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也是“權力遊戲“? 權遊作者貶特朗普
2019年05月10日11:04

  原標題:《權遊》原作者貶特朗普挺拜登,美國大選也是場“權力遊戲“?|京釀館

  文| 陶短房

  最近,已熱播到第八季的史詩式奇幻美劇《權力的遊戲》原著作者馬丁公開表示,自己支持前美國副總統、民主黨資深政治家拜登參選美國總統,期待並相信拜登能在大選中打敗被他稱作“暴君喬佛里”的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

  一、“他是美國國王”

  馬丁將特朗普比作“喬佛里”可不是第一次:早在2017年,他就直接用“喬佛里”這個《冰與火之歌》里他親手塑造的狂躁暴君來指代特朗普,稱“如今喬佛里已成為美國國王了”;並認為特朗普這個“當代喬佛里”和《冰與火之歌》中年僅13歲時的喬佛里一樣,具有“狂躁、不理智”的性格。

▲喬佛里。 《權力的遊戲》劇照
▲喬佛里。 《權力的遊戲》劇照
  

  現年已70歲高齡的馬丁是個性格多元化的作家——

  他筆耕不輟,不太喜歡拋頭露面,以至於被一些評論家稱作“不問世事”,並對其突然開口談論政治和選舉感到意外。

  但他又熱衷於撰寫博客及與讀者互動,雖然因為脾氣偶爾火爆,曾和讀者發生衝突和齟齬,卻被公認擁有龐大且狂熱、忠實的粉絲群體,對粉絲有著異乎尋常的影響力。

  這也意味著,馬丁稱特朗普為“喬佛里”的“差評”,恐怕任何一個關注2020年美國大選的人都不敢掉以輕心。

  二、喬佛里和特朗普的“冰與火之歌”

  馬丁口中的喬佛里全名喬佛里·拜拉席恩,名義上是《冰與火之歌》系列里維斯特洛大陸諸王國之一——拜拉席恩國王勞勃和王后瑟曦·蘭尼斯特的嫡長子,王位繼承人,但他實際上是瑟曦和她的哥哥詹姆亂倫所生的私生子。

  如果說,在《權力的遊戲》中,喬佛里被塑造成一位狂躁但不失雄圖大略的君王,那麼在馬丁本人筆下,他卻是個從12歲出場就糟糕透頂的人物——

  暴躁、情緒容易失控,有強烈的施虐傾向,對血親毫無親情,對王國和臣民也缺乏仁慈和同情心。

  由於這種危險的精神狀態,他毫無必要地挑起和多個其他王朝的激烈衝突,最終在自己的婚宴下當著群臣和來賓之面喝下毒酒死去,早早結束了狂躁的一生。

▲《權力的遊戲》劇照
▲《權力的遊戲》劇照

  馬丁的“冰火”系列和其他小說共同的特點,是架構宏大且錯綜複雜,人物性格同樣複雜多元,既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惡棍。

  但喬佛里似乎是個例外——按照書中重要人物奧克赫特爵士的評價,“冰火”原著中的喬佛里“除了長了副好皮囊外別無他長”。

  很顯然,馬丁用來指代特朗普的“喬佛里”,正是自己筆下這個既邪惡又廢柴、情緒狂躁卻又只會把事搞砸的惡棍,而不是系列美劇中的“改良版喬佛里”——按照馬丁的性格,他恐怕會將那“另一個喬佛里”說成“糟糕同人版本的贗品”。

  既然在他心目中,特朗普是這樣的一個“喬佛里”,他對後者的評價就一目瞭然了:狂躁、不講信用、連自己都控製不了自己,卻擁有極為危險的巨大權力。

  早在2016年特朗普勝選之際,馬丁就曾公開發聲,稱自己“從未見過有任何人比特朗普更不適合領導美國”。

  三、拜登真的適合嗎?

  那麼誰適合?馬丁給出了兩個標準:有能力戰勝特朗普;有潛力成為偉大和優秀的美國總統。

  他如今認為,拜登發表了極為精彩的競選演說,是同時符合這兩個標準的理想人選。

  和某些評論家“不問政治”的概述不同,馬丁是個從不掩飾自己政治傾向的人。

  和許多同齡人一樣,他反對越南戰爭,並竭力逃避服兵役;儘管在“冰火”系列里描述了多場史詩般的大戰,但他從來都公開將戰爭視作“殘酷的、絕不會給任何人帶來榮耀”的行為。

  他一直是民主黨的支持者,曾多次為民主黨候選人站台助選。

  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早已搬到佛羅里達州的他最初支持民主黨左翼代表人物桑德斯,桑德斯退選後轉而支持希拉里·克林頓,並多次公開抨擊特朗普。

  很顯然,此次他的發聲並非一場“權力的遊戲”,而是內心真實想法的表露。

  問題是,他的意願有多少能成為現實?

  有“冰火”讀者指出,真實世界里的“權力遊戲”較馬丁筆下的殘酷場景有過之無不及,美國也並不是“冰火”系列中的維斯特洛大陸,馬丁的頭腦和筆所能產生的影響微乎其微。他可以讓“冰火”里的喬佛里在春風得意之際稀里糊塗喝下一杯莫名其妙的毒酒,卻無力親手釀造這樣一杯毒酒給他口中的“當代喬佛里”。

  不僅如此,人們並不太佩服馬丁的政治分析、判斷力,他看好的拜登真的可以戰勝特朗普嗎?

  作為典型的“民主共和黨人”,帶有中間派色彩的老派政治家,拜登如果有機會和特朗普“單挑”,或許真有勝算。

  但他不溫不火的競選“扮相”,是否能突破“鬧哄哄”的民主黨內初選,也實在是個謎。

  □陶短房(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