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間被扒個底掉 劉慈欣到底得罪什麼神秘組織
2019年05月10日15:08

  原標題:一夜之間被扒個底掉,劉慈欣到底得罪了什麼神秘組織?

  來源:環球人物

  “惡俗維基”之所以如此享受送人“出道”、評硬度級別,是因為這樣做能獲得滿足感,似乎如此這般就掌握了虛擬世界的生殺大權。

  |作者: 二任

  大劉又火了!

  這次不是因為他的作品,而是他的個人隱私疑似在網上被惡意曝光。最近,有網友稱發現了疑似《三體》作者劉慈欣的貼吧小號,ID為shipship。

  最早公佈這些信息的是一個叫esu的網站。為了證明shipship的確就是劉慈欣,esu還公開了他的QQ、現(曾)用手機號,以及多個常用郵箱。更加惡劣的是,劉慈欣的戶籍信息也被一併公開,電子戶籍頁上的戶籍詳址、身份證號及服務處所均清晰可見,就連通過百度賬號申訴和支付寶轉賬兩個驗證渠道的截圖也被曝了出來。不過,shipship目前已經被註銷。

劉慈欣的戶籍頁。圖源:“惡俗維基”
劉慈欣的戶籍頁。圖源:“惡俗維基”

  esu是啥?根據知乎顯示,esu是“惡俗維基(https://esu.moe/ )”的簡稱,而“惡俗維基”被稱作是惡俗的百科全書,其用戶是一群擅長黑客盜取、人肉獲取資料等操作的網民。

  打開“惡俗維基”的頁面你會發現,這裏充斥了許多像劉慈欣一樣遭受人肉搜索的受害者。

  “出道”

  “惡俗維基”守則第一條:

  “惡俗維基旨在揭露並記錄事實,希望各位以正確態度看待惡俗維基,以被收錄者為戒,切勿重蹈覆轍,遭人唾棄。”

  看完這條守則,你是不是覺得“惡俗維基”簡直就是人間的正義使者?顯然,“惡俗維基”的維護者也是這樣認為的。他們自稱高雅人士,認為犯了錯卻沒受到應有懲罰的惡俗之人,必須被“出道”。

  他們口中的“出道”是“惡俗圈”的黑話,特指將目標人物的信息公開發佈。

  在“惡俗維基”上被“出道”的名人有很多,涵蓋了企業家、作家、演員、歌手、主持人、模特各個職業。

  去年底,六小齡童的口碑崩塌,“惡俗維基”立即送他“出道”,其詞條中的關鍵詞包括“啃老上位”“忘恩負義”“靈堂賣片”等;

  一直以來因為抄襲而飽受詬病的大張偉,也在被“出道”之列,“惡俗維基”形容他是“明星中臉皮最厚之一”,將他製作的音樂評價為“三俗音樂”;

  還有暴走大事件主持人王尼瑪,同樣因為抄襲而被“惡俗維基”口誅筆伐,甚至用“頭套肥蛆”來形容他的職業。

圖源:“惡俗維基”
圖源:“惡俗維基”

  儘管“惡俗維基”上的各種信息並不完全是編造出來的,但在表述上顯然非常不妥當,這一點在奚夢瑤被“出道”時體現得尤為明顯。不僅她本人的身份證號、住址、罩杯等個人信息被無底線公佈,她和何猷君之間的關係,甚至他們之間的介紹人何超盈全被拉出來惡意詆毀,各種用詞不堪入目!發出這種謾罵的人,就是所謂的“高雅人士”?

“惡俗維基”公佈的截圖中並沒有打碼。圖源:“惡俗維基”
“惡俗維基”公佈的截圖中並沒有打碼。圖源:“惡俗維基”

  更令人大開眼界的是,“惡俗維基”不僅送人“出道”, 還根據這些人的服軟程度詳細劃分了9個硬度等級。

  0級:性格軟弱的人物、曾經道歉並不再直接互動的人物;

  1級:雖未道歉,但有明顯龜縮行為導致無法直接互動的人物;

  2級:與高雅人士有良性互動的人物;

  3級:曾經道歉但死灰複燃(不包括與高雅人士對抗)的人物;

  4級:雖未道歉但有自知之明的人物,或曾經道歉但死灰複燃(包括與高雅人士對抗)的人物;

  5級:缺乏自知之明並且不可能道歉的人物;

  6級:滿足5級標準,且欽點過高雅人士的;

  7級:滿足6級標準,且被“出道”全家戶籍也不車軟的硬漢。(車軟:黑話+1,意為服軟)。

  -1級:滿足7級標準,且趙彈和真人快打都無法橄欖的硬漢。(這句話可以理解為:只有發展到線下的暴力衝突也不服軟的“硬漢”才會被列入這一級別。)

  劉慈欣和六小齡童都被評為7級硬漢,大張偉的硬度是4級,王尼瑪的硬度是3級,奚夢瑤的硬度只有1級。

  有人由此認為,“惡俗維基”之所以如此享受送人“出道”、評硬度級別,是因為這樣做能獲得滿足感,似乎如此這般就掌握了虛擬世界的生殺大權。

  背後究竟是誰?

  在劉慈欣被“人肉”並且“出道”之前,“惡俗圈”只是一個較為隱秘的互聯網小圈子。

  不過,即便你從不知道有這麼個圈子,也一定接觸過由這個圈子裡傳出來的梗——“翔”“屌絲”“我的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想笑”,這些說法都出自“惡俗圈”。

  “惡俗圈”內部又可以粗略分為四派,分別是鳳系、孫系、納系,以及音MAD相關的團體。建立“惡俗維基”的就是B站曆史最久的音MAD(一種使用素材中的樂器對所選BGM進行演奏的視頻形式)團體——三辰音MAD學會。

  相較於其他三個派別,音MAD相關的團體早期主要活躍在QQ群,是一個極其封閉的圈子,以內鬥嚴重著稱,三辰音MAD學會也不例外。

  2013年12月,“惡俗維基”建立,點擊量上萬後就被人舉報爆破,到了2014年1月才得以重建。結果重建後不到一個星期,創始人YuiのMio退群了……

  一番交涉過後,2014年2月2日,“惡俗維基”重新開站。然而僅僅3個月後,又因為管理層就對外發展問題產生矛盾而宣佈閉站。2014年7月,這場管理層的爭端以部分管理員的離開而告一段落,“惡俗維基”重新開站。

  看到了吧,“惡俗維基”的發展過程就可以概括為內鬥——閉站——開站——再內鬥——再閉站——再重建,跟鬧著玩似的……

“惡俗維基”的logo
“惡俗維基”的logo

  到了2017年,“惡俗維基”的發展更加魔幻:

  最開始,是C先生、G先生因為私人矛盾在QQ群內領著小弟互相“迫害”,G先生獲勝,“惡俗維基”的服務器權限從C先生手裡交接到G先生手裡,但C先生在管理層仍處於活躍狀態。

  不知道是不是C先生被奪權後不服氣,僅僅一個多月後,G先生被人掛在“惡俗維基”上了!

  老大被“出道”了,這還得了?G先生的人馬也坐不住了。

  於是,6月30日爆發了一場更激烈的內鬥。這場內鬥以C先生宣佈退圈、G先生音訊幾乎全無告終。“惡俗維基”還給這場內鬥起了個響亮的名字———“630事變”。

  2017年7月1日,莊海洋得到“惡俗維基”服務器權限。令人沒想到的是,僅僅6天后,莊海洋就選擇閉站並刪除“惡俗維基”服務器及其快照數據。這一次,“惡俗維基”元氣大傷。

  直到2018年9月15日,“惡俗維基”管理員突然發現還保存著2016年7月的備份數據。於是,他們花了半個月時間,修復了備份中的損壞數據,並把備份恢復到新服務器上,“惡俗維基”再度複活!

  回歸的“惡俗維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送莊海洋“出道”。

這張圖也是環環打的碼。圖源:“惡俗維基”
這張圖也是環環打的碼。圖源:“惡俗維基”

  這些年“越鬥越勇”的音MAD圈子,逐漸成為“惡俗圈”的核心,並且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價值體系:

  比如主流社會認為,在網絡上瞎罵的做法不對,但罪不致死;“惡俗圈”則認為這是黑屁(指網絡上不負責任的發言),必須付出慘重代價,比如送他“出道”。

  再比如,主流社會認為,“人肉”是不可理喻的,甚至是違法的;但“惡俗圈”認為,這是通過大數據獲取的信息,我想公佈就公佈。

  “惡俗維基”的背後,就是站著這樣一個群體。

  他們也會有與主流價值觀念重合的地方,比如揭發抄襲,反對宣傳反智思想的人,等等。也正因為如此,很容易讓人產生錯覺,認為他們是正義之士,可實際上,他們從始至終都只是在按照自己的那套標準行事。

  “道德衛士”還是“惡魔”

  點開“惡俗維基”的頁面,只要稍加留意就不難發現,這裏貼出來的截圖都是缺乏上下語境的,內容也是圍繞“惡俗圈”價值觀念而展開。

  他們想送誰“出道”,就會到處蒐羅目標對象的“證據”,再用斷章取義的截圖“證明”自己的立場是正確的。這樣的手法,在如今的互聯網網絡暴力中最是常見。

  但這群自詡道德高尚的鍵盤俠,把他人身份證號碼、住宅地址、手機號碼等隱私信息發佈在網絡上的行為,已經超出了普通網絡暴力的範疇。

  雖然法律明文規定,網絡用戶或者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公開自然人基因信息、病曆資料、健康檢查資料、犯罪記錄、家庭住址、私人活動等個人隱私和其他個人信息,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在現實生活中,卻往往因為追責機製不夠完善、證據蒐集難度較大等問題,只能不了了之。一些人便鑽起了這個空子,打著“道德衛士”的旗號在網絡上橫行開來。

  至於他們為什麼會熱衷於此?劉慈欣被掛上“惡俗維基”事件發生後,有人在知乎上發起了提問。其中一個網友的留言道出了大眾對這個事件的看法:“‘惡俗維基’看似能讓躲在屏幕後的鍵盤俠變成法官和皇帝,權力慾一瞬滿足。實際如阿Q般:我要什麼就是什麼,我喜歡誰就是誰。換句話說,這是最廉價的優越感來源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