟湘晨報》5月10日的暗訪報導,“製作”一整套假冒的病曆和化驗單,只需花2280元。

  於是一個大膽的想法在羅佳凱心中迸發出來,何不利用先進的通訊工具,讓熟知受困者情況的村民們一起幫助自己的身邊人呢?在羅佳凱的鼓勵和協助下,2017年3月,溪北村創立了第一個樂善群“溪北樂善群”。隨後2個月內,整個留隍鎮颳起“樂善”之風,至今先後建立樂善群45個,幾乎覆蓋了鎮上的所有自然村。

  如今,不少樂善群中的活躍分子都是廣州、東莞、深圳等地留隍商會的成員,也有不少本地成功的商人,“像廣州留隍商會會長許少林、朱氏(朱孟依)家族的一些成員、本地的水泥鋼鐵大王、一些官員和校長,都在他們本村的樂善群裡”。

  “現在樂善群不僅為村里的困難群眾解憂紓難,我們每月還做尊師重教、敬老愛幼的活動。此外鋪路修橋,祠堂修繕,應急救助等各項鄉村公益建設,樂善群都做了很多貢獻。這3年,修村里的道路,就修了10處路段。”羅佳凱說。

  充分信任和財務公開

  羅佳凱說,因為以村為單位,樂善群本質上是一個親友群,村民互相熟識,對各自的家庭情況也非常瞭解,求助者除了要出具相應的醫療證明,還會有村民去親自核實,可信度非常高,所以不太可能有詐捐的情況發生。

  另外,各村的樂善群群主都由村中樂善群發起人、村民舉薦出有威望的人擔任,群中不少在外經商的老闆還會委派財務監管善款的流向。各村的樂善群搭建起來後,羅佳凱幫忙各村完善相關約定,如入群者需實名,善款日日公開,月月提供收支賬目,向所有群友公示,“我們正在推進善款月月清零,善款若有盈餘,到月底時購買物品分給村里的孤兒和老人,大家一起監督資金流向”。

  “我們每天都要記賬和公示的,一些在外的老闆還在群裡建立了財務製度,必須由幾位理事同時簽字,才能到‘財務’那裡把錢取出來。”黃儏村樂善群群主劉誌明說。

  “現在家家有人進本村樂善群,村村都有慈善可做。本村人有了困難,不會想到求助‘輕鬆籌’‘水滴籌’,第一個想到的是樂善群。”羅佳凱相信自己如今抽身離去,這45個村的樂善群依然可以運轉流暢。

  專家:樂善群重塑敦親愛鄰鄉風

  2009屆北京大學人文地理碩士,古村落誌願者公益組織“古村之友”理事長湯敏告訴記者,公益最難之處,就在於如何讓群眾自發參與,如何樹立公信力。而留隍鎮以村為單位的樂善群,以村民的親屬和鄰里關係為紐帶,幫助身邊看得到的人,同時也為外出鄉賢回報家鄉提供了很好的平台,這大大刺激了漸漸空心化鄉村的內生動力。“這是中國農村自下而上的基層善治,它與政府這幾年來自上而下的扶貧工作互為應和,共同促進美麗鄉村的建設和基層治理”。

  湯敏表示,樂善群更大的意義在“重塑敦親愛鄰的鄉風”。它可以改良人性的冷漠和自私,讓鄉村人心向善,“這樣的模式是可以複製和推廣的,不要看留隍小,但我認為它有全局意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