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阿聯酋商船遭襲:一出中東版“狼人殺”上演
2019年05月14日10:27

  原標題:沙特、阿聯酋商船遭襲:一出中東版“狼人殺”上演

▲ 中東局部地圖。資料圖。
▲ 中東局部地圖。資料圖。

  中東局勢不平靜。

  繼阿聯酋表示4艘商船在距離霍爾木茲海峽70海里的富拉伊查港附近遭蓄意破壞後,13日,沙特表示兩艘油輪在阿曼灣也遭遇“蓄意襲擊”。

  一時間,包括巴林在內的海灣盟國,紛紛譴責這一“破壞行動”。

  雖然兩次襲擊沒有造成人員傷亡和漏油事件,也沒有證據表明兩次襲擊之間存在聯繫,襲擊者的信息仍然撲朔迷離,但中東局勢驟然間就緊張了起來。國際原油期貨價格也應聲上漲。

  沒頭沒尾的事往往最可怕。但是,並非沒有痕跡可以捕捉。

  一、事件的模糊指向很凶險

  富拉伊查港附近海域和阿曼灣海域,都算是波斯灣的延伸。

  富拉伊查港屬於阿聯酋七個酋長國之一的富拉伊查酋長國。這個酋長國雖然人口稀少,地勢多山,但18年前開發出來的富拉伊查港卻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

  它扼守從波斯灣到阿曼灣的要道。位於波斯灣西邊一側的沙特、阿聯酋、阿曼等國,可以從這個港口將原油運送到印度洋,再運到世界各地,而無需通過波斯灣。

  相較而言,位於霍爾木茲海峽上端的科威特和伊拉克就不具備這種地緣優勢。其原油必須經過伊朗控製的波斯灣三島嶼。

  這也是上世紀80年代兩伊戰爭和第一次海灣戰爭爆發的內因之一。

  富拉伊查港能夠發展成多功能深水良港,與其處於阿曼灣頂端的地理位置有關。中國企業對這個港口的發展也做出過貢獻。

  大致上,沙特油輪和阿聯酋商船,都是在同一片海域發生的事。從地理位置上看,兩次襲擊事件或許是有一定關聯的。

  另一種關聯是,事件發出了相同的信號:在阿曼灣西邊一側的海運是不安全的,有人在這裏威脅全球石油供應安全,由此也凸顯了伊朗控製的霍爾木茲海峽對於全球石油供應的極端重要性:霍爾木茲海峽亂不起。

  但如此一來,襲擊事件的嫌兇也就模模糊糊地指向了伊朗。因為霍爾木茲海峽亂不起,就不能讓伊朗亂。

  伊朗自然瞭解襲擊事件的凶險之處。所以在沙特油輪遭襲後,伊朗外交部第一時間表態要警惕“惡意分子精心策劃的陰謀”。

▲霍爾木茲海峽。地圖截圖。
▲霍爾木茲海峽。地圖截圖。

  二、又一種類型的“洗衣粉”?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兩次襲擊事件發生前,伊朗和美國的對立正急劇攀升。

  5月2日,美國取消伊朗原油出口豁免令生效,伊朗每天120萬桶的原油出口被生生扼製。

  隨後,特朗普簽署了行政令,宣佈對伊朗的鐵、鋼、鋁、銅等金屬產業進行製裁。金屬產業的出口額占伊朗總出口貿易的10%。

  8日,伊朗宣佈中止履行伊核協議部分條款,不再對外出售重水和濃縮鈾。美國隨即派出有6000人的“亞伯拉罕·林肯”號航母戰鬥群和一個有40-50架飛機的轟炸機特遣隊派往中東,增援美軍中央司令部。

  在油輪和商船遭襲之時,美軍增援部隊也正好陸續就位。

  這就不免讓人感覺,兩次襲擊事件發生的時間太湊巧了,似乎是某種前期的宣傳準備。

  這種先期宣傳戰不是沒有發生過。

  2001年“911”事件後,美國戰爭資源調集到了反恐上來。當時,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就曾暗中指示手下,目標不僅是本·拉登,還要看看“能否把薩達姆·侯賽因扯進來一起幹掉。”

  在小布殊否決拉姆斯菲爾德的建議後,美國鷹派想到了“伊拉克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藉口。

  之後,美國先是在聯合國安理會宣佈了一份伊拉克一個叛逃工程師口述的所謂證據,並展示了一個裝有炭疽病菌的藥瓶,然後在全世界宣揚伊拉克有大規模化學武器。

  雖然歐洲對美國展示的證據有疑慮,但最終美國以伊拉克有大規模化學武器為藉口發動了伊拉克戰爭。

  後來的結果大家知道了。推翻薩達姆·侯賽因後,聯軍找遍了伊拉克全境也沒有發現所謂化學武器。美國在聯合國展現的那瓶炭疽病菌,從此被大家戲稱為展示的可能是“洗衣粉”。

  沒頭沒尾的阿曼灣的襲擊事件,會不會是又一種類型的“洗衣粉”?

▲ 資料圖,伊朗總統魯哈尼。圖片來視覺中國。
▲ 資料圖,伊朗總統魯哈尼。圖片來視覺中國。

  三、誰想當“狼人殺”里的神?

  是不是“洗衣粉”,涉及美國會不會對伊朗真的要動武。

  答案是不大可能。

  一方面是兩次襲擊事件的“暴力性”不夠,不是一個好的戰爭由頭;另一方面是美國沒有作出真心要動手的應有姿態。

  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前,美國都進行了曆史級別的軍事資源調配行動,可動用的戰爭資源足夠上百萬軍隊使用。

  這次僅是一艘航母一隻轟炸機編隊,對付伊朗是遠遠不夠的。

  此外,對於兩次船隻遇襲事件,除了美國說了幾句要防止伊朗襲擊商船外,兩個當事國阿聯酋和沙特的措辭都極為謹慎,沒有提出明確指控。這就是要控製態勢的意思。

  實際上,雖然中東各國有曆史矛盾、教派衝突,但美國現在要拉起一支同盟軍比以前困難得多。沒有人願意老被當槍使。

  更何況,美國2020大選即將拉開帷幕,特朗普恐怕沒有那麼雄厚的政治資本對伊朗開啟戰端。

  還要看到,對油輪下手,在過去雖然國家間玩過,但在今天主要是恐怖分子的行為,是一種非傳統安全行為。

  這主要是因為油輪的易燃性決定的。恐怖分子可以用較小的代價迫使油輪妥協。

  比如與沙特對立,最近幾年在紅海活躍的什葉派胡賽武裝,就曾一次虜獲過19艘包括油輪在內的船隻。他們通常帶著便攜式火箭筒、自行火炮。小油輪如果疏於防範擔心起火,就可能被俘。

  即使政府軍追上了,因為擔心油輪安全,沒有合適的進攻手段,也不敢輕易動手。

  誰能肯定說這兩次襲擊不是某一恐怖組織的行為呢?

  所以,從兩次襲擊事件的發展趨勢看,越來越像是在玩中東版的“狼人殺”。

  誰是真正的“狼”還不知道,但美國肯定是想當“預言家”和“獵人”,讓其他玩家當“村民”,把伊朗形容為“狼”。

  目的是什麼?讓伊朗屈服,簽署特朗普版的新核控協議,拓展美國原油出口市場。

  □徐立凡(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