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沙與列斯聯,瘋子與賭徒的故事...
2019年05月14日08:52

比爾沙
比爾沙

  比爾沙(M.Bielsa),一個充滿爭議的主教練,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無論是阿根廷國家隊還是後來在歐洲大陸帶的那些球會,瘋子冠軍頭銜不多,但他獨特的足球風格卻影響了無數足球人。去年夏天,已經60多歲的他決定重新出山,拿起了英冠球會列斯聯的教鞭。

  白玫瑰曾經無限輝煌也經歷過諸多坎坷,他們拿下了最後一屆英甲冠軍,有斯特拉坎這樣的球星,也有里奧費迪南(R.Ferdinand)、維杜卡(M.Viduka)、阿倫-史密夫(A.Smith)這樣的青年禁衛軍,不過黃金一代很快解體,球會也陷入了各種困頓之中。去年夏天,他們出人意料的宣佈比爾沙成為新任主教練,這似乎又是一出豪賭。瘋子是出了名的不好相處的主教練,而列斯聯「魔咒」也有著赫赫威名,這二者結合會產生什麼樣的化學反應呢?

  《442》雜誌特邀《約基卡積亞晚郵報》足球主筆,跟隨白玫瑰13個賽季的著名記者菲爾-哈依進行深度解讀。

  高規格代表團遠赴阿根廷邀請比爾沙出山

  去年夏天,以足球總監維克多-奧爾塔和球會CEO安格斯-金尼爾為代表的談判團從列斯聯出發遠赴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在一家酒店與閑賦在家的比爾沙會談。這不是他們第一次主動出擊尋找新的主教練,但卻是最重要的一次。

  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雙方關起門來從早上十點一直聊到了半夜十一點,中間除了比爾沙堅持要休息一會吃點東西之外,其餘所有時間他們都在談論足球,雙方並不是在泛泛而談,或者高談闊論,而是針對列斯聯主教練這個職位展開詳細的、具體的討論,所有遠方來客都不懷疑瘋子最終會接過這份工作。

  是的,當阿根廷人接到來自英國的電話決定重新出山之後,從半夜開始就連續不停的觀看白玫瑰的比賽錄像,到了他和球會一行人見面,比爾沙已經看完了列斯聯之前一個賽季所有的比賽,那可是超過70小時的錄像。2017-18賽季,列斯聯最終在英冠位列第13,可以說又是一個值得被遺忘的賽季。

  奧爾塔和金尼爾問比爾沙什麼才是決定性的問題:「你對英冠知道多少?」這對於阿根廷人來說壓根就不是問題,他已經對整個聯賽瞭若指掌,詳細到每傢俱樂部的具體情況,桌子上鋪滿了它們的材料。

  外界都稱比爾沙為「瘋子」,但他的強迫症屬性要遠高於瘋狂屬性。阿根廷人2018-19賽季在列斯聯的故事可以簡單的概括為,一個狂人,不遠7000英里從南美飛奔到英國然後打造一支屬於他獨特烙印的球隊。白玫瑰可以說擁有英國足球的終極致幻屬性:球會已經被貼上了幾條健康警告標籤,可一旦球會、這座城市和它的靈魂讓你上癮,你就不可能獨自離開。

  其實在奧爾塔他們之前韋斯咸也和比爾沙有過接觸,不過「鎚仔幫」高層並沒有給阿根廷人提供一份具體的願景圖,而是含糊其辭的說希望比爾沙能夠將球隊帶到一個更好的位置。在雙方的溝通中瘋子沒看到任何對他而言有意義的東西,所以很快就拒絕了。列斯聯方面的意願很直接:終結球會十幾年的混亂,並且重新殺入英超。相對應的,他們開出了埃蘭路歷史上最高的主教練年薪。

  但已經過了耳順年紀的阿根廷人根本不在乎錢多錢少,對合約的細節也沒什麼興趣,這些都讓球會高層有些意外。從根本上來講,他是一個浪漫的、同時也是地道的羅沙利奧人。這是一座位於阿根廷首都西北部的港口城市,比爾沙生於斯長於斯,從小就是紐維爾舊生的忠實擁躉,並且也為球隊效力過,最終還拿起了她的教鞭,並在1992年奪取了秋季聯賽的桂冠。為了表彰他的成就,球會在2009年決定用這位功勳教練的名字來為自家主場命名。

  瘋子並沒有忘記自己的母隊,去年他個人捐款250萬美元幫助老男孩興建新的訓練設施。「我這隻不過是在還債,而不是餽贈,是球會成就了今天的我,」在接受採訪的時候他如此表示。

  同樣的,列斯聯在和比爾沙接洽時同樣觸動了他內心最深處的部分,白玫瑰是一家聲名卓著、球迷基礎雄厚,永遠都在尋求釋放的球會,甚至可以說這份工作帶有不少的浪漫色彩。

  標誌性的風格和全身心的奉獻堪稱比爾沙的兩大特質,他是一個現代化的思考者,一致都認為戰術應該與時俱進,而且從上世紀90年代初到現在他也一直都是這麼做的。但其實他的成功離不開球會雄厚的實力。

  列斯聯上季前半段的主教練托馬斯-基斯坦奴森因為無法處理巨大壓力,再加上成績慘淡在去年1月份慘遭解僱。比爾沙和他有點類似的是,永遠都穿著球會配發的衣服,無論是在後備席、新聞記者會、亦或是工作之餘的任何時間,都是如此。

  平易近人卻又偏執如狂

  一開始,球會在魯丁公園邊上為他找了一家酒店,距離繁華的哈囉蓋特很近,生活十分便利。但比爾沙很快就厭煩了這種沒有歸屬感的日子,要求搬到球會訓練基地附近,他在韋瑟比旁邊找了一家公寓,然後每天就背著帆布包,帶著頭罩、耳機,步行45分鐘上班,不認識的人可能以為這就是一個退了休的鄰家大叔。每次記者在去阿奇村的路上碰到比爾沙都會問要不要捎他一腳,但得到的都是拒絕的回答。瘋子是這麼說的:「我喜歡走路」。其實阿根廷人大部分時間都待在訓練基地,為了保證他的休息,工作人員不得不給他專門配備了一間小休息室,裡面放了張小床,還有一個專門設置的小廚房,好毫不誇張的說他就是一個以工作為家的人。

  球會高層出發去布宜諾斯艾利斯之前,有知情人士跟他們說只要跟比爾沙坐下來談判,瘋子肯定會提出改變訓練基地的要求。不過讓奧爾塔他們驚訝的是,阿根廷人甚至已經準備好了阿奇村的改造計劃藍皮書。不久後比爾沙就開始張羅給球員們提供休息用的床鋪,方便他們在訓練之餘進行恢復,同時新增了一個休閑區,裡面有檯球桌,PS遊戲機,還有鍛鍊的器械,他希手底下的球員們在訓練之餘也能儘可能的保持狀態,而且要勞逸結合。

  在宣佈新教練的任命之後,球會很快就開始了改造工程,並且在聖誕節前全部完工。沒人敢有絲毫的拖延,因為比爾沙時時刻刻都在提出要求,比如說兩張床之間的開關並不在正中間位置這種,只有典型的強迫症患者才會扣細節扣到如此地步。下一個需要升級的項目是游泳池,它始建於前主席彼特-里茲戴亞大肆燒錢的時代,到現在幾乎已經荒廢,是比爾沙讓游泳池重新啟動。「球會必須考慮到球員們會花不少的時間泡在游泳池,」比爾沙如此說道,他的每一個計劃和想法都是為了打造一家更好的球會。

  不僅建築設施如此,任何跟訓練相關的事情也是同樣要求,所以阿根廷人在全世界範圍內享有的盛名絕非虛名。以季前賽為例,列斯聯的準備可以說不僅時間長,難度還大,每天有三堂訓練課,然後逼得大部分球員都留在邊上的酒店住宿休息。絕大多數人都被告知需要減肥,體脂率也要在一定時間內達到教練要求的標準。這一切都是為了他那以控球為基礎的不知疲倦的戰術打法服務。所以,從去年英冠第一輪比賽開始,白玫瑰就沒有掉出過前6的行列,右邊後衛盧基-艾林發揮出色,從車路士租借而來的門將比歷克曼11月份因為表現不佳被放到了後備席,因為他距離比爾沙的要求還差好幾個目標。整個8月份,球隊就只放了1天假,直到今年2月份才破天荒的給了4天休息。

  如此高強度的訓練,換做其他教練球員們可能早就造反了,但比爾沙用他的個人威望震住了全隊,更重要的是,他的這一套做法十分有效。

  可以說,阿根廷人就是列斯聯去年夏天最大的投資,瘋子就是球隊老闆拉德里紮尼的希望所在,於是去年夏天他們斥資700萬英鎊從米杜士堡買來了前鋒班科迪,不過為了減少開支球會也賣掉了英格蘭U20國腳朗拿度-韋拉。整個夏天他們一共引進了6名球員,兩筆永久轉會,還有4名球員是租借而來,到了1月份的冬季轉會窗口,他們又從皇馬引進了門將卡斯拿。

  所以,從本質上說,比爾沙接手的是一支上季排名聯賽下遊,然後夏天又沒有多少進補的球隊,然後在聖誕節的時候就把白玫瑰帶到了聯賽榜首的位置。很長的一段時間,只有左閘巴利-道格拉斯是正選陣容中的新面孔。

  儘管比爾沙拿到的冠軍並不多,但他有著非常出色的足球哲學,並且帶出了哥迪奧拿、施蒙尼等不少世界級出名教頭,因此請來瘋子,讓他毫無保留的灌輸自己的足球理念,對列斯聯的球員也有著巨大的影響。

  恐怕奧爾塔去年在給比爾沙打電話之前都沒想過球會會達到今天的成績。「當時我覺得他不可能會來,」列斯聯球會足球總監如此回憶。

  球迷們認為比爾沙就是他們的斯特拉坎(上一個以隊長身份帶領球隊從次級聯賽升級的球員),把球隊打造成他心目中應該存在的樣子。阿根廷人讓球員在場上不知疲倦的奔跑,然後灌輸以大量的技戰術打法,同時幕後團隊為每一位球員都製定了單獨的內容進行傳授。經過比爾沙幾個月時間的調教,上季甚至還有降班風險的他們很快在英冠颳起一股旋風。

  每週三教練組都會專門留出45分鐘的時間進行一個特殊的對抗訓練,11V11,沒有死球也沒有罰球,一位助教擔任球證,每次比賽都是鏟球滿天飛,競爭異常激烈。

  列斯聯的瑞典後衛蓬托斯-延森發現比爾沙是一個從不來都不會妥協的人。「按照教練的理論,如果你感到疲倦,那你應該練的更狠一些。」儘管英冠的賽程非常密集,但比爾沙還是決定只用一部分固定的球員,也就是不到20個人的常規選人範圍,然後剩下的人則是從青訓梯隊進行挑選。今季一共有7名U23球員獲得出場機會,儘管都是一些初出茅廬的小將,但對比爾沙來說已經足夠了,在他的眼裡,輪換製是必須的。「如果一隻球隊一直都在贏波,沒人會感到疲憊,」瘋子如此表示,在他的理念中,剩餘球員越少,你犯錯的機會就越小。

  當然,他的改革也並非完全是一帆風順的,從季前賽開始傷病就沒斷過,以軟組織受損為例,軟組織損傷是一種指標,表明球員的身體已經到了崩潰的地步,列斯聯隊醫表示球員們軟組織損傷程度比平均值要低。(未完待續)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