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齡化誤讀
2019年05月10日01:10

  老齡化誤讀

  來源:證券時報

  【平心可嘉】

  老齡化絕對不是一個一邊倒的負面因素,它更多的是一個有正面、也有反面的社會現象。

  陳嘉禾

  對於老齡化,很多投資者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慌,畢竟社會上勞動力越來越少,這一點本身並不是什麼好事。但是,大眾對老齡化的負面作用,其實是過度解讀的,比如有“未富先老”這樣的理論,潛台詞似乎就是“老了就不能富”。這裏,就讓我來解釋一下,老齡化為什麼沒有那麼可怕。

  首先,老齡化和生產力的下降,並沒有絕對的關係。對老齡化恐慌的一個來源,在於自然地將勞動力輸出和年輕人進行線性關聯。但是實際上,社會總勞動能力不光取決於人,還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機器和科技:後者的作用其實比前者大得多。

  科技的進步,甚至導致今天的年輕勞動力所從事的工作強度、輸出的工作小時數,也遠遠趕不上兩百年前同樣年齡的年輕勞動力。今天長江上一個年輕的船長的工作時間,比馮玉祥在《我的生活》中描述的1914年漢中渡口的船伕,工作時間要少得多、強度要低得多,而他能產出的經濟效益,卻是後者的幾百上千倍。而你總不會認為,今天一個幾百萬人的城市,其GDP產出會比戰國時代一個諸侯國更低吧,儘管後者由於戰爭和貧困,社會成員的老齡化程度比今天的社會低得多。

  同時,由於更好的教育、更長的壽命、更優秀的健康水平,我們的社會成員的勞動能力,也在不斷提升。我曾經聽在瑞士的朋友說,蘇黎世,這座全歐洲最富有的城市,主要的產業是金融業、資產管理、諮詢、會計和財務服務、法律等。難道蘇黎世的成功,是因為勞動力的年輕嗎?很顯然,蘇黎世的高端產業群,是建立在極有經驗、教育程度極高的勞動力之上的。隨著中國社會的教育程度不斷前進,人民健康狀況不斷進步,一個50歲的勞動力在將來所能發揮的作用,甚至會遠高於現在一個35歲的勞動力。

  事實上,老齡化的重要來源之一,恰恰是社會的發展。如果把全世界幾百個國家做個逐一對比,我們會驚奇地發現,老齡化幾乎全部出現在富足、安定的社會。全世界七大洲里,老齡化最不嚴重的地方,恰恰是戰火橫飛、傳染病和愛滋病氾濫的非洲大陸。

  這種現象背後的邏輯,來自於只有當社會足夠安定,個體的生存保障才不需要由家庭成員的數量決定,個體的生育意願才會下降。同時,足夠長的社會成員平均壽命,才會導致老人的大量出現。老齡化之於社會的安定繁榮程度,其實是一個硬幣的兩面:我們很難只要一面、不要另外一面。所以,與其對老齡化帶來的勞動力人口比例減少感到恐慌,不如接受老齡化與社會安定繁榮共存的事實。

  當然,中國的老齡化問題,不僅來自於社會的發展。有一些負面的因素,比如過高的一線城市房地產價格導致生育率下降,大量人口處於流動狀態導致的撫養能力下降和生育率下降等等,也對老齡化起到了促進作用。不過,我們需要意識到,這種因素是和社會的發展共同導致老齡化,而不是僅僅由這些負面因素導致老齡化。要知道,中國的謀殺率在全球幾乎排名倒數,而謀殺率的高低是衡量一個社會安定水平的重要因素。

  事實上,老齡化也會從另外一些方面,給社會生活帶來有利的一面。老齡化程度更深的社會,往往由於社會成員的成熟而更加安定。同時,年輕人的失業率也會因此降低:因為它們的勞動力相對更加缺乏。還有,老齡化對人口的增長有抑製作用。而人口增長的放緩,則會導致單位社會成員所擁有的生產資料增多。要知道,工業革命首先出現在英國的一個原因,就是英國的人均生產資料在之前出現了增加。同時,人口增長放緩,也會使得環境和資源的壓力進一步減輕。

  總的來說,老齡化絕對不是一個一邊倒的負面因素,它更多的是一個有正面、也有反面的社會現象。它一般與社會的安定和繁榮共同出現,需要我們深入思考和研究。其實,在內地資本市場,每當市場大談中國社會的老齡化之時,往往是市場下跌慘烈的時候。其中的邏輯,更多的是因為市場跌得太慘,所以投資者需要找一個替罪羊,而不是人們真的仔細思考了老齡化的作用。

  (作者係信達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