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裁員背後的中年程式員
2019年05月14日14:30

  作者:熊大誌

  “當時收到郵件就猜到可能會裁員。”陶傑解釋道,早在4月份,部分自媒體就發佈了甲骨文中國將會裁員約1600人的消息,甚至明確了“官宣”的時間為5月7日。“當時覺得傳言不可信,最主要的就是因為規模太大了,感覺不太現實。”

  很快,靴子落地,甲骨文中國裁員的“傳言”變成了現實。在全員大會上,甲骨文亞太區人力資源主管聲稱,甲骨文正在進行全球性的業務結構調整,導致一部分人要離開崗位。據多家媒體報導,甲骨文將裁撤中國區研發中心(CDC),整個CDC約1600人,首批確認裁員約900餘人,其中超過500人來自北京研發中心,目前銷售等崗位依然保留,但不排除下一步的持續裁員可能。有消息稱,第二批裁員將在7月進行。

  作為一名雲計算團隊的技術人員,陶傑一度以為自己足夠安全。但直到被HR約談,陶傑才意識到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事實:在一場無差別裁員中,沒有人會倖免。

5月12日,甲骨文大廈外新增的通知。 熊大誌/攝
5月12日,甲骨文大廈外新增的通知。 熊大誌/攝

  “等著被裁員”的覺悟

  對陶傑而言,甲骨文是有“光環”的。

  作為全球TOP2的軟件公司,甲骨文為遍及145個國家的用戶提供數據庫、工具、應用軟件及相關的諮詢、支援和培訓服務。公司於1989年正式進入中國市場,2002年該公司在深圳建立第一家研發中心,隨後在北京、上海、蘇州、南京相繼成立研發中心。2013年,甲骨文已超越IBM,成為繼微軟之後全球第二大軟件公司。目前,甲骨文在中國有14家分公司、5個研發中心,約近5000名員工。研發中心負責雲開發、Linux、Oracle Spatial、虛擬化技術、服務器技術和應用開發等。

  從某種程度上講,甲骨文在中國的發展,離不開政府行為的支援。在2004年版本的《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中,外資研發中心正式被列為鼓勵類項目(第12款11條)。各地方政府更是以其為榮,大力支援跨國公司在本地設立研發中心,並在土地、基礎設施建設、稅收、資金支援等多方面開出了各種優惠條件。同一時間,微軟、IBM、惠普等企業均先後在中國設立研發中心。

  2017年11月,在民營企業敲了7年代碼之後,陶傑搬進了中國程式員密度最高的區域之一後廠村,在甲骨文大廈里擁有了新的格子間。陶傑從事的雲計算業務,不僅是甲骨文致力於轉型的新方向,也代表著整個行業發展的大趨勢。進入甲骨文工作,陶傑一度以為,自己迎來了職業生涯的高光時刻。

  改變發生在2018年。10月,大洋彼端的甲骨文創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在公開場合發表了一些對中國不太友好的言論”。鋪天蓋地的新聞讓陶傑和同事們忽然意識到,“他完全不在乎中國市場”。陶傑的內心隱隱有了一些擔憂。

  事實上,從營收上講,中國的營收在甲骨文的總營收中佔比很小,在亞洲區域甚至比不上日本。而在研發分工上,甲骨文中國研發中心承擔的並非是核心、基礎性業務,更多是應用的本地化,相對邊緣。

  4月初,“甲骨文中國研發中心將徹底關閉”的消息開始在TheLayoff上流傳,甚至給出了具體的“官宣時間”。TheLayoff是一個以分享公司裁員信息為主的美國論壇。

  “應該涉及的範圍很小或者還沒開始,”在和同事的交流中,陶傑心懷僥倖。“外企的人都有一個覺悟,就是說等著被裁員。”在陶傑看來,公司裁員其實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某塊業務前景不明或者主要負責的高層離職,都有可能導致整個業務線被砍掉。有些部門已經半年都沒有新任務了,很明顯是會被裁掉的。

  據外媒CRN報導,美國加州監管文件披露,甲骨文將在該州永久裁員352人,裁員將從5月21日開始,包括255名甲骨文紅木城(Redwood City)總部員工和97名聖克拉拉(Santa Clara)辦公室員工。

  “大部分與我交談的人都在等待他們的遣散費,因為我們都知道它即將到來,只是不知道具體的時間。”在TheLayoff上,有甲骨文公司的員工如此表示。

  “我們不一樣,我們上線了很多新業務,是最忙的一個部門了。”對即將到來的裁員,陶傑一度信心十足。

5月10日,中關村軟件園甲骨文專場招聘會現場,有招聘團隊打出了“接受團隊整體平移”的口號。圖片來自網絡
5月10日,中關村軟件園甲骨文專場招聘會現場,有招聘團隊打出了“接受團隊整體平移”的口號。圖片來自網絡

    “高端產業回流歐美,低端產業流失到東南亞”

  全員會後,陶傑終於還是迎來了和HR一對一的面談邀請,他用了兩個字來形容這次談話:震驚。“之前我們部門一點風聲都沒透露,都以為我們會堅持到最後。”在陶傑的設想里,即便自己被裁員,也應該是最後一批被裁掉的,“大家都以為我們能堅持到12月份”。

  “當時主要談的就是賠償,5月份的工資全算,其餘部分按照社(會)平(均)工資的3倍或者你的平均工資取低值,還有法定年假。”陶傑表示,和部分媒體報導的一樣,HR表示5月22日之前簽離職協議,賠償為N+6(N為入職年限);5月22日之前簽字就是N+1;5月31日是上班的最後一天。“沒有任何協商,只是通知。”

  《勞動合同法》規定,N的計算標準為最近12個月的月平均工資,最高不超過當地月平均工資的三倍,每滿一年按照一個月計算,不滿半年半個月計算,超過半年按照一個月計算。看似慷慨的N+6,背後其實隱藏了不少小心思。2017年,北京市職工月平均工資8467元,最高3倍也只有2萬5千餘元。

  有獵頭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這對外企員工而言,並不算高薪資。“我之前聯繫的微軟3年(工作經驗)左右的大概(年薪)25(萬元)到30(萬元)了。一些小的外企,2至3年給到的薪資大概是15(萬元)到25萬元。”

  據“企查查”公佈的Oracle中國招聘統計信息,甲骨文中國員工月平均工資為48959元,約六成中國員工的工作經驗集中在5至10年。同時,按照公司文件,員工手上的股票期權一般會在6月份到期,但5月31日的離職時間,無疑讓員工被迫放棄了這部分收入。

  關於甲骨文公司裁撤中國區研發中心的原因,《財經》報導分析稱,跨國公司在中國建設研發中心,受中國的市場、人才與政策紅利影響,但自2012年起,外國科技公司在華研發中心的數量與規模發展曲線出現掉頭向下跡象。

  有多位外企研發人員向《財經》記者表示,中國勞動力成本的上升,是IT類外企將研發轉移至印度等其他國家的重要原因之一。德勤《2016全球製造業競爭力指數》報告顯示,自2005年以來,中國的勞動力成本上升了5倍,目前已經超過印度。並且,印度軟件產業在全球的地位持續上升,規模效應日益明顯。

  2017年1月,甲骨文中國裁退了北京研發中心Solaris操作系統和存儲系統兩條業務線的員工至少170人,其中存儲系統業務線被裁人數約占1/4。並且,此次裁員並不完全是人員縮減,存儲條線的人員裁減後,部分工作崗位將調整回美國和印度。

  “高端產業回流歐美,低端產業流失到東南亞。”陶傑表示,在IT界一直都有這樣一個說法:“沒錯,現實就是這樣的。”陶傑有些絕望。

5月10日,中關村軟件園甲骨文專場招聘會現場。圖片來自網絡
5月10日,中關村軟件園甲骨文專場招聘會現場。圖片來自網絡

  “Life work balance”

  裁員信息發佈之後,部分不滿的員工在甲骨文大廈的樓下拉起了橫幅,要求“把工作機會留在中國”,“反對甲骨文只要中國市場,不要中國員工”。還有部分員工,迅速開始尋找新的工作。

  據BOSS直聘提供的數據顯示,在5月7日的網站上,“甲骨文”“Oracle”兩個關鍵詞搜索次數暴增,其中來自招聘者搜索達到近10萬次。職場點評網站“看準”提供的信息則提到,裁員消息放出後,網站甲骨文公司的訪問量暴增數十倍。

  按照BOSS直聘方面的說法,目前在平台活躍找工作的甲骨文前工程師有300多名,在過去的一週,有近萬名招聘者向他們發起了溝通。與此同時,甲骨文中國依然還有100多個職位正在開放招聘,技術類崗位不少與雲計算相關;5月7日來自求職者的“甲骨文”“Oracle”搜索次數也較前一日上漲了30%左右。

  另一個招聘網站拉勾網也在首頁上線了專門面向甲骨文被裁員工的招聘入口,當中所提供的基本是各大科技企業的工程師崗位。針對招聘方,拉勾網還推出了“甲骨文人才專場”,聚合甲骨文中國員工簡曆。

  5月8日晚上,陶傑離開辦公室,準備下班回家。甲骨文大廈外圍的防護欄上粘滿了新貼的A4紙,除了公司打印的通知“甲骨文園區已啟用門禁控製系統!非甲骨文員工,禁止穿行!”更多的則是其他公司的招聘啟事。

  5月10日,由中關村軟件園、海澱園工會工委主辦,中關村軟件園人力資源聯盟承辦的甲骨文專場人才推介會在中關村軟件園舉行。聯想、華為、網易、新浪、360、京東物流、阿里巴巴菜鳥、知乎、美團等知名企業都提供了招聘需求,甚至有公司直接打出了“接受團隊整體平移”的口號。

  據AI財經報導,在招聘會現場,有BAT子公司企業HR亦表示,甲骨文員工年齡段偏高,像微軟、IBM這樣比較穩定的大外企,很多人在這裏工作十多年了,文化背景和國內有很大差異。有人甚至上來就問:“你們是996嗎?”

  “說實話,如果你很在意生活和工作的平衡,其實你是跟社會脫節了的。現在中國互聯網公司的節奏,大家應該都非常清楚。如果你關注互聯網行業,關注這個社會,你不應該想這些。”上述HR如此說道。

  和鼓吹“狼性文化”的中國企業不同,外企大都追求“Life work balance”,甲骨文也是如此。在社交軟件脈脈上,有認證為甲骨文員工的網友表示,在甲骨文每工作一年,每週在家工作的時間就增加一天,“也就是說只要你混得好,甲骨文待5年你就不必來公司上班了”。

  有甲骨文員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很多在甲骨文中國十幾年的老員工即便沒有年度調薪、升職,也會願意留在甲骨文,因為這裏“不是拿命換錢,不強製加班,只在產品上線前的幾個關鍵節點需要加班,之後還有機會調休”。

  “我接觸過一些外企員工,他們的工作時間就是早九晚六,更有生活一些吧,國內的互聯網公司就是996或者007。”有獵頭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在此情況下,外企員工很難適應國內互聯網公司的工作節奏。

5月10日,中關村軟件園甲骨文專場招聘會現場。圖片來自網絡
5月10日,中關村軟件園甲骨文專場招聘會現場。圖片來自網絡

  “國內互聯網公司對30歲以上的程式員不太友好”

  “如此大批量的人員短時間流入到國內的招聘市場,會造成多大的衝擊?20天的時間面對這麼多競爭者,能找到稱心的工作?”面對現實,陶傑比較悲觀。雖然放出來的職位看似很多,要想找到真正匹配的工作,還是很難。“國內互聯網公司對30歲以上的程式員不太友好,在企業面前處於絕對的弱勢地位。”

  據統計,此次甲骨文被裁員工的平均年齡在37歲左右。與此同時,畢業季來臨,一大批新鮮血液將湧入就業市場。部分被裁掉的底層員工,將和這群職場新人正面交鋒。

  無論國內國外,關於程式員的“大齡歧視”從來不是一個新鮮的話題。

  2018年9月,三名IBM前員工在曼哈頓聯邦法院向老東家發起集體訴訟,指控公司在解僱他們的時候對他們有年齡歧視行為。“在過去幾年里,IBM一直在系統性地裁減高齡員工,以打造一個更加年輕化的團隊,”三名前員工在訴狀中聲稱。該訴狀大量借用了ProPublica的報導。該報導發佈於3月份,其中稱IBM在過去六年中已經解僱超過2萬名40歲以上員工。

  同為IT從業人員的林波也表示,IT行業是存在大齡恐懼症的。“30歲的時候最恐怖。”林波表示,剛畢業的時候,大家工資從3000塊錢起步,感覺自己每年都在學習新知識,工資也會有相應的增長。“這個階段大家都很自信,覺得這時候不拚什麼時候拚。”到了30歲,身體狀況和家庭原因會導致注意力越來越難集中,公司也多了很多比自己更努力的晚輩。

  “30歲的時候就是你感到了不安,但無力掙紮;35歲之後我覺得就是徹底的鹹魚狀態了。”林波有點無奈:“過了30歲就變成了讓我拚,我也拚不動了。”

  曾在某公司擔任軟件開發的江偉亦表示,自己在招人的時候,年齡超過30歲的,簡曆都不會看。“我們招的就是一線幹活的。我不需要那麼大年齡,年輕人有的是。”

  年齡的增長無可避免,難道30歲真的成了程式員過不去的一個坎嗎?職場作家、職業生涯諮詢師、國家三級心理諮詢師趙曉璃給出了自己的建議:首先,要多關注普適性的技能,不要緊盯著自己眼前的一畝三分地;其次,要多拓展眼界,不能總使自己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裡面。

  “程式員是高智商人群,專注成就了他們過往可以攀到高峰,但專注的同時也是一把雙刃劍,如果不是有意識地去拓展,就很容易走到一個死胡同,在面對變化的時候就容易被動。”趙曉璃表示。

  5月11日,陶傑選擇迎接變化,參與了某國有銀行2019年金融科技社會招聘的考試。末了,陶傑感歎道:“希望這次也有好運氣吧”。

  (應採訪者要求,文中陶傑、林波、江偉系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