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消費苦難和仁慈,這部高分劇《切爾諾貝利》還原了真實
2019年05月14日10:44

原標題:不消費苦難和仁慈,這部高分劇《切爾諾貝利》還原了真實

近日,一部HBO出品的迷你劇廣受好評,衝上了熱搜、豆瓣評分高達9.6不說,在海外的播放量和下載量更是以神速逼近史詩神劇《權力的遊戲》的最新一集。到底,這部HBO和英國SKY合拍的五集迷你劇《切爾諾貝利》有什麼魔力?

首先,不得不說,這部迷你劇勝在了題材。切爾諾貝利核事故被稱作曆史上最嚴重的核電事故,臨近該核電站的普里皮亞季城因此被廢棄。這是人類曆史上最慘烈的科技悲劇,在這之後的三十多年間,許多人都在反思這場事故為何會發生,以及如何避免此類事故再度出現。於是,有了很多紀錄片的誕生。

紀錄片《搶救切爾諾貝利》劇照。

確實,紀錄片這個媒介最容易直觀記錄真實發生的曆史事件。這些作品,每一部都將切入口聚焦在了一個固定的視角之上。比如,《搶救切爾諾貝利》(2006)關注了救災過程,《切爾諾貝利:死區生靈》(2008)呈現了地區現狀,《切爾諾貝利:30年後》(2016)展現了現在的模樣,《切爾諾貝利的巨型墳塋》(2016)側重在混凝土石棺的再建過程,《切爾諾貝利之春》(2018)紀念了事故死難者…… 不難發現,所有的紀錄片影像都在圍繞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的發生、救援及反思之上。

同樣,影視劇也絕不會放過這樣一個天然故事原料。從動畫短片《切爾諾貝利的孩子們》(2011)到電影《切爾諾貝利日記》(2012),從烏克蘭劇集《飛蛾》(2013)到俄劇《切爾諾貝利·禁區-無人原樣而歸》第一二季(2014-2017),再到動畫長片《切爾諾貝利之春》(2018),無不是恐怖驚悚和曆史災難向的題材。每一部影視作品的出世,都伴隨著“不忘曆史、還原真相”的口號,但一些影視畫面後的作品,是在利用血腥與殘忍的鏡頭消費苦難,是在借力殘骸與廢墟呈現一種感官刺激和視覺衝擊,無非在利用觀者的承受能力,消耗這份仁慈。

俄劇《切爾諾貝利·禁區-無人原樣而歸》劇照,該劇講述一群現代年輕人穿越回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發生前的該地區,試圖阻止災難發生。

但是,這部最新出爐的劇集《切爾諾貝利》不同。你可以說,它的表現手法十分討巧,採取倒敘的方式以男主的自述來表示核爆炸泄露造成的嚴重後果,以眾多小人物的視角真實地再現當年的慘劇。你也可以說,它的鏡頭看似平靜,但每一幀都充滿著對比,對比下是隱喻和諷刺,諷刺著切爾諾貝利整個事件從頭到尾的毫無理智。

回到這個史實事件影視化的主題本身,它的熱土性質自然是因為它有故事可挖掘,有戲可做。但同時,觀眾想要看到的,是已知結果下,時間軸往回推倒的事發過程,以及導致的原因。這部《切爾諾貝利》像很多同類題材一樣,展現了災難之中人性的罪惡與光輝,但比其他作品多的,便是如何真實又深刻地抽絲剝繭,逐漸挖開當年事情的來龍去脈。

很多人解讀《切爾諾貝利》,不免要提及它參考了獲得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切爾諾貝利的悲鳴》。書中以受害者的口吻,還原了這場世紀浩劫,記載了時代的苦難,紀念了人類的勇氣。可相信在接下來的劇集里,《切爾諾貝利》將會給我們帶來新的震撼。因為,它的畫面調度與氛圍質感,讓它無須去複刻曆史,它所要做的,就是尋找更多的角度去重現當時的現場。

《切爾諾貝利》挖掘了災難過程中的小人物故事。

不論是人為,還是天災,《切爾諾貝利》都冷靜克製地全數刻畫。而在這理智的表現之中,是對於曆史的反思、追問,也是分辨和追尋曆史真相。“比一次災難更恐怖的,是謊言。而比謊言更恐怖的,是遺忘。”切爾諾貝利事件被影視化,早已有很多珠玉在前,相信這一次的HBO五集劇集也絕不會是最後一次。好的題材,總有好的角度,而好的角度,總能引發全新的對人性哲學的探討。

□秋小墨(劇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郭利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