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訊:竹小乾坤大 融彙中西長
2019年05月10日21:23

原標題:通訊:竹小乾坤大 融彙中西長

  新華社北京5月10日電 通訊:竹小乾坤大 融彙中西長

  新華社記者韓梁 郭爽 魏夢佳

  國際竹籐組織展園是北京世園會的熱門景點之一。5000多根毛竹搭建的“竹之眼”展館人氣滿滿,竹編手包、竹製自行車等讓人驚喜不斷。展館中央,一件件古雅精巧的竹製傢俱讓人驚豔:“秒變”屏風的沙發,音樂家專屬的“人體工學”演奏椅……

  在這個名為“可造之材”的竹製傢俱展覽上,華人設計師石大宇把庭院里的細竹變成了美觀實用的傢俱。在他看來,竹是中國文化精神的象徵,也是面向未來的環保之材。他希望充分挖掘竹的材料潛質、實用價值和文化特質,讓更多帶有“中國基因”的竹設計走進生活,走向世界。

  開物與開悟

  石大宇本是珠寶設計師,多年前一次閩東南訪茶之旅,讓他對竹產生了濃厚興趣和嶄新認識。他發現,當地製茶人必須使用一種精巧的竹編揉撚篩,方能恰到好處揉出頂級手工武夷岩茶。“沒有竹編就沒有烏龍茶。”懂行人這樣告訴他。石大宇深受觸動,悟出竹文化與茶文化的深刻聯結。

  受此啟發,他設計了以竹篩為靈感的屏風“屏茶”,融合鬆葉編、水波編、烏龍揉撚編等多種竹編法,既能重新定義空間,又有朦朧透光之美。

  對竹研究越深,石大宇癡迷越深。在他眼中,一種材料的地域性和生產工藝密不可分。中國產竹,而竹材具有使用價值,自然會產生與之對應的完整工藝。

  人們通常認為,竹子易乾裂、腐壞,不可長久留存。其實,如果嚴格把控備料和製作流程,使用恰當塗料,竹製器物可保持長久穩定,百年不壞。同時,作為自然恩賜,竹可生物降解,順應綠色發展的時代潮流。這便是石大宇理解的“開物”:悟其理、得其道、用其長。

  “中國基因”與“中外混血”

  竹製傢俱的設計理念和製作工藝,常於細微處展現中國文化的智慧和哲思。細心的參觀者會發現,石大宇設計的竹傢俱大多以榫卯結構連接,不見金屬螺絲。他解釋,中國工匠為了固定兩個材料,要把榫卡進槽口,還要留出縫隙,為熱脹冷縮預留空間。榫卯體現中國文化的“讓”,即包容、融合。而西方人要把兩個物件結合,或用螺絲釘鑽穿刺,或用高溫銲接,免不了強力改造。

  石大宇認為,自己的作品並非完全復古,也沒有刻意選擇“中式”或“西式”,而是面向未來,融會貫通,運用當代設計觀解決當下問題。

  一張以天然竹條製作的休閑椅,看似尋常,其實“暗藏玄機”。人躺在上面,可用摩擦力和重力裝置固定曲度、放鬆脊背,椅子無負重時,又可輕鬆調整傾斜角度。石大宇說,這張竹椅借鑒了上世紀二十年代法國設計師勒·科爾比西耶的經典鋼管躺椅造型,但又獨具東方特質。

  一張古香古色的羅漢床,在明清小說和西式生活里找到遙相呼應的靈感。石大宇發現,西方人日間坐臥的床榻,跟中國古代文人雅士彈琴下棋的羅漢床功用相似。石大宇的竹床沒有邊框,以天然竹條鋪就平面,“人睡在上面沒有約束感,比彈簧床還舒服”。

  一張家用餐車,探討“隱”與“現”的美學思辨。桌面下的竹條參差不齊,瞬間凝結的視覺殘影彷彿車輛飛馳,產生動感效果。隱藏其中的四個竹輪裝有矽膠滾圈,移動起來悄無聲息。不少參觀者在這個實用又別緻的展品前駐足品評。

  石大宇始終認為,設計的藝術性應該服務於功能性,純粹的美學表達是藝術家的事,而不是設計師的職責。在保留中式審美的基礎上融入當下生活方式,是他追求的“詩意的實用主義”。

  他鄉與故土

  在某種程度上,對竹的探索與發現之旅,也是石大宇對精神原鄉的追尋之旅。

  祖籍重慶,生於台北,求學紐約,少時常聽父母講述大陸故鄉種種,卻始終遠隔千山,難有真切體驗。聽搖滾樂長大,在美國設計珠寶,多年打拚業績斐然,沒有讓他徹底西化,卻讓他覺醒中國人應該做屬於自己的設計。

  心中揮之不去的漂泊感,終於在多年前初訪大陸時得到了撫慰。用他的話說,一生都是異鄉人,唯有文化是故鄉。在他看來,很多中國人和他一樣,正在經曆一場文化覺醒,“對母文化有更深的自信和認同”。

  如今他把工作室放在北京,把竹作為工作重心之一。他要做的,既非一味復古,也非複製西方,而是融彙東西,古為今用,充分運用本土材料和工藝技法,將當代審美、實用需求與文化基因融合。

  以竹為媒,對話世界,回歸原鄉,守住初心。石大宇說,透過竹這種“可造之材”,他想讓世界看到中國原創設計的實力與魅力。(參與記者:金正、陳旭)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