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妹子:嫁到中國後 才發現中國豆製品如此豐富
2019年05月13日11:02

  俄羅斯妹子:嫁到中國之後,才發現中國的豆製品如此豐富

  來源:科工力量

  作者: 俄羅斯小笨笨 一個嫁到中國的俄羅斯妹子

  關於二十一世紀新絲綢之路的新聞在俄羅斯的互聯網上早已長期傳播。從理論到實踐,學者們也在不斷研究和探索,有關於這一倡議其實並沒有長期佔據俄羅斯媒體的頭條。儘管如此,在新聞網站上,仍然有不少關於“一帶一路”的想法和報導。有記者寫道,這樣的項目對於經濟而言非常重要,它不僅影響俄羅斯,而且還會影響東南亞和歐洲。不過俄羅斯人是真心希望,中國能在俄羅斯的領土上建立高質量的鐵路,並且拓展雙方的港口貿易。

  俄羅斯的學者,旅行家,尤里·塔夫羅夫斯基(著有《21世紀的新絲綢之路》)認為 “這個項目有異常大的優勢。”他經常介紹那些最容易被忽視的那些重要項目。比如“一帶一路”在中國和俄羅斯阿爾泰共同邊界的部分建立高鐵,該項目已經引起了專家界和一些聯邦機構的負責人之間的興趣,並且媒體也很支持。

  “如果可以按照現代標準建造的單軌道軌距將大大減少從主要樞紐(即機場,鐵路,泥濘的軌道等城市)烏魯木齊到聖彼得堡的行程時間。俄羅斯北部首都及其發達的港口系統也可能成為整個新絲綢之路的北部樞紐”,此外,尤里·塔夫羅夫斯基還認為,中國主導建立的物流走廊可以把中國的西部和西歐連接起來。

  尤里·塔夫羅夫斯基

  此外,俄羅斯的中國研究專家,莫斯科國立大學葉夫根尼·紮伊采夫教授曾經公開發聲:“根據一些專家的想法,最初俄羅斯是有點警惕一帶一路的,因為一些政客擔心中國會威脅俄羅斯的傳統利益區域,比如中亞地區。但最近這種迷霧現在一掃而光,有爭議的問題必須通過談判解決。總的來說,從中國這個計劃的實施情況來看,中國更傾向於各種基礎設施項目的建設,比如物流樞紐等等。因此,我認為,現在應該積極地去理解中國的這個倡議,現在的俄羅斯政治家的在分析問題時越來越更準求一種平衡。雖然我們對‘一帶一路’還會進一步探討和評估,但在我看來,目前潛在的一些問題都解決了。”

  紮伊采夫教授

  所以說,俄羅斯還是不少有識之士的,至少從立場上看,有很多的俄羅斯學者是舉雙手讚成這項計劃的。

  而且,俄羅斯人對於中國的印象基本都是中立或者好評的,負面印象並不多。當我乘坐出租車時,經常有司機和我開始談論中國。 他們都欽佩中國的經濟增長。 我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人誰談到中國的壞。 下面我將摘選俄羅斯的一些評論,展示一下他們眼中的中國。這個俄羅斯男子寫道,他對中國是尊重的,因為中國是一個紀律和勤奮的國家:

  這個人在中國住了一段時間,他提到,中國有一個不同的道德標準,他們做事都提前計劃,理想的結果是對他們非常重要。 正如中國的經濟發展很快,已經超越了日本,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 他尊重中國給予世界很多急需的技術:

  來自白俄羅斯的一名男子寫道,他認為,許多俄中家庭已經形成了現在,這反過來又加強了白俄羅斯和中國之間的政治關係。 他把他們很好,因為中國是受過教育和聰明,表現得體,不喝酒,不破壞國家的文化:

  而中國的風評在俄羅斯不差還有一個深厚的曆史原因,那就是大家覺得原來的蘇聯的政治製度和曾經的中國很像,但是現在的俄羅斯經濟差,中國的經濟卻在穩定的增長。很多人就容易去研究為什麼中國人能做到而我們做不到。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美國的襯托,如果你不信就去俄羅斯的論壇上搜一下美國試試看。

  也許有很多人會問,你瞎操心幹什麼,國家大事與一個普通人有什麼關係,我想說,對於我個人生活而言,這的確是有影響的。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俄羅斯人,新絲綢之路會給俄羅斯提供一個巨大的貿易推動力。我住的城市聖彼得堡是一個港口城市。當然,作為俄羅斯人,我們希望可以通過這個倡議,讓中國製造的商品在俄羅斯的成本下降,而俄羅斯人也最終會認為,中國也不再是一個只會出口廉價商品的貧窮國家,而大家會真心的認為,和中國做生意是相當有收益的。

  例如,俄羅斯人非常喜歡茶,但是他們從未買過中國的高端茶,因為中國優質茶的成本足夠高,你不能隨便能在俄羅斯買到,反過來俄羅斯也向中國提供乳製品和俄羅斯牌子的化妝品,如Agafya這個牌子(我知道這個品牌是在中國有很多代購需求)。而俄羅斯可以從中國進口茶葉,大量的電子和高科技民用產品,這些都是既可以讓俄羅斯老百姓能買到更便宜的東西,同時又能讓中國的企業賺到更多錢,是雙贏且明智的。我記得我曾經從中國買過一個機械鍵盤,75元包郵,但是在俄羅斯的Aliexpress卻要大概300塊錢,由此可知,因為運輸的成本,老百姓買些中國製造的產品多花多少的冤枉錢。作為一個國際婚姻的參與者,俄羅斯物價的下降的確是和我切身利益息息相關的。

  說到食品和日用消費品,我不得不要補充一點,並不是每個俄餐的廚師手藝都很好,如果你經常吃俄餐,你一定會吃到一次有腥味的肉。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中國人烹飪肉用酒精去腥,而俄羅斯人幾乎沒有這個步驟呢?我有一個大膽的假設。我認為,中國的美食的底色,是黃豆。歐洲美食的底色,是牛奶。

  我去年在北京居住的時候,經常會遇到一個難題,那就是在北京能買到的牛奶真是性價比很低的。我有每天喝咖啡的習慣,所以每天要消耗很多牛奶。我經常買的牛奶是特侖蘇的箱裝牛奶,然而特倫蘇牛奶在我的心目中也僅僅是勉強能喝。給我的感覺我在北京買到的牛奶喝起來都像假的牛奶。不僅如此,我想做俄餐的酸奶油也很難買到。

  那個時候我就在想,北京的食物種類遠超聖彼得堡,但是唯獨乳製品質差。這是不是一種曆史形成的現象呢?

  然而形成強烈對比的是,中國人對於黃豆製品的產品的豐富程度讓人感到驚歎。我接觸過的有,豆漿(錄過視頻,不太喜歡喝),豆汁(太難喝了),豆腐(不愛吃),干豆腐,老抽,生抽,海鮮醬油,腐竹.......中國的豆製品可以直接對等俄羅斯的奶製品。所以,這就像畫畫一樣,每一幅畫都有底色。中國美食的底色,是黃豆;歐洲美食的底色,是牛奶。下面我來具體說說我的觀點。

  首先,歐洲的食物一般都包含動物蛋白和脂肪,這有助於肉和奶製品味道的混合,這樣做的話,肉的味道能感受到的就不明顯了。而中國菜是基於醬油製作的,而醬油不具有動物的脂肪。於是,醬油與肉的結合只能強調這種肉的血腥味道。在古代的俄羅斯和歐洲的烹飪肉類的方法,和中國的烹飪方法也是不同的。

  事實上,在烹飪上將俄羅斯與歐洲分開講是對的,因為烹飪肉的原理是也不同的。在俄羅斯,肉不是用來煎的,而是用來在烤箱里烤的。因為很久以來,俄羅斯人烹飪肉都不是露天燒烤的,而是放在烤爐里的。

  原因是,俄羅斯太冷了,沒法在室外燒烤。所以,肉一般都是在自家的火爐中燒烤。也就是說,在俄羅斯的美食中,肉被完全烹飪熟,是因為它在封閉的地方進行熱處理,而不是放在火上做很長一段時間。而在歐洲,由於他們的製備方法,導致肉是半生的。順便說一下,這還會導致歐洲人的排便問題和牙齒問題。

  而且,歐洲人不善烹飪肉,受到宗教的影響也很大。在中世紀,歐洲人是信仰基督教的,根據基督教的規定,一年的時間內約有200天禁止吃一些特定的食物。比如肉,蛋,奶製品,芝士,和白乾酪。在俄羅斯引進東正教後,也有192至216天不可以吃肉的規定。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油的曆史也影響了歐洲人的烹飪技術。向日葵在16世紀才在歐洲出現,所以葵花籽油其實在歐洲很年輕啦。在俄羅斯,向日葵是由彼得大帝引進的。所以在此之前,就只有黃油和奶油,所以這賦予了每個菜都有奶油味。

  由於黃油是由牛奶奶油製成的,所以也屬於禁食名單中。因此,烹炸食物也會被禁止。而俄羅斯的葵花籽油僅在1829年才開始使用。教會認為植物油是可以在禁食日吃的。因此,可以說,歐洲人和俄羅斯人根本不習慣在大火中炒肉。

  老俄羅斯煉油廠值得一提的是,俄羅斯人從歐洲引進了葵花,但是卻是俄羅斯人發明了葵花籽油,並把它輸送回了歐洲。但是留給歐洲人練習炒菜的時間就太少了,只有200年的時間。歐洲的飲食基於牛奶,中國的飲食基於黃豆。這可能就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吧。

  對於我更多的影響,應該在中國。我不可能長期居住在俄羅斯,因為我的老公是中國人。因此,一帶一路的計劃很大的影響了我在中國選擇移民的城市。我曾經考察過很多地方,我最嚮往的城市,就是珠海。因為這個城市也是一個港口城市,離廣州也很近,那裡只有所有必要的工廠和生產設備。

  珠海的房價和氣候對於我而言都很好,而珠海也有能力將貨物存放在海關區域,並只支付出售的稅費。這種政策對我而言是極其有利而方便的,然而我相信,這是一帶一路計劃所帶來的紅利。作為一個想做中俄雙邊貿易的家庭來說當然,所有這些都是一帶一路將對我的家庭和參加這個項目的國家產生巨大的影響。當然,有人歡喜就有人憂愁,很多俄羅斯人認為,如果有人對於這項計劃不滿意,那應該就是美國和印度了吧。

  據我所知,印度反對新絲綢之路的發展,因為新的絲綢之路路過巴基斯坦,而且涉及到巴基斯坦和印度之間的爭議領土。 如果印度有什麼抵製“一帶一路”倡議行為的話,他們的行為是可以理解的。自1947年以來,英國離開印度時,並沒有共享這片領土,有軍事衝突和遷移。但對於美國來說,憤怒的行為不僅在政治和經濟方面,而在於他們始終想做第一和控製一切的目標。

  我個人認為,美國對歐盟依然保持著某種影響力,但是如果中國開始和歐洲交易,它將減少美國對於歐盟的重要性。除了來自中國的商品將比在美國購買的商品便宜之外,歐洲還將能夠與美國競爭向其他國家供應商品。我認為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最終會極大影響到俄羅斯的貿易,也許會最終解決俄羅斯的經濟製裁問題。

  誠實的說,如果非要我們俄羅斯人選一個非俄羅斯的國家成為世界第一,那麼我相信大家更喜歡中國這種做實事的國家,而不喜歡美國這種天天製裁這個製裁那個的國家,我相信如果一帶一路計劃真的可以成功,那將是一次繼奧斯曼土耳其封鎖大陸600年和兩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全新的時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