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夢瑤被求婚,還有哪些明星因綜藝找到伴侶
2019年05月14日18:01

原標題:奚夢瑤被求婚,還有哪些明星因綜藝找到伴侶

新京報訊(記者 張赫)5月13日,何鴻燊的兒子何猷君向奚夢瑤求婚成功。何猷君戀上奚夢瑤的傳聞,在2017年兩人參與戀愛綜藝《愛的時差》時便甚囂塵上。在節目中,何猷君自曝是為了奚夢瑤參加的節目。隨後,二人戀愛的傳聞開始不脛而走。

以往,不少娛樂圈夫妻大多均是“因戲結緣”,而如今綜藝也成為圈內解決單身問題的方式之一。何猷君、奚夢瑤並非第一對因綜藝而感情升溫的娛樂圈情侶。近日,在綜藝《我最愛的女人們》中因婆媳關係備受爭議的鍾麗緹、張倫碩夫婦,便是因綜藝《如果愛》結識並步入婚姻殿堂;鄭爽的圈外男友張恒則是綜藝《這就是鐵甲》的賽事總監,兩人因參加節目而日久生情。但同時,也有不少綜藝螢屏情侶雖然在節目中甜蜜發糖,收割一波CP粉,但生活中卻始終“戀人未滿”。

新京報盤點因綜藝結緣的明星情侶/夫妻,以及綜藝中的假想CP,你曾經最看好誰?

假象戀愛綜藝成功率最高

從“因戲結緣”到“綜藝相親”,對於工作滿檔的藝人們而言,出通告不僅可以認識諸多同道中人,且在長期相處中更易培養出感情。而真人秀通過環節、劇本,對明星真實性格的激發,更加有助於搭檔熟悉真正的彼此,並在錄製中逐漸產生默契。

其中,假想戀愛真人秀無疑是“紅娘”率最高的綜藝。此類綜藝讓明星模擬戀愛過程,同時也為二人製造一系列浪漫的機會,在曖昧和相互關心的氛圍中,藝人很容易“假戲真做”。

張倫碩曾回憶他與鍾麗緹在《如果愛》中的相處,坦言一開始默契就很好,“她中文說得不準確,比如草原說成菜園,但我都聽得懂。” 張倫碩坦言如果沒有這個節目,也就沒有他們。鍾麗緹也透露,在節目中她看到了張倫碩的耐心,“有一期他要帶我的孩子們一天,(孩子)也不管他也不聽他的,但他很有耐心,還安排驚喜給他們,穿上《冰雪奇緣》艾莎的衣服。那個時候我就覺得他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就是為了孩子開心,為了我開心。”

據悉,此類節目的初衷並非有意撮合藝人,只為其提供相識的機會,但由於節目組選擇嘉賓的首要標準是單身,其次再參考其各自的擇偶要求進行精準配對,並為其安排量身定做的約會進程,因此節目後的成功率極高,“除了付辛博和穎兒在節目前有一定程度的交集,鍾麗緹與張倫碩此前完全不認識。”《如果愛》總導演崔妮曾表示,《如果愛》幾乎把圈內真正單身,且有真實戀愛需求的明星摸了個遍,“我們辦公室曾經有整整一面牆上貼滿了演藝圈的單身男女照片,每天連連看,無數種排列組合,每天推演搭配,可以說為娛樂圈單身汪們操碎了心。”

但從相識到相愛是複雜的化學反應,並非一檔節目可以輕易促成。在《我們相愛吧》中,吳昕、潘瑋柏也曾因甜蜜互動、高糖KISS收割一波“無尾熊夫婦”的粉絲。私下兩人也經常在微博互動,為對方慶生或宣傳新作,多次傳出假戲真做的消息。但節目結束兩年有餘,兩人仍未成為真正的情侶。吳昕曾坦言,戀愛節目確實為藝人提供了一種可能性,“我們很少有機會光明正大去談一場戀愛,我也從來沒有跟藝人談戀愛。我很感謝潘瑋柏,他確實讓我從一個不太自信的狀態,變成了一個有點自信的人。”但她也表示,很多時候兩人在一起也要看緣分,“我相信任何一個來參加節目的藝人都不是為炒cp來的,因為沒必要做這件事。”

CP可“湊”但不宜“炒”

雖然綜藝配對的成功率已比肩影視作品,不少情侶甚至步入婚姻殿堂,但仍不乏一些綜藝為吸引觀眾,通過後期剪輯和環節將CP作為一種炒作手段。2015年《花兒與少年2》播出首期,鄭爽、井柏然組成的“正經夫婦”便開啟微博洗榜模式。這對發軔於電視劇《相愛穿梭千年》的螢屏CP,在節目中吸引了不少CP粉對節目的持續關注。無獨有偶,2017年迪麗熱巴作為新成員加盟《奔跑吧》,無論是環節頻頻湊對,還是後期曖昧花字,節目組似乎都有意將其和鹿晗組成全新CP。但節目收官後不久,鹿晗便公開了與關曉彤的戀情,讓“陸地夫婦”成為荒誕的一次狂歡。

評論人李楠認為,節目為藝人提供相識的機會,確實是一件兩全其美的事情;而組成俊男靚女的CP,在宣傳的角度同樣能夠滿足觀眾的獵奇心理,讓更多人以觀看偶像劇的期待持續關注,“但如今明星對於公佈戀情的態度愈發開放、自由,節目組若有意炒CP或者通過剪輯湊CP,不僅會引發觀眾和部分藝人的反感,同時也會在事實公開後反被質疑炒作話題。真人秀在剪輯上理應更注重嘉賓自然而然的感情流露,才能夠與觀眾產生更多共鳴。”

新京報記者 張赫 編輯 佟娜 校對 陸愛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