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和Apple:隔行的競爭者
2019年05月09日08:46

  本文來自家電網

  自2007年,Apple公司推出iPhone 4以來,玩家們對於將遊戲大作移植到手機上的期待就從未停止。因此,伴隨著智能手機的登場,在掌機上遊離的輕度玩家轉移陣營,成為了手機遊戲玩家,導致掌機一度陷入穀底。在被分流之後,Sony的PSV幾乎成為了Sony的掌機絕唱,下一代掌機遙遙無期。

  與之相對的是任天堂在掌機領域的繁榮,不管是3DS還是具有移動屬性的Switch,均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Switch上市之初,任天堂憑藉塞爾達傳說、馬里奧為Switch贏得遊戲市場份額與社交討論度。Switch因具備移動屬性,因而將經典IP移植到iOS平台的呼聲並不算小。依託於iOS系統下的App Store,憑藉龐大的裝機量能夠將任天堂的用戶擴大,以提升任天堂的營業水平,成為輕度手機遊戲玩家支援將經典IP移植到iOS平台的原因。

  儘管iPhone的銷量在下滑,但依託於龐大的保有量,Apple的軟件生態為Apple創造的營收在不斷地提升。Sensor Tower的數據顯示,Apple應用平台App Store收入將保持高速增長,從現在起到2023年,App Store收入將會翻番。數據顯示,App Store用戶支出將從2018年的470億美元增加到2023年的960億美元,約增長104%。其中,未來五年內,遊戲預計增長24%。

  值得注意的是,App Store在為Apple創收的同時,也為無數的開發者帶來龐大的收入。2018年6月,App Store十週年之際,AppleCEO庫克在Apple的全球開發者大會上介紹,App Store每週有5億的訪問者,全球2000多萬開發者從App Store累計賺得了超過1000億美元。

  對開發者以及Apple公司而言,App Store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平台,但是對於日本遊戲行業的老大哥任天堂來說,卻並非如此。實際上,任天堂並非沒有嚐試在移動平台上開發遊戲,據瞭解,2016年,任天堂曾經在IOS上上線《超級馬力歐酷跑》、《動物之森》、《火焰紋章:英雄》以及新IP《失落的龍約》。

  從玩法來看,《超級馬力歐酷派》的核心玩法是跳躍,而《火焰紋章:英雄》以及《失落的龍約》的核心玩法是抽卡;也運營的角度來看,《超級馬力歐酷跑》是免費下載與一次性買斷結合的方式;而《火焰紋章:英雄》採用的是持續氪金的方式。

  然而,其中收入最高的是《火焰紋章:英雄》,其次是《失落的龍約》,第三的是《動物之森》,而《超級瑪力歐酷跑》卻以九千萬下載,三百萬付費用戶的成績排名最後。也就是說,在手機的遊戲環境中,氪金遊戲更受玩家歡迎;而買斷製遊戲,因為需要付費才能獲得完整的遊戲體驗,而導致難以在手機平台流行起來。

  這和手機本身的特性有關,手機儘管承擔了一部分遊戲功能,但其本質上並不是遊戲機,除了遊戲之外,還承擔了社交、影音等其他功能,這些功能在一定程度上分散了玩家對遊戲的專注度,因此,手機玩家需要的遊戲類型是快、簡單,也就是對碎片化時間的利用,比如十幾分鍾一局的王者榮耀等等。而遊戲大作,比如《荒野之息》等等遊戲大作,更需要的是沉浸感,被碎片切割後,很可能會影響遊戲體驗。這是任天堂遊戲不適合在手機平台上發售的原因之一。

  然而,決定任天堂在哪個平台上開發遊戲的因素依然是任天堂本身的經營策略。為什麼不將《荒野之息》移植到iOS,原因在於,《荒野之息》的作用不僅僅是通過出售遊戲賺取利潤,而是通過《荒野之息》吸引玩家,購買其遊戲主機Switch,以帶動其Switch的銷量。一旦Switch的銷量達到一定的規模,就能夠吸引開發商,在Switch上開發遊戲,進而進行抽成。這種商業模式,能夠帶來更多的收益。

  回過頭去看App Store的商業模式,實際上和任天堂同出一轍,而Sony的PS 4、微軟的X box同樣如此——均是建立一個龐大的平台,通過收取開發商的“場地費”、“保護費”以獲得營收。而這種商業方式遠比銷售硬件、銷售遊戲更具生命力。

  任天堂和Apple公司雖然在不同的領域里各自戰鬥,但本質上是同類的公司。任天堂表面上是做遊戲主機的,Apple Watch面上是做手機的,但兩家公司最根本的,還是做生態的生意。

  (家電網® HEA.CN)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