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偵探比卡超》:遊戲改編電影為何總是難出佳作?
2019年05月11日13:33

原標題:《大偵探比卡超》:遊戲改編電影為何總是難出佳作?

萬眾期待的寶可夢真人電影《大偵探比卡超》終於在昨日(5月10日)上映,我們終於可以在大銀幕上看到這隻超萌黃色電老鼠了。寶可夢繫列作為全球曆史銷量排名第二的遊戲系列,不論是在歐美還是在中國都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在遊戲改編電影的題材里,這可是實打實的頂級IP,而其中的比卡超作為一個在全球享有極高知名度的流行符號,自然給了整部電影雙倍的關注度。

由於近幾年來遊戲改編電影連續折戟沉沙,諸如刺客信條這種請了法鯊最後還是口碑票房雙崩塌的例子在前,影視行業業內自然也是對大偵探比卡超抱有極大的期待,這樣一個頂級IP能否改編成功,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遊戲改編電影這個類型片還能不能繼續拍。

不過很遺憾的,當我看完《大偵探比卡超》之後,可以很負責任地講:這次又崩了。

陌生的外傳作品,巨大的心理落差

國內對於比卡超的印象可能基本都來自於動畫,由於引進政策與價格等原因,寶可夢繫列遊戲在國內並沒有像歐美日本那樣火,但是寶可夢繫列動畫片卻成為了很多80後90後的童年記憶。一直伴隨在主角小智身邊的比卡超因為其可愛的形象深受群眾們的喜愛,有一段時間簡直就是萌物的代表。

因此,大多數國內的寶可夢粉絲,對於比卡超的印象就是:萌、可愛、只會說“皮卡皮卡”。

然而當粉絲們走進影院準備去看超萌的比卡超時,電影里的那隻比卡超卻是一個滿嘴葷段子的中年油膩大叔。

巨大的心理落差自然很難得到粉絲們的好評,在翻閱各影評網站的評論時,就看到有影迷說,比卡超應該找童聲配音,而不是成年人。

但是筆者曾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過,這一版比卡超電影在配音上的選擇沒有問題,因為本作改編自3DS遊戲《名偵探比卡超》,遊戲里的配音是大川透,他的聲線比賤賤還要大叔,但是這個遊戲在國內實在是沒有什麼知名度。這種情況下自然會產生相較於歐美更大的落差。

但是任天堂和傳奇影業選擇這樣一部外傳性質的作品改編也有他們的道理,寶可夢繫列的主線故事連續性很強,過於粉絲向,無論拿哪一部出來都難以滿足各路粉絲的口味,而且對於路人非常不友好,不如選這樣一部頂著大IP頭銜的外傳作品。

特效不廉價,但劇情滿是套路

相對於心理落差,本片最致命的還是其平庸到甚至有些無聊的劇情。整部電影的劇本非常敷衍,情節設置俗套,劇情過於低幼化。這樣的劇本荷李活一天能生產幾百個,而製作方居然拿這樣一個劇本去配這樣一個IP,縱使特效不錯,但是我們能說他們真的重視了嗎?

整部電影的笑點也是聒噪而尷尬,即便是兜售情懷,這部真人版的《大偵探比卡超》也不合格,對於所有能夠賺取情懷分的重要場面和角色的處理都很粗糙,像是流水線,毫無感情,完全是為了推進劇情而設計。

比如女主的出場就過於套路化,以一個逆光鏡頭讓她緩緩走到鏡頭前,生怕觀眾不知道這位就是女主一樣。全片的主線是荷李活極其常見的套路:主角與父親的親情缺失,最後結局以男主回歸家庭,與父親和好來結尾。全片的特效並沒有給我一種廉價感,但是這樣的劇情設置讓人感覺極為廉價。而男主和比卡超之間的互動過於平淡,情感鋪墊缺乏細節支撐,以至於到電影結束,也不太覺得他們倆的感情有多麼親密。

遊戲改編電影仍然任重道遠

如果我們翻翻曆史上所有的遊戲改編電影,大家會發現,基本沒有成功的。除了《魔獸》系列在票房上勉強維持,《生化危機》系列則是一個徹底的換皮IP,除了名字之外,整個系列電影和遊戲沒有半毛錢關係。其他的改編作品大多也是票房口碑雙崩塌,再加上這次步了前輩們後塵的《大偵探比卡超》,我們不禁要問,遊戲改編電影到底難在哪裡?為什麼拍一部崩一部?

首先,遊戲的改編難度實際上要遠大於小說、漫畫等文藝作品。原因很簡單,遊戲的劇本撰寫上,是圍繞著玩家或是玩家所扮演的人物展開,因此遊戲的劇情是為了加強玩家的體驗與代入感。而看電影則是一個被動接受的過程,電影里講述的不是你的故事,而是別人的故事。這種完全迥異的敘事模式給改編造成了極大困難。如果完全按照遊戲的劇本來改編,那麼拍出來的電影完全不好看;如果完全原創一個新劇本,那麼肯定要得罪這類電影的主要受眾——遊戲玩家。

其次,遊戲改編電影也要思考如何去平衡遊戲玩家與路人觀眾的關係,如果要迎合勢單力薄但是口味挑剔的遊戲玩家,那麼普通觀眾一定是不買賬的。而如果要拍一部普通觀眾喜愛的遊戲改編電影,那又何必選一個受眾相對小一些的遊戲IP來改編呢?完全不受限的原創劇本不好嗎?

最後,遊戲改編電影實際上也很難獲得充足的經費,大多都是中小成本電影,沒有錢就沒有辦法保證質量,這是影視行業的常識。雖然小成本也能出佳片,但是對於動作片,科幻片這類電影來說,預算不夠一定出不了好作品。

不過目前來看,不管是製片公司還是遊戲公司,仍然樂於將旗下IP改編為電影來搾取最後一點價值,但是這種涸澤而漁的思路完全是在揮霍粉絲與觀眾的信任。如果遊戲改編電影仍然拿不出一部像模像樣的作品,那麼遲早會面臨遊戲粉絲和普通觀眾都不買賬的尷尬境地。

□袁蕾(影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陸愛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