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eCraft、Angry Birds紛紛入局,AR手遊迎來爆發
2019年05月10日16:41

  距離《Pokémon Go》問世已經四年,AR遊戲的藍海如今又開始湧動。

  5月6日,一年一度的微軟Build大會剛剛結束,官方放出了一段54秒的視頻,這段從內容到標題都讓人浮想聯翩的視頻,意味著微軟終於要進軍手機AR遊戲領域,其一出手便啟用了著名IP《MineCraft》。

  就在這一天前,芬蘭老牌遊戲廠商Rovio,帶著自己賴以成名的看家IPAngry Birds,推出了一款全新的、與眾不同的作品。它之所以顯得與眾不同,就在於採用了過去沒有過的AR交互方式。

  不僅僅是微軟和Rovio,就在今年三月,曾打造出爆款遊戲《Pokémon Go》(Pokeman GO)的遊戲開發商Niantic也展示了即將在年內推出的全新AR遊戲《哈利波特·The Witcher聯盟》,短時間內引發了很多“哈迷”的討論。

  同樣的時間點,趨同的遊戲方向,為什麼遊戲大廠紛紛發力手機AR?這種獨特的遊戲方式會有哪些新鮮有趣的玩法?它會是手機遊戲的必然趨勢嗎?

  軟硬件基礎成熟

  AR遊戲每每被人提及,總會讓人聯想起一款直到今天依然受歡迎的手機遊戲《Pokémon Go》,但從AR技術的曆史來看,最初的AR計算設備卻並非手機。2012年Google推出的Google Glass和2015年微軟推出的HoloLens才是AR行業探路者,儘管智能眼鏡這一形態反映出很多人對於未來科技的嚮往,但技術不成熟導致的價格高昂,以及應用範圍不明朗讓AR技術在探索之初並不順利,就在這時,手機平台成為了讓AR發展的關鍵先生。

  2014年愚人節,Google和任天堂聯合製作了一個彩蛋“Pokémon Challenge”(Pokemon挑戰賽),使用Google Maps最先在全球集齊寶可夢的人會收到來自Google頒發的“Pokémon Master”(Pokemon大師)的認證。這一彩蛋引發了巨大的反響,並開始由Google子公司Niantic進行實際研發,於是就有了2016年轟動全球的手機AR遊戲《Pokémon Go》,也讓Magic Leap這樣的AR公司成為風口上的熱點。

  《Pokémon Go》幾乎是以一己之力,讓所有人明白了AR遊戲究竟是什麼。通過對手機攝像頭+二維環境掃瞄+LBS定位的結合,一種將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融合在一起並能產生互動的遊戲讓人們體驗到了獨特的遊戲樂趣,而AR遊戲也就此和手機平台結下不解之緣,蘋果、Google等公司則加快了AR平台的建設。

  2017年WWDC大會,伴隨iOS 11的發佈,蘋果帶來了全新的增強現實組件ARKit,同一年,Google也推出了用於Android 平台的AR SDK——ARCore。兩家公司亦步亦趨,也讓AR技術在手機平台的道路變得不再曲折。值得注意的是,不論是ARKit還是ARCore,軟件平台完善的同時,手機硬件的基礎也在悄然降低。

▲ARCore平台讓單攝像頭手機也能玩有趣的AR遊戲
▲ARCore平台讓單攝像頭手機也能玩有趣的AR遊戲

  熟悉Google的人也許還記得其在2014年曾經進行過名為Project Tango的項目,通過定製手機硬件,讓手機能夠使用AR應用,但這一想法伴隨更實用的ARCore平台出現而被放棄。實際上,無論是ARKit還是ARCore,兩個新的AR平台不再需要複雜的硬件基礎,開發者通過手機單個攝像頭就能進行開發,也不需要像VR頭戴顯示器那樣的特製硬件,這為AR遊戲的發展解除了很多障礙。從2017年到現在,越來越多AR遊戲出現在我們面前,這些AR遊戲依靠一部普通的單攝像頭手機就能實現,也由此推動著廠商在AR方向上的嚐試。

  最貼近手機的遊戲方式

  儘管軟件平台的支持和硬件的提升給AR遊戲開發者帶來了更好的支持,但真正讓遊戲大廠都開始重視,並且加入這場戰局則是源自AR遊戲和手機平台的天然匹配度以及廣闊的潛力。

  AR遊戲中,手機屏幕不僅僅是顯示內容的窗口,還變成了與現實世界交互的通道,而且和傳統手機遊戲不同,AR遊戲最大特點在於通過手機為用戶帶來的虛擬+現實同屏的體驗,這種體驗之獨特在過去的遊戲上很少出現。如今市面上主流的熱門手機遊戲,從《王者榮耀》到《刺Guild Wars場》再到《堡壘之夜》,幾乎清一色是從PC端流行並轉移到移動端,但AR遊戲與手機平台的契合度則體現出未來遊戲的變化趨勢。

  首先,AR遊戲的交互與智能手機的移動屬性契合度更高。這裏我們以《Angry BirdsAR:豬島》舉例,通過將遊戲場景投射到現實世界,你不但能拿起手機環顧四周看到立體場景,還可以與之互動,通過遊戲中的彈弓來模擬真實世界中彈弓的效果,這種遊戲方式打破了現實和虛擬的界限,也展現出手機(也包括平板電腦)的靈活性。

  其次,AR遊戲符合移動遊戲時代的碎片化趨勢。隨時隨地玩遊戲已經是很多人如今的習慣,還記得《Pokémon Go》的遊戲方式嗎?快節奏的蒐集、對戰配合手機端Pokemon養成,讓這款遊戲既能與現實世界實現交互,也可以單獨在手機上完成一些遊戲內容。考慮到越來越多的大廠開始參與到AR遊戲創作中,這種既有AR內容又有手機單獨內容的遊戲對碎片化時間的利用相比傳統遊戲更有優勢。

  最後,同傳統遊戲交互相比,AR遊戲的交互還有很多潛力尚待發掘。只是調用手機上的攝像頭、GPS模塊,《Pokémon Go》就創造出了獨一無二的“Pokemon”體驗,而伴隨手機各種傳感器的升級換代,更好的振動反饋,更強的攝像頭以及更精細的屏幕,AR遊戲的優勢會進一步被放大。

  如今的AR遊戲不但不需要VR遊戲那樣增加額外工具,AR遊戲本身就代表了移動遊戲的一種新形態,交互簡單、有趣生動、充分利用碎片時間,而與此相伴,AR遊戲的社交屬性也不可忽略。

  不同於VR遊戲互相聯機對戰存在的困難,AR遊戲如今已經可以實現局域網對戰,無論是近兩年蘋果發佈會上的演示,還是Google在I/O大會上展示的AR聯機玩法,我們有理由相信,AR遊戲與人分享的樂趣並不弱於傳統的MOBA、FPS類遊戲。

  或許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到了2019年,大廠紛紛加入AR遊戲浪潮,選擇開發知名IP的AR遊戲,或許很快,我們就能看到更多讓人意想不到的AR遊戲出現在手機上並引發新一輪熱潮。

  來源:遊戲陀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