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影前翻一翻話癆又長毛“比卡超”的家底!
2019年05月10日08:16

原標題:觀影前翻一翻話癆又長毛“比卡超”的家底!

1999年,比卡超曾被《時代》選為年度第二大最有影響力人物,可見其影響力。《大偵探比卡超》(後簡稱《比卡超》)的配音陣容很有特色,“死侍”瑞恩·雷諾茲和國內演員雷佳音分別為中英文版本的“比卡超”配音。新京報獨家專訪影片導演和“死侍”,揭秘遊戲與電影中可愛的寵物小精靈的“萌點”。

【一圖看懂寶可夢遊戲設定與電影形象對比】

故事

轉場去美國,組隊去冒險

《比卡超》由曾經執導過動畫片《鯊魚黑幫》《大戰外星人》的羅伯·萊特曼執導,兩屆奧斯卡提名攝影導演的約翰·馬西森掌鏡。影片改編自任天堂3DS同名遊戲,故事背景從原來的日本換到了美國,系列動畫中大家熟悉的人類主角小智、小霞都沒有出現,男主角變成了由賈斯提斯·史密斯飾演的蒂姆·古德曼,他為尋找下落不明的父親來到萊姆市,卻意外地與父親的前寶可夢搭檔——大偵探比卡超相遇,隨後他發現自己能聽懂比卡超說話,最後他們決定組隊踏上冒險之旅,邂逅了各種寶可夢,並意外發現了一個毀滅寶可夢宇宙的陰謀。

《大偵探比卡超》劇照。

影片從故事設計到所有人物形象的製作,主創團隊堅持和日本比卡超製作公司全程緊密合作。導演萊特曼介紹,製作這部電影的準則是還原致敬觀眾印象中的寶可夢,“我飛去東京很多次和原創人員合作,以保證讓角色們更原汁原味地呈現,我們將CG版本交給日本的團隊,大家在各種反饋中來完成製作。最終我們設計了一個與遊戲、動畫片和電影都可以協調共存的城市,特有的可愛設定可以讓電影滿足東方和西方的口味。”

角色 比卡超是個話癆大叔

對寶可夢的3D化還原,無疑是本片一大看點。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各種寶可夢穿流而過,可達鴨、小火龍、樂天河童、布魯、傑尼龜、妙蛙種子、胖丁、長尾怪手、大舌怪、魔牆人偶以及難以捉摸的超夢比卡超和其他寶可夢集體亮相大銀幕。

《大偵探比卡超》劇照。

影片中眾多出場的寶可夢身上在形象和動作上都在向原遊戲和動畫片致敬。雖然影片在一些寶可夢造型上相應做出了一些細微改動,但仍忠於遊戲的原始設定——無論寶可夢有多麼富有表現力的特徵、動作、肢體語言和特殊能力,它們都僅僅能說出自己的名字。但令人費解的是,電影中這個戴帽子的、特殊的,小型的、能快速移動的角色並非如此,它能說話,他是全新的大偵探比卡超。由於影片改編自2016年的電子遊戲《名偵探比卡超》,遊戲中的比卡超本就有一口大叔嗓,性格還有點猥瑣,愛好是喝咖啡和偷窺女生。可以說,遊戲設定里比卡超就是一個賤萌的中年大叔。所以在影片中加強了比卡超的語言天賦,讓他變得話癆十足,再加上由“油膩”的“死侍”瑞恩·雷諾茲配音,特意營造出反差萌。

賣點 長毛比卡超才忠於“原著”

對於影片中比卡超的造型,爭議最大的恐怕也是它長毛了。翻開《神奇寶貝百科》仔細查閱,會發現比卡超的屬性是“電”,分類是“鼠”,遊戲開發者也說它的設計原型來自於鬆鼠,所以比卡超長毛才是正常且忠於原著的。至於二次元動畫中的比卡超雖然看起來滑溜溜的,但在動畫里小智給比卡超洗澡場景的細節里,就能看到它本身其實是自帶絨毛的,所以說比卡超也有短短的絨毛,並不是想像中的塑膠光滑質感。

比卡超在影片里是以毛茸茸形象出鏡。

對於電影中的比卡超為什麼要長毛,萊特曼告訴新京報記者,“比卡超的原型是鼠,鼠是有毛髮的,但是在卡通形象中不能很好地把比卡超的毛髮表現出來,所以我們需要一些聯想。當我們製作3D形象時,我們想讓它感覺起來真實一些。我們只是自然而然地把比卡超本來應該有的毛髮加在了上面。如果它沒有毛,只有黃色皮膚,看起來就不可愛了。”

萊特曼表示,“僅僅是為找到最合適比卡超的顏色,就耗費了幾個月的時間,設計了幾百個版本,每個版本都嚐試了讓它運行,就算最後版本接近完成時也非常擔心來自於日本製作方的意見,直到翻譯告知對方挺滿意才鬆了口氣。”

【遊戲成績】

寶可夢曾經登上《時代》雜誌封面。

寶可夢形像在1999年登上了《時代》雜誌,並被選為年度第2大最有影響力人物。

2011年11月,任天堂在紐約洛克菲勒中心建立了寶可夢中心商店。其設計模仿了大阪和東京的其他兩個寶可夢中心,並以Pokemon系列遊戲中的標誌物命名。

在2008年《健力士世界紀錄遊戲玩家版》中授予了Pokemon系列遊戲,包括“有史以來最成功的RPG系列遊戲”“擁有最多衍生電影的遊戲系列”等在內的八項紀錄。

IGN將Pokemon系列選為最令人渴望的遊戲系列之一。

Pokemon系列是世界上第二熱銷的系列電子遊戲,僅次於任天堂的超級馬里奧系列。

【對話主創】

新京報:我們知道比卡超非常健談,而且語速很快,你在配音過程中遇到的最大問題是什麼呢?

瑞恩·雷諾茲(配音):想像力,我在為比卡超配音的時候錄音間只有自己一個人,也沒有辦法聽到其他角色的聲音,這個時候你對情節和角色的理解非常重要,所以發揮想像力對我而言是最重要而且相對困難的。

瑞恩·雷諾茲和雷佳音分別為英中兩版比卡超影片配音。

新京報:你最喜歡哪個寶可夢?

賈斯提斯·史密斯(主演):我最喜歡的是小鋸鱷,因為他是寶可夢發展的起始,我總是選擇它,我還有一個它的小雕像。

新京報:拍攝這種特效電影最難的是什麼,需要做什麼準備?因為在實際生活中沒有寶可夢?

賈斯提斯·史密斯:出演這個角色確實有點難,但是導演在片場給了我們很多幫助,有一些網球和標誌還有各種其他的東西來供我們使用,幫助我們時刻瞭解比卡超的空間位置。我戴著微型耳機聽著雷諾茲的聲音,沿著他的路線走,他有動作捕捉。在拍攝過程中,我們需要記得比卡超在做什麼,再加上我們的想像,然後在周圍空白的空間活動。

新京報:影片上映後會去瞭解觀眾的評價嗎?會不會原著粉不滿意?

羅伯·萊特曼(導演):我們對電影做了一些測試,邀請了比卡超的粉絲來觀看並聽取他們的反饋。我們付出了很大的精力來做這項工作,但是同時我們製作了一個全新的關於寶可夢的故事,只是希望在新與舊中達到一個平衡。

新京報:你家有多少比卡超玩具?

賈斯提斯·史密斯:現在我出演了這部電影,我有很多比卡超的玩具。片方也送了我很多的比卡超玩具。

瑞恩·雷諾茲:我有不少,但我不想讓孩子們看見他們有太多這樣的玩具,這樣他們能更好地發揮想像力。不過我還是有很多玩具的。早知道我應該問傳奇影業要一些的(大笑),這好像是演員們經常做的事,然後寄給粉絲之類的。

新京報:如果你有機會去萊姆城,你想做一個人還是一個寶可夢?

賈斯提斯·史密斯:我想做一個人。我覺得作為一個真實的人去體驗寶可夢會更酷,因為我們可以抓住它們,收集它們一起戰鬥,成為它們的朋友,你只用在一旁看到就能感受到它們真的很酷。

瑞恩·雷諾茲:我會選擇做寶可夢吧(大笑),一開始它們沒法說話可能會比較難受,但我特別喜歡寶可夢可以讀心,瞭解我們的感受這個特點,感覺很酷(像是高級物種的特殊能力),而且可以每天說“皮卡皮卡”。

新京報:如果有機會進萊姆市你會做什麼?

瑞恩·雷諾茲:喝咖啡(如果有咖啡廳的話),找事兒(大笑)。

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實習生 張博雅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