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今年最大規模IPO!網約車鼻祖Uber登陸紐交所
2019年05月10日22:05
圖片來源:新浪財經 攝影:魏天諶
圖片來源:新浪財經 攝影:魏天諶

  【深讀】

  代表了共享經濟未來的Uber:未來里卻不一定有它

  Uber難以實現盈利目標 運營成本顯攀升趨勢

  專題報導:Uber上市 美股年度最大IPO將誕生

  新浪美股 北京時間10日晚間綜合報導,“網約車鼻祖”Uber今日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發行價為45美元,上市代碼“UBER”。Uber此次上市發行1.8億股普通股,上市籌資81億美元,規模遠遠小於此前預期的最高融資100億美元,發行價也接近其預期區間的低端。

  彭博社編製的數據顯示,即使是在價格區間的低端,Uber的上市也將成為美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10宗IPO之一,也是自阿里巴巴2014年創下250億美元全球紀錄以來美國交易所規模最大的IPO。

Uber紐交所上市現場。圖片來源:新浪財經 攝影:魏天諶
Uber紐交所上市現場。圖片來源:新浪財經 攝影:魏天諶

  調低發行價

  與Uber最接近的競爭對手Lyft自3月份上市以來股價大跌,較IPO發行價下跌了20%以上。知情人士表示,考慮到這一點,以及最近幾天市場的不安情緒有所上升,Uber及其承銷商在與投資者進行了為期兩週的路演後,採取了一種保守的定價方式。

  Uber的上市過程就是不斷調低定價的過程,45美元的發行價也開創了矽谷創業公司上市的先河:炙手可熱的科技公司上市熱潮中,只有Uber將定價位於區間底端,而此前Facebook, Twitter和Snap的定價都遠遠高於預期。

  4月26日Uber向美國證監會遞交的文件顯示,IPO定價區間為44至50美元,計劃發行1.8億股,令估值區間為737億至838億美元;若充分稀釋股權後,估值區間為805.3億至915.1億美元,均低於去年華爾街預期的1200億美元。

  定價下調並不出意料。在上市前的一週內,有關定價的消息就層出不窮。此前據多家主流媒體報導,Uber預計將IPO發行價設在目標區間44至50美元的中部或下端。同時,高盛部分高淨值私人理財客戶可按IPO價格的40%折扣,將所持Uber債務轉換成IPO新股。

  這一定價策略也可以說是參考了競爭對手Lyft一個月前的慘痛失敗。因為路演時被投資者熱捧,最終設定的72美元發行價位於上調後的區間上限,籌資額和估值都遠高於公司最開始的預期。

Uber紐交所上市現場。圖片來源:新浪財經 攝影:魏天諶
Uber紐交所上市現場。圖片來源:新浪財經 攝影:魏天諶

  軟銀、高盛成贏家

  招股書顯示,軟銀、標杆資本、基金管理公司Expa-1、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IF)、Google母公司Alphabet等五大機構股東共持有Uber 43.8%的股份。2018年初,軟銀入股Uber,斥資77億美元收購了約15%的股權,當時Uber正面臨一系列危機,估值約為480億美元。Uber上市可為軟銀旗下願景基金收穫近30億美元的賬面利潤。

  另外,2011年,高盛運用自有資金對Uber投資500萬美元。如果Uber上市一切順利,並獲得估值區間中最高的價格,那高盛將獲得6億美元的回報,回報率達到120倍。

  持續虧損 前景仍不明朗

  分析人士對Uber的高估值仍持懷疑態度。最近幾週,Uber的上市進程也被Lyft的困境蓋過了風頭。

  隨著許多大型科技初創企業紛紛湧向公開市場,人們對Uber IPO的預期有所下降,這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抑製Uber IPO的勢頭。不過,最近幾週首次亮相的其他公司表現良好。Pinterest股價較發行價上漲了50%以上,ZoomVideo Communications的股價較發行價上漲了一倍多。與此同時,人造肉公司Beyond Meat的股價則增長了兩倍多。

  在IPO招股書中,Uber曾提醒投資者,它可能永遠不會盈利,而且還面臨一系列障礙,比如監管力度加大,本地最低工資可能會傷害盈利能力。

  從Uber給出的財務報表可以看到,從2016至2018三年的虧損金額分別是25.17億美元、26.42億美元和18.47億美元。儘管虧損金額在下降,但情況依然很難讓人樂觀。

  從經營的角度來說,雖然近三年來Uber在營業收入上快速增長,在2016年營收達到38億美元的基礎上,2017年翻倍達到了79億美元,2018年繼續增長42%達到113億美元。但是,成本與收入共存,2016年到2018年的營業支出分別為69億、120億和143億美元,導致近三年的運營虧損分別為30億、41億和30億美元。

  可見,Uber的主營業務在近三年來並沒有改善,也不知以後能否實現虧損收窄。

  而Uber首席執行官達拉·科斯羅薩西(Dara Khosrowshahi)也努力說服投資者,想讓他們相信自己已經成功改變了Uber文化和業務操守,在過去2年里,Uber曾經捲入一系列醜聞,包括性騷擾、向監管機構隱藏數據泄露事件、用規避軟件避開監管當局、涉嫌海外行賄。2017年科斯羅薩西加盟Uber,取代聯合創始人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他作為CEO最終被驅逐。

來源:同方研究
來源:同方研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