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發文警告百萬物種面臨滅絕:主因有五大因素
2019年05月08日01:40

  原標題:聯合國發文警告百萬物種面臨滅絕 1980年以來海洋塑料汙染增加10倍;2010年至2015年,3200萬公頃原始森林和再生林消失

  目前全球物種滅絕的速度“至少比過去1000萬年的平均速度快數十至數百倍”。約100萬個物種面臨滅絕,其中包括超過40%的兩棲動物、約33%的珊瑚礁以及超過1/3的海洋哺乳動物。

  新京報訊 當地時間5月6日,聯合國在巴黎發佈《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全球評估報告》,這是聯合國15年來對自然環境最全面的一次分析。報告顯示,地球上約100萬個物種正在面臨滅絕,人類在過去50年的痕跡已成為地球的“深層傷痕”。報告發出警告,如果不立即採取行動,守護一個健康、多樣性地球的“機會之窗”即將關閉。

  來自全球50個國家的約145名專家,參考了1.5萬份科研報告和各國政府資料,耗時3年撰寫了這份評估過去50年全球自然環境和生態系統的報告。該報告長達1800頁,已經提交給130多個政府代表團,以供確立2020年後全球生物多樣性戰略框架。

  100萬個物種面臨滅絕

  據《國家地理》報導,目前地球上約有800萬個物種,構成了我們賴以生存的生態網絡。報告顯示,目前全球物種滅絕的速度“至少比過去1000萬年的平均速度快數十至數百倍”。約100萬個物種面臨滅絕,其中許多物種可能在幾十年內滅絕。具體來看,超過40%的兩棲動物、約33%的珊瑚礁、超過1/3的海洋哺乳動物面臨滅絕。

  此外,10%的昆蟲物種也在極速減少,其中大部分作為授粉者,對維護植物多樣性至關重要。從經濟角度來看,授粉昆蟲的減少將威脅價值5770億美元的農作物。此外,儘管許多人在不斷努力,截至2016年,用於糧食和農業的6190種馴養哺乳動物品種中有559種已經滅絕,約占總數的9%,此外至少還有1000種受到威脅。

  五大因素成“罪魁禍首”

  物種加速滅絕和人類活動是密不可分的。報告指出,驅使物種滅絕主要有5大因素:土地和海洋使用方式的轉變、生物體的直接開發利用、氣候變化、汙染、外來物種入侵。

  在這些因素中,最嚴重的是人類通過農業、漁業、伐木和城市化改變了陸地和海洋的使用方式。相比工業化之前,人類活動使75%的地球陸地區域和66%的海洋環境發生劇烈變化,其中損失最嚴重的是濕地。1700年至今,全球濕地已流失83%。

  森林也在加速減少,熱帶地區的狀況尤為嚴重。越來越多的人工林正在取代原始森林,而森林的生物多樣性並不會因此維持穩定。1980年以來,海洋塑料汙染增加10倍,至少影響了267種海洋動物。

  “政府須採取徹底變革”

  對此,報告給予了很多措施建議,比如進行更好的土地規劃來提高農業耕作的可持續性,使之在給人類供應糧食的同時也能保護生物多樣性。在海洋保護方面,建議設定更加合理的魚類捕撈配額,減少從陸地傾倒垃圾至海洋。

  西班牙科爾多瓦大學生態學教授迪亞茲參與了此次報告的編寫,他在接受CNN採訪時表示,“地球上只有極少數地方未受人類影響,政府必須採取徹底的變革,避免在未來的10至20年間發生食物和氣候危機”。

  ■ 對話

  “提升生活質量需基於自然保護”

  報告作者之一、西班牙巴斯克氣候變化研究中心專家、瑞士伯爾尼大學發展與環境中心研究教授烏奈·帕斯夸爾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所有國家都生存在一個地球上,應當盡最大努力共同承擔責任。

  新京報:對比近年其他國際組織發佈的同類報告,聯合國最新發佈的這份有何特別之處?

  帕斯夸爾:其他報告更加關注生態變量的現狀和趨勢,而這項報告提供了人與自然之間相互聯繫的證據。另外,關於導致生物多樣性喪失和生態系統變化的人為驅動因素,報告提出了新的見解。

  新京報:人們目前對氣候變化的關注度與日俱增,但對生物多樣性受到的威脅還沒有那麼重視,這兩個問題是否有輕重緩急之分?

  帕斯夸爾:地球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存在一些杠杆系統同時影響氣候變化和生物多樣性變化。我認為,理解和解決生物多樣性喪失比應對氣候變化更為複雜。好消息是,我們已經積累了足夠的知識,可以在解決這兩個全球性挑戰的同時創造協同效應。我們還需要意識到,無論是技術還是經濟手段,沒有靈丹妙藥能立即帶我們脫離目前的“險境”。事實上,一些解決氣候變化的方案可能會對生物多樣性產生負面影響,反之亦然。因此,我們必須更加謹慎地應對這些挑戰。

  新京報:一些科學研究發現基因技術可能將幫助挽救生物多樣性,你怎麼看這種解決方式?

  帕斯夸爾:不可否認,技術可以幫我們找到解決方案,但也可能帶來更棘手的挑戰。新技術可以成為部分解決途徑的工具,但僅依靠技術是不行的。

  新京報:應對生態惡化和生物多樣性喪失,不同國家承擔的責任和採取的行動是否一樣?

  帕斯夸爾:每個國家的生態狀況不同,需要從全球的高度去思考解決方案,並根據自身情況採取行動。我傾向於將世界分為北半球和南半球兩部分,兩部分的生態情況存在較大差異,因此在解決方案上也將不同。不過,我想說,所有國家都生存在一個地球上,應當盡最大努力共同承擔責任。

  新京報:如何看待人類福祉和生態保護間的關係?

  帕斯夸爾:人們往往認為物質消費更能提升福祉,報告指出,大自然對人類的物質貢獻在過去十年中大幅增加,但代價是犧牲自然的自我調節能力,例如水資源和氣候,而這些都將對我們的生活產生重要影響。我們需要尋找基於自然保護的更高效的方案來提升生活質量。

  新京報記者 陳沁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