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紐交所上市,市值750億美金,招股書里都說了啥?
2019年05月11日08:03

  車東西5月11日消息,Uber今日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式公開上市,發行價為45美元/股,但開盤即破發,截止北京時間淩晨1點28分,Uber股價下跌0.56%,報44.75美元/股,市值為750.39億美元。

  Uber股價

  與此同時,網約車第一股Lyft的股價為53.31美元/股,市值152.39億美元。

Lyft股價
Lyft股價

  雖然Uber上市不利,遭遇了開盤破發,但這家世界第一大網約車公司,今日終於達成了創業以來的第一個關鍵目標。

  一、創業十年過程曲折,Uber今日終於上市

Uber網約車
Uber網約車

  Uber自成立以來,雖然憑藉著快速的增長,獲得了一輪又一輪的融資,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同時也不斷面臨著爭議與挫折。

  從開始創業到今天紐交所上市,世界第一大網約車公司Uber花了十年時間。

  2009年3月,由於一次旅行途中打不著車的經曆,特拉維斯·卡蘭尼克和格瑞特·坎普共同成立了公司,旨在解決旅行途中打車難、費用高的問題,公司最初名為UberCab。

  2010年6月Uber於洛杉磯正式上線,由於車型較好且價格公道,公司成長非常迅速。

  2012年,Uber殺入了加拿大和歐洲等國家城市。2013年,又陸續進入了新加坡、台灣、中國大陸以及東歐市場。

  但2016年,Uber在與滴滴的燒錢大戰中敗下陣來,最終離開了中國市場。

  進入2017以來,Uber就一直處於多事之秋。

  這家公司先是曝出了性騷擾醜聞,然後又被GoogleWaymo告上法庭,接著出現了大批高管離職的情況,讓這家全球估值最高的明星公司處於動盪之中。

  2017年6月14日,在董事會的巨大壓力下,Uber創始人與CEO卡蘭尼克宣佈離職,隨後由美國在線旅遊網站Expedia的前領導者Dara Khosrowshahi出任Uber的新CEO。

  2018年,Uber的無人車在路測時撞死了一位路人,陷入了極大的輿論壓力之中,並暫停了無人車的路測。直到今天上市,Uber終於實現了自己的第一個關鍵目標。

  二、三年虧損34億美元,月活躍用戶9100萬

  今年4月12日,Uber向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了IPO招股書,向外界公佈了其營收、用戶數量、股權構成等關鍵信息。

  1. 總資產為239.88億美元,總負債171.96億美元。

  招股書顯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Uber總資產為239.88億美元,其中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總額為64.06億美元,而公司總負債達171.96億美元。

  Uber的主要業務組成為:網約車、外賣、貨運、Uber for Business業務(企業版Uber,便於公司管理和報銷車費)、無人駕駛汽車、金融產品業務及其他技術服務。

  2. 3年共虧34億美元,去年出售資產扭虧為盈

Uber 2016年~2018年營收
Uber 2016年~2018年營收

  營業收入方面,Uber在2016年的營業收入為38.45億美元,淨虧損3.7億美元;2017年營業收入79.32億美元,淨虧損40.33億美元;2018年營業收入112.7億美元,實現了首次盈利,淨利潤為9.97億美元。

  三年綜合下來,Uber虧了34.06億美元(合人民幣約228.84億元),平均一年虧11.35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Uber出售了部分在俄羅斯與東南亞的業務和投資,這部分收入為總營收貢獻了36.8億美元,是其2018年實現盈利的關鍵。

  在如今投資機構和大眾都看重盈利的環境下,Uber此舉更像是提前為今日的上市做準備。

Uber出售俄羅斯、東南亞的投資業務
Uber出售俄羅斯、東南亞的投資業務

  3. 2018年提供出行52億次,月活用戶9100萬

上下圖分別為:Uber2016-2018各季度出行次數、月活躍用戶數量
上下圖分別為:Uber2016-2018各季度出行次數、月活躍用戶數量

  在2018年,Uber用戶全年總出行次數為52.19億次,比2017年的37.36億次增長近40%。

  Uber的月活躍用戶到2018年第四季度增長到了9100萬人,比2017年末的6800萬人增長了33%,比2016年初的1900萬人則直接增長近4倍。

  而Uber打車業務的訂單總額也從2016年的188億美元,攀升至2018年的415億美元。

  可以說,在這兩年時間中,Uber的打車業務實現了飛速的增長。與之對應的,至2018年第四季度,Uber平台上活躍著390萬名司機。

  4. 管理層持股33.9%,最大股東是軟銀

Uber股權結構
Uber股權結構

  在Uber的股權結構方面,可以看到,在公司高管里,Uber董事會成員Matt Cohler持股比例最高,達11%,他同時也是LinkedIn的創始成員、副總裁兼總經理,並且曾是Facebook的前五名員工之一,曾任Facebook產品管理副總裁,隨後成為了風險投資家。

  其次是Uber聯合創始人卡蘭尼克,持股8.6%。他曾因環遊世界旅行時感覺打出租車不方便,創立了Uber。但2017年,由於其支持特朗普禁止穆斯林移民的政策,引發了“Delete Uber”活動,隨後又因歧視女性、倫敦暴恐案疏散人群時“峰值加價等輿論事件,被Uber解僱,目前仍持有Uber大量股票。

  再其次是Uber另一位聯合創始人Garrett Camp,持股6%。全體董事及高管19人作為一個團體,共持股33.9%。

  而在投資機構持股方面,軟銀願景基金通過旗下的SB Cayman 2持有Uber 16.3%的股權,是Uber最大的股東。

  矽谷著名投資機構Benchmark Capital Partners其次,占11%。另外,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也持股5.2%。

  5. 3年投入35億美元研發,無人駕駛占三分之一

Uber 2016年~2018年的支出
Uber 2016年~2018年的支出

  2016年~2018年的總研發支出分別為:8.6億美元、12億美元、15億美元。

  Uber招股書中說到,為研發無人駕駛技術,Uber於2015年在美國匹茲堡成立了Advanced Technolohies Goup(ATG),並持續投入了大量研發費用。

Uber 2016年~2018年技術研發支出
Uber 2016年~2018年技術研發支出

  可以看到,2016-2018年,Uber在無人駕駛技術研發上的投入,分別為:2.3億美元、3.84億美元、4.57億美元,分別占全年總研發費用的27%、32%、30%。

  而無人駕駛技術,被認為是各大網約車公司今後發展的關鍵,因為傳統的打車、拚車、外賣業務,總會涉及極大的司機成本,這讓他們很難盈利。如果不賣出部分業務和投資,Uber在2018年也是大量虧損。

  據Uber稱,從2015年到2018年底,司機的工資總支出為782億美元,平均每年支出195.5億司機費用。如果能省下部分司機費用,未來實現長期盈利也是有可能的。

  另外,可以參考的是,剛上市的Lyft(美國第二大打車公司),2018年虧損近21億美元。

  業務模式類似的網約車巨頭,似乎已經證明了在平台抽成已經相當高的情況下(每單平台抽成20%~30%),僅靠擴大網約車的業務規模,是難以實現盈利的。

  加速研發無人駕駛技術和擴展其他業務,可能是他們唯一的出路。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Uber和Lyft在今年爭相上市,尋求融資了。

Uber網約車
Uber網約車

  6. 外賣業務盈利增長快,三年翻了一倍

  在Uber眾多業務領域中,外賣(Uber Eats)是一個重要組成。

  Uber Eats即類似於中國的美團外賣和餓了麼外賣平台,用戶可以在APP上選擇某一餐廳然後下單,就有Uber專職司機或者兼職的外賣司機接單送達,外賣送達時間平均為30分鍾。

  據Uber介紹,他們是除中國幾家公司以外最大的外賣平台。截止2018年底,全球有超過22萬家餐廳入駐了Uber Eats,9100萬Uber活躍用戶中有1500萬人使用了Uber Eats,這為Uber司機增加了很多閑時收入。

  招股書中披露,2017年Uber外賣業務調整後淨利潤為3.67億美元,2018年增長至7.57億美元。(調整後淨利潤指除開了長期的研發成本,這部分支出算在研發費用里。)

  三、上市後Uber仍將面臨三大挑戰

  儘管已經實現了上市,但Uber未來的發展並不會就此一帆風順,其仍面臨三大挑戰。

  1. 盈利問題亟待解決

  正如前文所述,Uber三年虧損了共計34.06億美元(約合230億人民幣),唯一盈利的2018年,還是出售其在東南亞、俄羅斯的優質投資業務實現的。這一舉措更像是為今天的上市做準備,表現出“Uber能實現盈利”的樣子。

  在Uber初具規模時,就以“初期燒錢是開拓市場,一旦網約車規模上去了,就能實現盈利”的理由,拿到了一輪又一輪的融資,將其支撐成長為了網約車巨獸。

  事實上,Uber去年全年出行量已達52億次,比前一年增長了40%,去年第四季度月活用戶為9100萬人,比2016年初的1900萬增長近4倍。在如此增量與體量的情況下,Uber的網約車業務仍是虧損。

  出售優質資產來盈利無疑是飲鴆止渴的行為,而年年都要燒掉數十億美元來填補網約車司機工資的空缺、研發無人車技術、擴大新業務卻是實打實的。

  因此,Uber並不是一上市就高枕無憂了,一旦這部分錢花完了,還得繼續尋求投資。當然,最核心的還是要解決盈利問題。

  2. 網約車市場競爭激烈,市場份額不斷被蠶食

  Uber雖然是全球最大的網約車公司,但其已經在世界多個地區敗下陣來。

  2013年,Uber第一次出現在中國的土地上,趁著中國本土網約車企業內戰正酣之際,迅速擴張到了北上廣深滬寧杭等經濟發達城市。

  2015年,滴滴與快的合併,中國的網約車內戰結束。合併後的滴滴出行公司勢頭正猛,正式向Uber宣戰,進入了史無前例的網約車燒錢大戰。

  大戰的結局我們都知道了,Uber在中國累計虧損近10億美元後,2016年8月1日併入了滴滴。這一仗,Uber失去了接近全球四分之一的市場。

  2017年7月13日,Uber宣佈與俄羅斯搜索巨頭Yandex成立由後者控股的合資公司,以整合Uber與Yandex在俄羅斯等六個東歐國家的業務——相當於退出了俄羅斯市場。

  與此同時,Uber也將包括亞美尼亞、阿塞拜疆、白俄羅斯、格魯吉亞和哈薩克斯坦等6國的網約車與Uber Eats外賣服務轉到了合資公司。

  這時候,如果你再拿著世界地圖來看,會發現除去非洲和南美洲這兩個經濟欠發達的大陸外,Uber在全球的勢力範圍就剩下了北美洲(美國和加拿大)、歐洲、澳州(含新西蘭)、印度、東南亞這幾個區域了。

  隨後一兩年,小網約車公司Ola成長為了印度猛虎,通過更受本土歡迎的“網約三蹦子”業務,正式占領了印度市場。

Ola“網約三蹦子”業務
Ola“網約三蹦子”業務

  比Ola更猛的是Grab公司,占領了整個東南亞的6億人口市場,同時還推出了更具東南亞特色的“網約摩的”業務。

Grab“網約摩的”業務
Grab“網約摩的”業務

  由此,Uber正式退出了東南亞市場,去年把這些地區的投資業務也賣了。

  就算在大本營北美,Uber也不是隻手撐天。小弟Lyft搶先上市,成為了世界首個上市網約車公司,其在北美的迅猛發展也蠶食著Uber最後的自留地。

  同時,在歐洲地區,不僅Gett發展迅猛,BBA等傳統巨頭車企也加入了出行領域的競爭當中。

  可以說,如今的Uber雖然是市值750億美元的網約車巨獸,但在全球市場仍面臨著巨大的競爭壓力。

  3. 來自自動駕駛等技術的挑戰

  除去傳統網約車出行業務的競爭,對其可能產生“降維打擊”影響的是無人駕駛技術的發展。

  L4、L5級自動駕駛技術成熟後,無人車將迅速顛覆整個網約車市場。目前,網約車平台的抽成率在20%~30%之間,也就是說70%~80%的收入都支付給了司機(當然這不是說司機收入很高)。

  從2015年到2018年底,Uber的司機工資總支出為782億美元,平均每年支出195.5億美元。

  而無人車將會完全甩開這部分成本。一旦Waymo、Cruise等公司的L4、L5級無人車車隊大規模部署,將會對Uber產生降維打擊作用。

  雖然Uber自己也在大力研發無人車技術,並且近三年已在無人車的研發上燒掉了10億美元。

  但其技術差距與Waymo、Cruise等公司差距實在太大。去年,Uber無人車在測試時撞死了路人,引發了大量群眾對自動駕駛技術的擔憂,其自己也主動致信加州機動車輛管理局,選擇暫停路測。

  在此一年之前,Uber曾與Waymo陷入專利糾紛,Waymo指控Uber竊取其無人駕駛技術的商業機密,主要是在Waymo較為領先的激光雷達技術方面。儘管最後雙方和解,但也對Uber無人駕駛技術研發的進展速度產生了不小影響。

  到目前為止,Uber無人車尚在測試當中,未能實現商業化運營。而與此同時,Waymo、Lyft已經上線無人出租車服務了,今年通用旗下的Cruise也將加入無人出租戰場,Uber的競爭壓力可想而知。

  雖然面臨著一系列挑戰,但這也預示著網約車公司從創企階段步入了成熟階段。可以預計的是,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公司開啟上市進程。

  來源 | 車東西(ID:chedongxi) 文 | 吳垚、曉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