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爾特的“期中考試”:他能借菲律賓中期選舉實現宏願嗎?
2019年05月12日13:51

原標題:杜特爾特的“期中考試”:他能借菲律賓中期選舉實現宏願嗎?

5月13日,菲律賓迎來中期選舉。根據菲律賓全國選舉委員會公佈的數據,此次選舉將產生12名參議員(參議院共有24名議員,這次改選一半)、全部302名眾議員,以及全國各省、市首長和地方議員18081名。全國登記的合格選民6184萬人,海外選民(絕大多數是海外菲律賓勞工)182萬人。

儘管菲律賓實行多黨製,國內政黨林立,每逢選舉對陣形勢都紛繁複雜,但本次中期選舉的基本對陣格局十分清晰明了,即以杜特爾特總統領導的民主力量黨(PDP—LABAN)為核心的執政黨聯盟對陣以參議員潘基里南(Francis P. “Kiko”Pangilinan)領導的反對黨自由黨(LP)為核心的反對派陣營。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於2016年6月就任,他的任期為6年,直至2022年。這次中期選舉結果將是他上任3年來民眾審視其執政表現的重要指標。對杜特爾特政府而言,此次中選將是一次重要的“期中考試”,選舉結果將反映出菲律賓民眾是否支持杜特爾特現行的各項內外政策。

今年以來,杜特爾特總統在全國輔選的過程中,反複展示其執政近3年來的成就,稱他將繼續“誓死”兌現競選和執政承諾:包括推進稅製改革,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即“大建特建”計劃,以提升菲律賓經濟,改善民生,讓菲早日進入中上收入國家;推進土地改革,讓更多農民擁有自己的土地,以說服國內叛亂分子放棄武裝鬥爭,推進同叛亂組織的和談;嚴厲打擊官員腐敗和毒品犯罪,大幅改善社會治安等等。

不僅如此,杜特爾特執政還有更宏大的抱負,即推動修改現行憲法,使菲律賓由現行的中央製轉變為聯邦製國家,讓地方擁有更多權利和資源,以改變目前經濟和資源集中在首都大馬尼拉地區及周邊的不平衡局面,實現全國範圍內更為公平、均衡和可持續的經濟和社會發展。

根據菲律賓現行憲法,而要推動修憲和實行聯邦製,一個重要門檻是,修憲提案要經由四分之三的國會議員投票讚成。因此,杜特爾特要利用此次中期選舉實現對參議院和眾議院全面掌控,才能實現其修憲宏願。

執政聯盟占優背後的底氣

綜合各方民調,目前杜特爾特領導執政黨聯盟佔據較為明顯的優勢。在參議院方面,執政黨聯盟獲得參院過半席位的可能性非常大。在眾議院方面,執政黨聯盟實現席位“超級多數”的可能性也不小。在地方首長和議員選舉方面,執政黨聯盟也將多有斬獲。在反對派自由黨大本營的宿務省,自由黨的現任省長面臨執政聯盟候選人強大沖擊。

執政黨聯盟選情看好,不僅是因為本身享受執政資源的優勢,更主要的是得益於杜特爾特政府的政績和杜特爾特本人的高人氣。從以下數據可以窺見杜特爾特政府相對靚麗的成績單:

宏觀經濟方面,菲律賓2017年、2018年GDP增長分別實現6.7%和6.2%,在亞洲僅次於中國和越南,位列第三。2018年初,菲律賓通過《稅改加速包容法案》,稅改得以實施。2018年菲律賓政府的財政收入增長了20%以上,漲幅主要得益於該法案的實施以及稅收管理的改進。

2018年,菲律賓創造了82.6萬個新就業崗位,服務業和工業是增長的主要推動力。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杜特爾特總統雄心勃勃的“大建特建”計劃逐步實施,76個旗艦項目中,已有20多個開工,大批資金政府資金、外國政府開發貸款等流向公路、地鐵、橋樑和防洪項目等,推動菲律賓經濟和外彙儲備高速增長。

杜特爾特總統出席中國援助菲律賓的馬尼拉帕西格河大橋開工儀式 圖片來源: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網站

杜特爾特敢說敢做的硬漢作風,加上平易近人的性格,經常下基層與民眾打成一片,為他凝聚了較高人氣。根據菲律賓民調機構“社會氣象站”( SWS ) 4月底最新民調結果,受訪者對杜特爾特在今年第一季度的淨滿意度上升了6 個百分點,達到72%,再創新高。該民調機構在對受訪者根據地區、年齡與性別分組分析後發現,各個組別對杜特爾特的淨滿意度均有上升。對於一個已在任近3年的菲律賓總統,這是該國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足以說明杜特爾特在菲律賓民眾中的較高的受歡迎程度。

反對黨聯盟選情堪憂

以自由黨(LP)為首的反對黨聯盟在此次中期選舉中明顯處於劣勢。一方面,反對派自身實力有限,缺乏政治資源,不僅候選人稀缺,更缺乏強有力的領軍人物。針對最為關鍵的參議院選舉,反對派一共才推舉了8名候選人。同時,反對派內部還面臨四分五裂的局面,8名參議員候選人各自為戰,難以形成合力。

另一方面,自由黨繼承了前總統阿基諾三世政府的負面“政治遺產”。阿基諾三世執政的六年是菲律賓政治混亂和社會動盪較為嚴重的時期,因而飽受民眾詬病。這成為反對派的一個沉重“包袱”。

在此背景下,反對派以攻擊和抹黑杜特爾特政府為主要的競選策略,大肆攻擊杜特爾特政府各項內外政策,包括對華外交政策,並重點針對杜特爾特本人及其家人進行抹黑,稱杜本人、女兒達沃市長薩拉、兒子保羅及前特別助理克里斯托夫·蒙·吳(Christopher·Bong·Go)等人涉嫌參與毒品犯罪並因此大肆斂財。

從3月31日開始,5段視頻在幾天內陸續被上傳至YouTube。視頻中,化名“比科伊”(Bikoy)的彼得·阿德文庫拉(Peter Joemel Advincula)宣稱,作為一個涉毒團夥的前成員,他對該團夥與杜特爾特家族的金錢交易有詳細的瞭解,該團夥每月都會整理一份清單,記錄著收款人的代碼名和收到的金額數量。阿德文庫拉稱,包括克里斯多夫·蒙·吳和保羅在內的高級別人員,身上都有與代碼相關的紋身。

5月6日,爆料者“比科伊”顯露真身,並在媒體面前再次發聲

杜特爾特總統素以打擊非法毒品而著稱,面對這樣的攻擊,自然進行全力反擊。菲總統發言人薩爾瓦多·帕內羅(Salvador Panelo)發佈聲明稱,這些段視頻是針對政府的黑色宣傳,政府正在進行徹查。涉嫌幫助流傳指控杜特爾特總統家人涉毒的嫌犯將面臨檢控,除非他配合政府調查及披露其同夥身份。不久前,菲律賓國家調查局拘捕了流傳“真正涉毒名單”網站的管理員Jayme,他供認其受自由黨支持者指使創建網站,但否認自己是視頻製造者“比科伊”。

參議長索托5月8日召開記者會,全面駁斥反對派捏造所謂杜特爾特及家人涉毒指控

5月8日,爆料者“比科伊”顯露真身,並在媒體面前再次發聲,杜特爾特的政治盟友參議長索托三世親自出面召開記者會進行逐條駁斥,進一步公佈了執政聯盟目前掌握的反對黨自由黨如何捏造抹黑材料的證據。

目前看,反對派的攻訐和抹黑雖然佔據不少媒體版面,吸引了不少眼球,但沒實際上並有起到多少作用,反對派的支持率未能因此而提升。

杜特爾特總統強力支持的參議員候選人克里斯多夫·蒙·吳多次在公開場合脫衣服展示自己後背沒有所謂的毒品集團紋身。 圖片來源:https://politics.com.ph/

參議院:中期選舉的“關鍵戰役”

參議院是菲律賓立法機構中地位較高、比較特殊的組成部分。由於參議員同總統一樣,是由菲律賓全國選民普選產生,因此參議員的“含金量”要遠遠高於同為立法機構成員的眾議員(主要從全國各選區選出,部分議席由獲勝政黨委派或總統任命)。參議員被戲稱為“小總統”,往往被視作問鼎總統寶座的一個重要的資曆。因此,參議院選舉的關注度僅次於總統選舉,是此次中選執政黨聯盟與反對派都最為看重的關鍵之戰。

菲律賓參議院外景

菲律賓參議院由24名參議員組成,這些參議員每6年選舉一次,其中一半席位同總統選舉同期舉行,另一半在中期選舉。目前,杜特爾特政府在面對的是一個反對勢力較大的參議院。24名參議員里,僅有皮門特爾三世(“Koko” Pimentel III)和曼尼·巴喬(“Manny” Pacquiao)系杜特爾特的核心執政黨——民主力量黨的成員(皮任該黨總裁),即便加上執政聯盟其他政黨的成員以及總體上支持杜特爾特政府的獨立派參議員,總人數難以超過半數。

而反對黨自由黨(LP)參議員目前有5名,加上好幾個為彰顯獨立性而經常同杜特爾特政府唱反調的獨立派參議員,總體勢力不可小覷,對杜特爾特順利執政造成不小壓力。

此次選舉顯然為杜特爾特總統增強對參議院的掌控,減少反對黨製衡提供了重要機遇,是執政黨聯盟必爭必保的關鍵性戰役。

為競爭此次輪換的12個參議員席位,執政黨聯盟推出了以杜特爾特總統前特別助理克里斯多夫·蒙·吳、協助杜特爾特總統發動“禁毒戰爭”的核心人物、前國家警察總監羅納德拉·羅莎(Ronald dela Rosa)等為首的一大批政治盟友作為參議員候選人。這其中11人得到了杜特爾特本人及其女兒達沃市市長薩拉(Sara Duterte-Capio)的明確背書。其中5人來自民主力量黨,其餘則來自國民黨(NP)、民族主義聯盟(NPC)等友黨。薩拉還組建了地方性政黨“變革聯盟”(HNP),在全國多地推出候選人參選。

目前,杜特爾特總統的背書的效應還是十分明顯的。得益於杜特爾特的強力支持和頻繁輔選造勢活動,首次競選參議員的克里斯多夫·蒙·吳支持率從去年參選之初的默默無聞,一路上揚,不僅擠進了民調排名前十二強名單(又稱“神奇的十二”),還一度排名第三。

據最新民調,執政黨聯盟參議員候選人具有絕對的優勢,前十二強名單中,除了一名獨立候選人格麗斯·傅以外,其餘均為執政黨聯盟推舉的成員,其中獲杜特爾特總統及其女兒薩拉明確背書的占八人。

菲律賓民調機構亞洲脈動(Asia Pulse)4月份公佈的參議員選舉最新民調

反觀反對派這邊,一共推出8名候選人,並提出“八連勝”(OTSODIRETSO)即所有人都當選的競選目標。但現實情況是,最新民意調查顯示,所有8名反對派參議員候選人都在“神奇的十二”圈子之外,即使是最備受矚目的反對派候選人領軍人物羅哈斯(“Mar”Roxas,阿基諾三世政府時期的內政部長)也未能進入。反對派只有自由黨候選人本·阿基諾(“Bam” Aquino)排名第十四,他是現任參議員競選連任,有一定的知名度,才勉強在十四強中敬陪末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