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也要倒時差?馬也會怕醫生?聽馬獸醫講講賽馬背後的故事
2019年05月11日21:20

圖說:姚從斌 新民晚報記者 李銘珅 攝
圖說:姚從斌 新民晚報記者 李銘珅 攝

  他是千金寶馬的保護神,是馬兒最怵的白衣天使。他是賽事的幕後英雄,觀眾看馬看熱鬧,他只關心馬兒是不是吃得下睡得著。

  他叫姚從斌,是國際馬聯官方獸醫、交大博士,也是這次2019上海環球馬術冠軍賽所有賽馬的醫療官之一。近日,本報記者走進馬廄,看“馬醫生”和“馬病人”的相處日常,聽姚從斌講述賽事的背後故事。

  賽馬也要倒時差

  大賽開賽前,馬匹運抵的時刻就是姚從斌他們最忙碌的時間。和人一樣,賽馬也會有時差——經過長途飛行的賽馬疲憊、乾渴,毛色都不再油亮……整個狀態就好像剛剛比完兩輪高強度的比賽。“這時候就需要盡快完成檢查,調整他們的狀態。”姚從斌告訴記者,對於部分不適應長途飛行,有脫水症狀、身體反應較大的馬匹,還需要進行輸液和特別護理。餐食里也會多加水,“這跟我們喝稀粥一樣。”馬獸醫還會為它們調配特別“病號餐”,用以補充體能。

  對賽馬而言,腿部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容易受傷的。“在障礙賽中,最容易發生的就是追蹄(後蹄踩到前蹄)和擦傷等傷病。”和職業運動員一樣,專業賽馬在完成比賽之後,也需要立即進行冰敷放鬆,防止脹筋(肌腱發炎)。從冰桶的使用到冰袋的包紮以及理療師的手法,這些都是姚從斌們需要指導關注的。

  在日常工作中,姚從斌曾救治過無數遭受疾病困擾的馬。“工作十幾個小時是家常便飯。”對他而言,雖然診療對象不同,但與醫院里穿白大褂的醫生一樣,他們都在維護著平等的生命。

  醫生要成馬語者

  黑超眼鏡、幹練騎裝,眼前的姚從斌和印象中一身白大褂的獸醫有些不同。

  從事獸醫工作十餘年,談到馬,這名上海帥哥露出了格外溫柔細膩的一面:“馬兒的智商相當於5、6歲的孩子,對待馬兒要像對待朋友一樣,要學會跟它溝通交流。”

  相比普通馬,參加環球馬術冠軍賽的高等級賽馬有著更敏感細膩的感知,它們身體的細微差別也會直接影響賽場表現。

  姚從斌告訴記者,和人一樣,馬兒也怕看醫生。有些馬看到他拿著專業的皮夾、針管走過去,就會開始焦躁,甚至下意識地想要逃跑。“在大自然中,馬是天生的‘逃跑者’,遇到變化第一反應就是站起來走。”而醫生就需要有安撫馬匹,讓其安靜就醫的魔力。運用小手段簡單安撫、甚至還會跟馬說悄悄話,在姚從斌看來,“從事馬術行業,每個人都需要成為馬語者——能讀懂馬兒的心。”

  他們點頭才能上

  姚從斌介紹,在賽場上馬獸醫有著一票否決權——如果他們認為馬匹身體狀況不佳,馬兒就不能上場參賽。這個權威性也體現出馬術運動的一個重要原則,“馬匹福利高於一切”。

  “我們會在比賽之前進行驗馬,檢查馬匹的護照,審核馬匹是否符合參賽要求,還要讓馬匹進行快步、慢步、轉彎的運動,通過這樣一系列環節,瞭解馬匹的運動機能,檢查馬匹是否有運動損傷。如果馬匹在驗馬環節中出現跛行等不適症狀,則要進行進一步的檢查。”

  為了保證公平競賽原則,比賽當天馬獸醫不會對賽馬進行常規治療。但賽場之外,他們卻是神經最高度緊張的一群人——時刻關注著賽場上的風吹草動,一旦發生意外,馬上就要啟動救治應急方案。

  每場比賽,選手入口邊,都會停泊一輛“馬用救護車”——潔白輕巧的拖車里各種診治設施一應俱全。車廂較低、斜坡平整,設計特別適合馬順利上車,不會讓馬二次受傷。姚從斌告訴記者:”如果出現意外狀況,要將馬匹迅速安全地運出賽場,運送到診療室或馬醫院,馬匹的救護車就起到這個作用。”

  從第一屆上海環球馬術冠軍賽開始就參與馬獸醫工作,姚從斌是冠軍賽的六朝元老。近年來,伴隨賽事知名度不斷提高,瞭解姚從斌工作的人越來越多,甚至還有不少青少年騎手將獸醫學作為未來求學方向。他感慨:“中國馬術獸醫的發展未來一定會越來越好。

(新民晚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