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伐克新星:有人說我像伊雲 正攻讀大學學位
2019年05月08日15:20

庫茲莫娃
庫茲莫娃

  WTA Insider專欄撰稿人:Courtney Nguyen

  西班牙,馬德里 - 西奧度·羅斯福有言: 說話溫和,手持大棒。過去一年里,20歲的庫茲莫娃正是奉行了這一原則,世界排名一躍來到TOP50。去年此時,斯洛伐克女生還被擋在百大門外,如今她以No.46的身份首次亮相馬德里正賽,將在第三輪和兩屆賽會冠軍賀拿普隔網相對。

  「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馬德里,能夠來到這裡參加正賽,我感到無比開心。」在次輪擊敗本土名將拿華路之後,庫茲莫娃對WTA Insider說道,「第二輪能進中央球場打球的感覺棒極了。」

  隨著排名的穩步提升,庫茲莫娃也將自己的名字加入了新生代衝擊者的行列。這個賽季,很多比賽無論輸贏,她基本上都與對手只有微弱的差距。斯洛伐克女生也從去年多場三盤遺憾落敗的悲情背景板,搖身變成了如今挽救賽點反勝的逃脫大師。

  在晉級杜拜站八強的路上,庫茲莫娃先是化解一個賽點擊敗博騰斯,收穫職業生涯首場TOP10勝利。隨後一場比賽,她又一次上演死裡逃生的戲碼,救回三個賽點淘汰肯寧。

  「去年我和一些非常優秀的球員交手,吞下了幾場苦澀的失利。」庫茲莫娃說道,「我最後輸掉了,犯了一些錯誤,而我之所以落敗,主要是因為有了怕輸的念頭。」

  「今年我試圖把這種想法從腦海中刪除,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發揮上面。當我第一次以這樣的方式贏波,那種感覺真是棒極了,也讓我意識到我可以和任何球員對抗。無論是誰我都能與之一戰,這是我現在的想法,我也在朝著這個目標努力。」

  與日俱增的自信也幫助庫茲莫娃充分發掘自己的力量型打法,將各項技術進行有機結合。斯洛伐克女生擁有強大的發球——她在奧克蘭站擊敗肯寧的三盤大戰中轟出了20記Ace,最終一路攻入四強——和簡潔有力的底線進攻,這些無一不是女子巡迴賽中的有效武器。

  「我的父親也是一位球員,他把我帶上了網球的道路,」庫茲莫娃說,「我從三歲就開始打球。我其實不太記得了,但那時我的確挺小的,有照片和視頻為證。我父母經常念叨,那時我每天早上一起床就想去打球。」

  「我的父親總是教育我要打出攻擊性。這也是我現在和教練在改進的地方,爭取多打上網截擊,因為我有這個能力。我剛剛在雙打賽場取得了不錯的成績,贏下了布拉格站的冠軍,所以我也在琢磨這件事,我覺得或許我們應該加強這方面的訓練,把它納入我的戰術體系。」

  那麼她的球風和性格是否一致呢?

  「有時候吧,」她笑著說,「我是一個比較冷靜的人,但有時候也會爆發。」

  「我聽到過有人說我的打法像漢圖科娃,也有人說像伊雲諾域治。」

  在得知一些記者將她類比為右手持拍的姬維杜娃之後,庫茲莫娃興奮地睜大了眼睛。

  「真的嗎?那可真是太棒了!」

  庫茲莫娃在今年巡迴賽Ace數量排行榜上高居第五,僅次於世界第七博騰斯、世界第五卡·普利斯科娃、世界第二姬維杜娃和世界第一大阪直美。當她不忙 著在場上轟Ace的時候,斯洛伐克小將的日子過得同樣充實。目前她在一所坐落在施洛雲的捷克大學里攻讀國際關係和外交專業。

  「我正在讀好多好多書,」當被問及場外閑暇時間有何安排時,庫茲莫娃回答道,「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上學。」

  「因為網球的緣故,我在畢業後沒有去念大學。我離開學術環境兩年,然後覺得自己可以嘗試一下,看看效果如何。到目前為止進展順利,我很滿意這種安排。」

  「我對政治、哲學和法律都很感興趣,我挺喜歡這些領域的。」

  庫茲莫娃在任何場地上都不容小覷。雖然她的打法更適合快速場地,但她對泥地也並不陌生。

  「我無疑更喜歡硬地,因為我能通過發球直接拿到一些分數,」庫茲莫娃說道,「草地也不錯,我喜歡打草地比賽。」

  「雖然到了泥地我的打法也許有些失靈,但我並不討厭泥地,因為就是在這種場地上長大的。15歲之前,我只在泥地上打過球,所以也不是說我不喜歡。我能在泥地上發揮出自己的水準。」

  本週庫茲莫娃已經充分地證明了自己的泥地實力,如今她有機會在法網衛冕冠軍賀拿普面前檢驗自己的成色。庫茲莫娃表示,賀拿普和科巴爾以及韋舒亞廉姆斯一樣,都是她有生之年最渴望與之交手的球員。斯洛伐克新星將在本週六迎來21歲的生日,她的成功秘訣就是堅持內心的信仰。

  「是基於所有的經驗吧,我回顧過去的表現,明白自己必須改變什麼,然後我做到了。」庫茲莫娃說,「我覺得一切都是從在阿瑟·阿什球場(2017美網)和維納斯交手開始的,那是我第一次進入大滿貫正賽,感覺不可思議。還有在杜拜和博騰斯的對決,那場我贏了。」

  「這些加起來,現在我相信自己也能和這些頂尖球員一較高下。」

(WTA中文官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