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絲帶”將成為當今最具科技含量的場館——訪國家速滑館設計總負責人鄭方
2019年05月10日16:24

原標題:“冰絲帶”將成為當今最具科技含量的場館——訪國家速滑館設計總負責人鄭方

  新華社北京5月10日電 題:“冰絲帶”將成為當今最具科技含量的場館——訪國家速滑館設計總負責人鄭方

  新華社記者肖世堯 姬燁

  在2022年北京冬奧會迎來倒計時1000天之際,這樣特定日期帶來的緊張感,對於國家速滑館“冰絲帶”設計總負責人、北京建院副總建築師鄭方而言並不陌生。2008年北京奧運會倒計時1000天時,他就承擔了主持設計國家游泳中心、國家網球中心等5座奧運場館的重任。

  鄭方說自己何其有幸,作為一名建築師,能夠在北京服務兩屆奧運會。從首個一千天時略顯忐忑的期待,到如今充滿自信的憧憬;從把“柔軟的水”實現為“水立方”,到把“堅硬的冰”設計成“冰絲帶”。鄭方表示,他和北京建院的同事們會盡最大努力,在1000天后,將一個極具科技含量、可持續運營的國家速滑館交給冬奧、交給北京。

  最具科技含量的場館設計

  國家速滑館是北京冬奧會唯一新建冰上競賽場館。從項目最開始,鄭方就全身心地投入這座地標性場館的概念創作中。

  據鄭方介紹,“冰絲帶”的設計理念來自一個冰和速度結合的創意。“水立方是把柔軟的水設計成堅硬的方塊,冰絲帶則是把堅硬的冰設計成柔軟的絲帶。其中蘊含了中國人對自然的深層思考和剛柔並濟的智慧。22條飄逸的絲帶,像是速滑運動員在冰上劃過的痕跡,冰上畫痕成絲帶,象徵速度和激情,又代表北京冬奧會舉辦的2022年。”

  為實現美好的設計理念,北京建院的建築師和工程師團隊不斷地優化設計,創造性地提出了一系列極具科技含量、經濟可行的工程方案。為實現馬鞍形雙曲面屋頂設計,設計團隊採用了難度極高的單層雙向正交索網結構。承載“冰絲帶”概念的“曲面幕牆”,集成了小半徑彎曲、鋼化、夾層、鍍膜和印刷等複雜工藝,挑戰 “現有幕牆體系和玻璃的工藝極限”。

  為踐行綠色節能和智慧場館的目標,鄭方表示,在滿足賽時、賽後使用功能要求的前提下,國家速滑館的平面輪廓和空間體積都被控製在了最緊湊的程度,以節省空調製冷、製冰、除濕費用。“國家速滑館將達到綠色建築三星標準。製冰過程中產生的餘熱回收最高達到80%,循環利用於場館采暖、運動員淋浴、融冰、除濕等。相當於每年節省約180萬度電。”

  數字冰場技術則能夠為運動員比賽和訓練提供實時數據。觀眾和場館的客戶群可以使用室內外一體化的導航服務,便捷地到達自己的座位和工作區。冰面和比賽大廳裝備的傳感器還能夠實時感知冰的溫度、空氣溫濕度等環境參數,通過設備自動化進行調節。

  “超大跨度的索網計算分析和找形、曲面幕牆幾何優化和工藝設計、先進的製冰工藝、大空間室內環境和節能、智慧場館設計,在同一個場館中集成這麼多先進技術,使國家速滑館成為當今最具科技含量的場館。”鄭方表示。

  可持續發展的賽後利用

  “場館為比賽服務是非常短暫的過程。所以我們從最初的設計開始,就考慮到它在冬奧會之後如何持續運行。”鄭方介紹說,考慮賽後的可持續利用,國家速滑館採用了獨創的全冰面設計,在賽後實現所有冰上項目的全覆蓋。

  “對於公眾滑冰來說,全冰面可以同時容納更多人、不同項目的訓練和娛樂。‘冰絲帶’有大概12000平方米的冰面,將在賽後提供冬奧標準、全天候的室內冰場,同時容納超過2000人在裡面滑冰。”鄭方說。

  “全冰面還為賽後的冰上演出、多功能活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舞台。做體育比賽、演唱會、各種各樣的表演,為這些活動提供充滿想像力的舞台。”

  為在賽後實現短道速滑、花樣滑冰在內所有冰上項目的全覆蓋,國家速滑館的場地按功能分為5個單元,每個單元均可獨立控製。借鑒國際單項體育組織製冰師的經驗,為每一項目提出了恰當的冰面控製目標。通過調節製冷系統的供回水溫度,國家速滑館能夠精確地滿足不同項目的需要。

  對鄭方而言,國家速滑館的設計建造,在他的職業生涯中有著特殊的意義。現在國家速滑館的場地,是2008年奧運會臨時場館曲棍球場和射箭場所在地,這些場館當年也是他主持設計的。

  “通常建築的壽命都會比建築師職業生涯更長。在同一個場地做兩次設計,非常難得。兩次設計,我有幸以微薄之力服務奧運,北京也變成了越來越美好的家園。”鄭方感慨說。

  “我女兒小時候,每年春節,我都會和她一起去後海滑冰、玩冰車。我相信,2022年後,冰絲帶會為更多的孩子提供最好的冰場,記錄無數美好的童年。”鄭方說。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